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破綻
g,更新快,無彈窗,!

冷香奴說喜歡,唐奕雖不知真假,可不想再讓她說出什麼露骨的話來,索性也就不說什麼,順著她去了.

"喜歡就好,全當還了青瑤欠下的情了."

冷香奴一暗,"我那把琴可是寶貝的緊,公子一首詞就想把奴奴打發了?"

唐奕苦笑:"那你還想怎樣?"

"總不會讓我還你個百八十首,唱到孫子都滿地跑吧?"

"哈......也不是不行呀!那公子就作個百八十首,奴奴一輩子都唱公子的詞呢."

"......"

唐奕後悔了,你說我沒事兒撩她干嘛.

"倒酒."

冷香奴得意暗笑,拖長了調子,"好~~,給爺滿上."隨即又是媚態橫生地白了唐奕一眼,"這麼凶做甚?"

"知道公子不待見奴奴,奴奴也不要公子的詞了,只那一首罵人的詞就夠了,"

"不過,公子還欠奴奴一個名字呢."

"......"

唐奕真有點跟不上她的節奏,"我欠你什麼名字?你不是找和尚去要了嗎?"

冷香奴道:"可是和尚說了啊,奴奴的命硬,克親克近.和尚也是不敢起的,怕壓不住."

"非要一位大貴之人賜名才好,"

唐奕誇張地一躲,"那我可得離你遠點,回頭再讓你克到."

冷香奴一點不以為意,自故自地撒起嬌來,"奴奴不管,這個名字,非要公子來取了."

"你欠奴奴一個名字."

"你少來!我可不欠你的!"

"不欠也行!"冷香奴挑笑道."那奴奴可就自己起了."

"......"你愛起不起.

冷香奴還真沉吟了起來,"叫什麼好呢?"

"要不?奴奴就取'料青山,見我應如是’中的'如是’二字可好?左右是公子的詞,也算是公子給取的名."

"別!!"

本來還打算再不開口的唐奕,才兩句話就讓這小妖精把話頭兒又勾了出來.

抄了老辛的詩也就抄了,反正那家伙產量高,不差這一首.可要是再把"柳如是"的名字給搶了,那就說不過去了.

......

"唉......"唐奕悠然一歎."那首詞算我不對,有些過了.唐某再寫一首與姑娘就是,就別再提那首詞了."

"當真!?"

"當真."

冷香奴頓時眉開眼笑,也不叫使女,喜不自禁地起身拿著紙筆,放于唐奕面前.

"爺,您請!"

唐奕苦笑:"真當我的詞是白菜不成?哪有說寫就寫的?且等著吧,哪天來了雅興,作出來讓巧哥與你送去."

不想,冷香奴卻道:"不用新詞,奴奴只求一首舊詞便是."

"舊詞?"

"嗯!!"冷香奴點頭."奴奴就要《青玉案》!!"

唐奕更是迷惑,"《青玉案》?你怎麼知道我寫過《青玉案》?"

"那把琴還沒被巧哥妹妹拿走之前,每次她去我那兒都要彈上好久,彈的最多的就是《青玉案》,卻從來不唱詞."

"奴奴料想,妹妹心里一定是有一首不願與人分享的好詞,對不對?"

唐奕點頭,"確實有一首,但不能給你."

"為何?"

"因為已經送過兩個人了."

"那不正好,公子何還介意送第三人?"

"那兩個,都是我最親的人."

"......"冷香奴聞聲一暗."公子又在厭惡奴奴了."

"談不上厭惡."唐奕坐直了身子."只是,不想害了姑娘罷了?"

"姑娘是個好人."

"只從與青瑤第一次見,就肯把至愛寶琴拿出來,並大方贈出,就能看出姑娘是個大氣之人."

冷香奴低著頭,"恐怕在公子心中,奴奴還是不夠好吧?"

唐奕不接,原本有些煩亂的心神倒是定了下來.

"不瞞姑娘,奕有一個缺點,你可知是什麼?"

"奴奴何從得知."

"不難知道,我不懂得拒絕別人."

"公子這不正在拒絕奴奴?"

"那不一樣."

唐奕一擺手,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我是陛下的人......"

冷香奴一怔,"公子此言何意?"

唐奕還是不答,"為了陛下安心,陛下交代的事情,更是沒法拒絕."

"如果有一天,陛下讓我殺你,你說,我是拒絕陛下,還是拒絕你?"

"我......"冷香奴一下子就頓住了,心神一陣慌亂.

"公子......是說,陛下讓你迎娶公主,當然融不下我這個風塵女子嗎?可是奴奴沒想與......"

唐奕伸手打斷她的話,"姑娘心中有數就好,且不用再說了."

"......"

唐奕不想說,可是冷香奴卻是徹底跨了下來,頹然地堆坐在唐奕面前,半晌過後......

"公子是怎麼知道的?"

唐奕一愣,沒想到她這就攤牌了.

玩味道:"怎麼,姑娘這就"變心"了?"

"我......"冷香奴再次呃住."公子就別取笑奴奴了."

唐奕笑了,"並無取笑之意."

"那公子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唐奕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輕抿了一口,"還是那把琴!"

"琴?"

"對!"唐奕抬頭看向冷香奴."那把千古名琴!"

冷香奴登時脊背生寒,"公子知道是什麼琴?"

唐奕道:"我不但知道那是什麼琴,而且更知道,那琴不應該在姑娘手里!"

"東漢蔡邕遇吳人有燒桐以爨者,邕聞火烈之聲,知其良木,因請而裁為琴,果有美音.而其尾猶焦,故時人名曰......"

"焦尾!"

冷香奴聽到此處,已經徹底呆傻,喃喃自語道:"公子竟知道那是焦尾......"

唐奕不接,繼續道:"蔡邕死後,這把琴一直為皇家所得.後來,漢末大亂,朝代更迭,焦尾名琴也是再無音訊,古籍之中也只在齊明帝時偶有顯世."

"再至隋唐,世人只當焦尾名琴已經失傳,不想,南唐中主李璟得到了這把琴,並把它送給了"大周後"周娥皇."

"唐後主李煜死後,這把琴被太宗收回,置于皇家寶庫."

說到這里,唐奕一瞬不瞬地盯著冷香奴,"這樣一把絕世重寶在皇家寶庫中躺了這麼多年,又怎麼會出現在一個風塵雛妓的手中呢!?"

......

冷香奴臉色煞白,萬沒想到,原來第一次見面就已經被唐奕看出了破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