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損人文扒皮
g,更新快,無彈窗,!

西夏沒了退路,除了劫掠放搶,再無他法.

可是,上哪兒搶去?大宋邊境防禦穩固,搶了一年也屁都沒搶來.

這次冬搶,宋人更是一反常態,瘋了一樣抵禦夏賊,見著西夏兵,恨不得剁碎了喂狗.

打退了都不行,每每追擊百里,甯可兩條命換一條命,也得斬草除根.嚇得李詐諒不敢再去宋土生事,心說,只能熬上這個冬天了.

文扒皮哪肯就此放過?出了個損招兒,讓剛剛進到西夏境內的李傑訛--開搶!

不過,不是搶西夏人的,而是調過頭來--搶大遼!

......

這招太毒了,突吉台家事先接了消息,故意在遼夏邊境疏于防范,任由李傑訛去搶.

反正在他們眼里,邊境住的都是黨項人,不是契丹人,搶就搶了唄.

這下事兒大了,李傑訛不但自己搶,還帶著人到處放風,說大遼那邊已經富得流油了,好搶著呢!

于是,靠近河套的西夏部族也開始有樣兒學樣兒,拎著刀就去遼地搶開了.

最後,越玩兒越大,西夏強盜差點沒把渝霞關給端了.

耶律洪基終于怒了.

媽了個巴子,老子的秘使是誰弄死的還不知道,正懷疑你呢,你特麼就先搶到我頭上來了?

打!給我打!打到服!

......

李詐諒冤啊,他是明令不得侵擾友邦.可是西夏百姓別說茶藥,連肉都快吃生的了,誰還聽他的?

是以,兩國今年過了一個最熱鬧的冬天,邊境之上打的不可開交.

這可苦了耶律洪基,不但要防耶律重元,防大宋,這回還得防西夏.

為此,薇其格的老子年前再次高升,出任北府副宰相,耶律洪基甚至敦促他盡快募集鄉勇防備西夏.

不知不覺間,突吉台部已經成了大遼僅此于帝,後兩族的第三大部族.

......

唐奕聽說了西北的形勢,也不得不佩服文扒皮.

別看他有千年見識,還沒底限,可大宋這幫臣子一個個也不是吃素的,一但擺脫了道德束縛,特麼比唐奕還沒底線.

調頭搶盟友......

李傑訛這個攪屎棍,放的太是地方了.

而由文扒皮這個"奸相"來使喚,甚至比唐奕用得還溜!

--------

還有半個月就是新年.

唐奕貓在暖和的小樓里,天天看書,倒不覺得日子憋悶.

蕭巧哥和君欣卓都讓他打發出去了.

現在,他已經不怎麼寫文章背經了,每天拿著一些古籍瞎看,一邊查遺補漏,一邊增長見識,倒是不用蕭巧哥天天陪著.

蘇小妹今天倒是來了一趟,一個勁兒地問開封府的考籍發下來沒有.

唐奕給了她一個鼻摟兒,"你急什麼?"

蘇小妹柔著小鼻頭兒,嚷道:"瞎說!誰急了,我是,我是幫我二哥問的."

"讓他等著吧,還早呢."

蘇小妹疑道:"往科不是年前就發考籍了嗎?"

唐奕不疑有它,"今科比較麻煩,得等年後了."

"哦......"蘇小妹"放心"地走了.

晚飯前,蕭巧哥和君欣卓從外面回來,面有愁容.

唐奕一問才知道,冷香奴要走了.

"走?走去哪兒?"

"說是搬回京城."

蕭巧哥除了君欣卓,就這麼一個朋友,如今要走,當然有些郁結.

唐奕安慰道:"那也不算遠,你去看蕭二哥,也可以順手看她嘛."

蕭巧哥有些失落地點頭,"也只能這樣了."說完,無精打彩地回房去了.

目送蕭巧哥上了樓,唐奕收回目光繼續看書,卻是半天沒看進去一個字.

那個小妖精還挺倔......

把書卷往案上一扔,對樓上的蕭巧哥嚷道:"晚飯別等我了,我出去一趟!"

"天都快黑了,你干嘛去啊?"

"溜達!"

--------

凝香閣中稍顯凌亂.

使女,役從正在收拾細軟日用,到處都是打包好的箱包,樓下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二樓.

徐媽子正在把冷香奴的衣裙,棉袍從櫃子里一件一件地取出來,然後折好,放在箱中.

動作極慢,顯然是極不情願.

抬眼見自家姑娘正坐在桌前發呆,一雙玉手緊緊地攥著,指節發白.

忍不住放下手中活計,湊了上去.

"老身忍不住又要說一句,就這麼回去了?"

冷香奴回過神來,慘然一笑,"可不就這麼回去了."

徐媽子有點急,"可是......可是回去如何交代?怪罪下來,咱們可是吃罪不起啊!"

"媽媽安心,香奴自會交代!此事是香奴無能,與媽媽無關的."

"唉."徐媽一窘."老身,老身也不是那個意思......"

"只不過,這好端端的,怎麼就走了?我看那唐瘋子也就是面上硬氣一點,多半是個假清高的樣子貨."

"姑娘使些手段,哪有辦不熟的男人."

"媽媽,別說了."冷香奴煩亂地打斷道."香奴自有說辭."

徐媽無奈地搖頭,說辭?有什麼說辭?就這麼灰溜溜的回去......

想到此處,徐媽不禁背心見汗.

"老身也是為姑娘著想,就算事無轉圜的余地,姑娘何必急著回去?多拖些時日也好顯出咱們盡力了,好過大家一同受苦......"

......

正要再勸幾句,猛然間,聽到樓下隱約傳來嚷嚷:

"老鴇子,老鴇子!!有個喘氣兒的沒有?"

徐媽眉頭一皺,哪個登徒子又來生事?狐疑地推門而出,倒要看看是誰.

冷香奴也是不自覺地站了起來,那聲音......可是,怎麼可能?又頹然地坐了回去.

沒一會兒,樓下徐媽子跟撿了塊大金錠子一般地歡叫,響徹凝香閣.

冷香奴心里一顫,除了那個瘋子,可再沒人能讓徐媽子這般興奮了......失態地奔出閨房,還真的是他?

急步行至樓梯處,正好遇見,不是那個瘋子,又會是誰?

"......"

冷香奴慌亂難平,忘了見禮,更忘了說話.

卻是那瘋子大大咧咧地直往進闖,"可有好酒?趕緊的,伺候著!"

......

本來又驚又喜又亂的心緒,讓唐奕這一句話敲打得煙消云散,冷香奴暗罵,又是這句,怎麼就不能好好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