第569章 軟柿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月初了,之前說後好幾次,要為了五級作家再拼一回......現在卻是到了不使勁不行的時候了.

三月,結算作家積分的最後一個月.差的不多,但也不少,需要客官們的幫助.

今天最少五更,以求打賞.

多了不說,拜托諸位了.

------

到了范仲淹的住處,唐奕心下稍寬,因為屋里只有老師一人,說明不是什麼大事兒.

"老師叫我?"

"嗯,坐吧."

唐奕坐下,就聽范仲淹出聲道:"課業溫得如何?"

"還好......"

范仲淹滿意地點點頭,"這一年多來,才算有了點讀書人的樣子."

唐奕不接,也沒法接.

只聽老師接著訓話,"上一旬又是甲等,不錯,爭取下一旬還是甲等."

"呃......"有點難.

范仲淹也不再廢話,自己的弟子什麼樣兒,他最清楚,一但是他自己想干的事情,不用敦促.

"今早陛下已經把各州解額分配完畢,政事堂也已下發全宋."

唐奕眼前一亮,"開封多少?"

范仲淹輕笑,"你猜?"

知徒莫若師,知師莫若徒.范仲淹這個表情一出,唐奕就樂了.

"您就別逗我了,定是喜訊,對不對!?"

范仲淹大樂,"正是!兩百三十七額!"

"嘶!!"唐奕倒吸口冷氣.

特麼這幫"學生家長"還真是給力啊!

兩百多!?怎麼弄來的?

要知道,唐奕"管殺不管埋",扔了一句"自己想招"的話,就什麼都不管了,可卻苦了觀瀾的儒生們.

自己要?打從隋唐有科舉一制以來,再從五代唐末,把科舉分成鄉省殿三試以來,就沒聽說過誰自己要解額的.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不要不行啊!開封取解就一百多人,光觀瀾就148人,這可怎麼考?

要吧!

于是,家書亂飛,加上華聯的人脈,唐奕的同盟,整個大宋明面兒上還算平靜,可是暗地里卻是都炸了窩,說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也不為過.

使錢的使錢,走關系的走關系,州縣豪族連成一氣向府縣施壓.京城里上到三館學士,兩府宰執,下到六部職守,誰手里都攥著幾封說請的書信.

最後都沒用趙禎開口,滿朝文武就接連上請,此時大宋文教正興,當增加舉業取仕人數,以壯朝堂.

還壯?

再壯趙禎連工資都發不起了,可是今年沒辦法......得加.

于是,開封解額一下加了一百多人,各州各縣也是一至三人的增額,一個皆大歡喜的局面就這麼形成了.

不過,雖是皆大歡喜,但大伙兒還是覺得,觀瀾書院這一出弄得有點太招搖了.

就算你有一百多儒生應舉,能中幾個?弄這麼大的動靜完全沒有必要.

最後,還是大家占的便宜多,因為這麼一鬧,全宋加了一千多個解額,隨之會試也有增錄,預計殿試最少也得加個五六十個進士第.

......

這個結果太讓唐奕意外了,兩百多個解額,這要是再考不上,那就特麼趁早回家哄孩子去算了!

--------

轉眼又是半年.

進五月中開始,開封大雨不斷,一連下了半個月,進了六月也不見停的意思.

開封城的排水系統再也無法承受如此天澇,河槽盈滿,汴水倒灌,城中一片汪洋,淹毀民房無數,百姓罹難.

對此,唐奕也是無能為力,只得如慶曆八年一般,全力配合朝廷賑災.

而朝廷在全力救災的同時,還有另外一事攪得舉朝不甯--

狄青真的被彈劾了.

......

本來唐奕覺得,對于狄青的攻伐不太可能在這一時空重演.

在原本的曆史中,狄青被文臣集團所不喜,又游離在將門之外,屬于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邊緣化人物,加之文彥博為首的文臣明的暗的一起上......

又是狄青在相國寺避澇期間身披黃袍,效仿太祖黃袍加身;又是狄青家的狗生獨角;又是有金光加身,反正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把髒水往狄青身上潑.

可是,現今的情勢是,文彥博是唐奕這邊的.之前唐奕不放心他容不下狄青,還特意警告文扒皮別動狄青.

而將門也在唐奕的掌控之中.不會與狄青為難.按說,以往的那一切就不應該再發生了.

可是,出乎唐奕意料的是,狄青不但被再次構陷,而且照這個事態發展下去,比原本的曆史還要嚴重!!

唐奕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他忘了,這一條軌跡上的狄青雖然沒有原來的"人緣"差,但是他卻比原來的曆史擋了更多人的路.

這不能怪狄青,而是要歸罪于唐奕.細想下來,大宋朝已經很多年沒有換過宰相了.

文彥博自從到蘇州反醒了半年回來之後,再沒出過中樞,已經做了四年的宰相.

富弼回朝之後,先是平章事,後又入昭文館任內相,也已經六年.

賈昌朝就算再不招人待見,也是四五年的首相未出.

宋庠是一會兒入館,一會兒出三司,從慶曆七年回朝九年之間,就在外任了半任知州.

龐籍,丁度也只出過一任.

而最牢靠的是吳育,這老頭兒不顯山,不露水,存在感不高,但卻已經在政事堂呆了十多年之久了!

不知道不覺間,大宋朝兩年換三相,十位相公九新人的局面早已經不複存在了.

東西兩府風水輪留轉的舊態,生生讓文扒皮他們那幾個人做成了"鐵飯碗".

這樣的好處當然不用說,專司其職,政令暢通,朝廷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高效過.

但是,壞處也是明顯的......

特麼一堆的大能賢仕在那兒排隊等著當宰相呢啊!!!

王圭,陳執中,韓琦等等一大堆人,在原本的曆史中都是大放異彩,封侯拜相的角色.

可是現在......

放下去就再沒了音訊,有的一連任了兩三任知州還沒輪到回京供職的機會,當然會有不滿.

什麼時候開始,宰相上去就下不來了?

在所有人都挖空心思地想擠進中樞時,那問題來了:

一個蘿蔔一個坑,擠誰啊?

文彥博,富弼,宋庠,龐籍,丁度加吳育,這是趙禎的鐵杆兒,唐子浩的喉舌,穩得不能再穩.

老賈倒是像個風雨飄搖隨時滾蛋的主兒,可是,趙禎和唐奕一句"留著有用",就誰也動不了他.

......

好像......

也就一個狄漢臣算是個"軟柿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