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不想知道
g,更新快,無彈窗,!

冷香奴臉色煞白的癱坐一旁,被唐奕拆穿,徹底失了方寸.

唐奕見她的樣子有些可憐,暗暗搖頭,自己還是不夠狠啊!

"你不用害怕,誰給你的琴?為什麼給你?又讓你來干什麼?這都不重要."

"我若想把你怎樣,也就不用有意躲著你了."

冷香奴一震,"公子......"

唐奕笑道:"我說過,你是個好姑娘,我一般不向好人下手."

"各留後路,于你我都有可處."

冷香奴喃喃道:"奴奴......愧對公子."

唐奕一擺手,"何來愧對?你我本就沒什麼交集."

不想,唐奕本來是想安慰,卻是觸動了冷香奴內心最深處的東西.不知為何,這句比被唐奕拆穿更讓冷香奴心里發緊.

可能是失落,也可能是尊嚴倒塌後的淒涼.

是啊,二人本無交集,對于這位高高在上的唐瘋子來說,可能自己和阿貓阿狗並無區別,只是一時憐憫地隨手放過罷了.

想到這里,冷香奴鎮定下來,徐徐跪坐而起,向前一拜,卻是給唐奕行了一個大禮.

"謝公子活命之恩!"

禮罷,冷香奴坐直腰身,直視唐奕,語氣之中倒添了幾分冷漠.

"說吧,你想知道什麼?香奴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她不想欠這個人的,把能供的都供出來,就算還了他的人情.

至于後果,冷香奴已經不在乎了.她只是想在這個人面前,顯得不那麼卑微.

哪成想,唐奕卻扁著嘴道:"問什麼?有什麼可問的?"

"公子留香奴一命,不就是想知道幕後之人嗎?"

唐奕笑了,"不想."

"呵呵......"冷香奴慘笑一聲."倒是忘了,公子既然知道那焦尾琴本屬皇家,又怎麼會查不出是誰給香奴的?"

"又怎會不知道,香奴此來的目的?"

可笑,本還想在他面前找到一點尊嚴,可惜自己連最後一點利用的價值也沒了.

"香奴倒是自做多情了."

......

讓冷香奴意外的是,唐奕聳了下肩,"你說的這些,我還真不知道."

"而且,也不想知道."

"不知道?不想知道!?"冷香奴呆住了.

直到現在她才發現,原來自己以為盡在掌握的一個人,卻是從來沒有把他真正看透.

......

唐奕直視冷香奴,"那把琴是一直留在皇家內庫,還是轉贈給了誰,我一點興趣都沒有.也不會去查."

"甚至正如剛剛所說,是誰讓你來的,來干什麼,我也根本不想知道."

"姑娘又何必自尋死路呢!?"

"......"

看冷香奴的表情依舊糾結,唐奕心說,我也就言盡于此了.

望向倉外,汴河之上船行如織,卻是正好到了城外的埠頭.

也不給冷香奴再出聲的機會,"讓船家靠岸,我就在這里下船吧."

......

冷香奴木然地看著唐奕起身,消失在船倉之外,才猛的回過神來.

"公子......"掙紮著追了出去.

"公子!!"

唐奕站定,回身.

那團"妖火"仿佛失去了光彩,黯然地撐在倉門.

"姑娘,還有何話要說?"

冷香奴咬了咬牙,說出一句頗為唐突的話.

"香奴不想欠公子的......"

唐奕笑道:"欠著吧,沒關系."

冷香奴慘然搖頭,不想欠,就是不想欠!

突兀地出聲道:"公子以後與狄青遠些,有人要對他下手."

唐奕一愣,隨即,笑了......

笑得輕松,釋然.

朝冷香奴無聲一禮,轉頭下船.

身後又傳來冷香奴略有淒然的聲音:"香奴會搬出回山,再不給公子生事."

唐奕沒回答,也沒停下.心里說不出的痛快.

--------

有人要對狄青下手?

原本的曆史軌跡,狄青確實是黯然離朝,客死異鄉.

可是,當下?誰敢動狄青!?誰又能動狄青?

只要唐奕和趙禎要保下他,誰也動不了他.更何況,原本最看不上狄青的文彥博,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文彥博了.

所以,冷香奴的這句話表面上看對唐奕沒有任何價值,因為想動狄青是一回事,能不能動得了是另外一回事.

但是,這其中還有一層隱形的意義,卻是唐奕心情舒暢的真正原因.

"好人"一說只能算是半真半假,說到底,冷香奴也是個細作,某些人刻意接近他,所圖未知的一個臥底.

唐奕就真那麼灑脫,不想知道冷香奴是誰派的,也不想知道派來干嘛?

當然不是,他不是不想知道,而是不敢知道,不敢查!

那把焦尾名琴,讓他看出冷香奴絕不是一般的歌妓.因為他知道,那把琴應該在皇家內庫,只有皇族的人才有可能得到.

但,他也僅僅是通過後世的一些記憶知道這些罷了.

那把琴是在趙禎手里,還是轉送給了其他皇族之人,唐奕不知道,更不敢去查.

因為......

趙禎也有嫌疑.

萬一冷香奴是趙禎派來的呢?

唐奕甚至不敢去想,因為不論是在情理上,還是情感上,都是他無法接受的.

......

而冷香奴最後那句話,卻為他解了惑.

有人要動狄青.

趙禎是不會動狄青的,就算要動,也不會讓一個臥底細作知道他要下手.

所以,她和趙禎無關.

這對唐奕很重要,很重要!

......

心情大暢地的回到小樓.一進院就嚷開了:

"巧哥,把你那把'破琴’拿出來,給爺彈個曲兒!"

蕭巧哥狐疑地看著唐奕大搖大擺的進來,心里納悶,唐哥哥這是怎麼了?遇到什麼好事了?

--------

入冬之後.

再沒人來打擾唐奕讀書,大遼那邊的事情,趙禎更是明令曹佾,有什麼消息傳過來直接送到大內,不許再去煩唐奕.

靜下心來的唐奕再無牽掛,一心讀書,接連兩次旬考也是恢複正常水平,一次乙等上,更有一次甲等.

而他一直擔心的遼夏聯合問題,也是順利解決了.

事實證明,少了唐子浩,一樣有能人補位.

這次攪黃遼夏聯姻的,正是唐奕的好"師侄"文扒皮.

文扒皮本來也不是什麼好人,再加上這些年跟唐奕學的那些個陰招兒,這回算是派上用處了,這孫子的陰險狠毒也終于有了用武之地.

入冬以來,大宋在西北傾銷官鹽的力度更大.

可想而知,西夏物資奇缺的問題隨之更為嚴重,因為再也沒有人去西夏販鹽了.

加之互市不開.大遼正在查密使被刺之事,暫時也沒接濟西夏.

那李詐諒就只剩一條道可以走了--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