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一首奇怪的好詞
g,更新快,無彈窗,!

李傑訛走了,只過了十天,他的妻兒就到了開封.

他知道唐奕急,所以老婆孩子是日夜兼程進的京.他自己更是連和家人小聚一下都沒舍得,由楊懷玉親自陪著直奔西北.

在那里,老李要組建起大宋的第一支"敵後游擊隊".

......

黑子一去就一個月.

後來,若不是云州有消息傳回來,說是確認遼使還沒有返程,唐奕還以為讓人溜回了大定.

現在,唐奕能做的,就只有等.

這一個月一直心神不甯,致使連學業也怠慢了,九月末的旬考,只得了一個乙等下.

後來范仲淹急了,明令曹佾,潘豐,張晉文他們不得入觀瀾半步,再來打擾唐奕讀書,直接就給我打出去.

而唐奕也被老頭兒強行關在小院里看書,再不管舉業之外的事情.

......

蕭巧哥這段往凝香閣跑的更勤了,以至于不明就理的人以為,大名鼎鼎的冷香奴已經芳心暗許,看上了一個俊俏的不像話的觀瀾儒生.

這一天.

蕭巧哥從外面回來,雙手抱著一個長長的檀木匣子,楚楚可憐地走到唐奕走前.

"唐哥哥,有事求你......"

唐奕抬眼看了她一眼,"說吧."

"我,我欠了一個好大的人情,你能幫我還嗎?"

"......"

唐奕樂了,放下手里的書卷,"這倒新鮮,說來聽聽,欠了誰的人情?有多大?"

蕭巧哥把木匣推到唐奕案前,"你看."

唐奕不經意地打開木匣,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轉而漸漸斂去.

匣中放的,正是中秋月夜,冷香奴拿出來的那把古琴.

呆愣良久,不自覺地喃喃出聲,"終還是到了你的手里......"

"啊?"蕭巧哥疑惑出聲."唐哥哥這是說什麼呢?"

唐奕回過神來,"沒什麼."把匣中的長琴小心拿出來,輕輕撫摸.

"她送給你了?"

"嗯!"蕭巧哥用力點頭,難掩喜悅之色,轉而又是一暗.

"本來是不能要的,可是......"說到這兒,臉色更是紅了,低下了頭.

"可是我太喜歡了."

她模樣可愛得緊,唐奕到嘴邊的話生生咽了回去,只是略微地嘲弄道:"這女人倒是大方."

蕭巧哥看出唐奕面有不快,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唐哥哥,我是不是不該拿香奴姐姐的東西?"

"我看......我看你好像不太喜歡我與她來往."

唐奕勉強擠出一絲笑意,言不對心道:"傻丫頭,什麼能不能要?給你就收著唄."

至于願不願意蕭巧哥與冷香奴來往,唐奕倒是刻意地避過了.

往椅背上一靠,"說說吧,這個人情得怎麼個還法?"

蕭巧哥眼前一亮,"香奴姐姐只想求唐哥哥一首詞!"

只要一首詞?那這首詞也太貴了一點吧?

"好!"

唐奕抓起筆來,蕭巧哥立刻為他把紙鋪上,然後在旁邊一站,大氣都不敢喘,靜待唐哥哥佳作天成.

唐奕沉吟了良久,終于落筆:

甚矣吾衰矣.

悵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餘幾.

白發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問何物,能令妾喜.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情與貌,略相似.

......

一尊搔首東窗里.

想淵明,停云詩就,此時風味.

江左沈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回首叫,云飛風起.

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

知我者,二三子.

......

--------

待唐奕寫完,蕭巧歌眉頭已經擰到了一塊兒.

這是一首《賀新郎》,時下剛剛開始興起的一種詞牌.

觀全詞,第二段的意境蕭巧哥看得懂,因為與唐哥哥之前那首《桃花庵歌》的心意相合.

"一尊搔首東窗里.想淵明,停云詩就,此時風味."

這正是唐奕現在的寫照,既然沙場國事無法左右,那不如學陶淵明一般,賞菊飲酒,好讀書.

而"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則與"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的心意相合,都是用嘲弄的語氣表達世人的不理解,還有自身的孤獨.

只是,這第一段,蕭巧哥反而看不懂了.

"甚矣吾衰矣?"

開篇第一句就給全詞定下了一個淒婉的基調.

"白發空垂三千丈?""能令妾喜."

這分明是一個垂暮老婦,感歎世間孤獨,苦無知己的句子.

沒錯,正是老婦,因為"能令妾喜"這個自問句,用的是"妾"而非"公""君"這樣的男性自稱.

唐哥哥這是什麼意思?

這分明就是在嘲諷冷香奴,終到垂暮老矣之年,卻獨守孤舍,回望經年,盡是淒涼!!

怎麼......

唐哥哥怎麼會寫出這般暮氣,戾氣又這麼重的句子?

------

見蕭巧哥眉頭不展,唐奕問道:"怎麼?寫的不好?"

蕭巧歌搖頭,"詞是極好的,但是......這首詞送給香奴姐姐,合適嗎?"

"沒什麼合適不合適的,她只不過想借詞登魁,只要詞好,又有什麼差別呢?"

"再說了."唐奕開始沒了正經."我要是再說個'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你就真甘心給她?"

"......"

蕭巧哥氣結,瞪了唐奕一眼,"不理你了!"

一把扯過新詞,憤憤地上樓去了.倒是忘了問問唐奕,為什麼寫這樣一首詞.

......

沒一會兒,宋楷等人閑的沒事兒,過來串門子.

見唐奕的案上放著把琴,忍不住上手撥弄.

"這琴挺好看的啊!"

"別動!"唐奕連忙把琴收起來."弄壞了,巧哥與你拼命!"

宋楷撇嘴,又好好看了看那琴,"看樣子還挺金貴?"

唐奕冷哼,"金貴!?這不是金貴就能形容的了."

"哦?"眾人來了精神,湊了過來."名琴?什麼琴?"

這個時代的文人就這樣兒,見著點名琴,古譜之類的東西,就算是一點不懂,也得湊上去聞聞,沾沾仙氣兒.

唐奕則是沉吟半晌,氣息漸粗.輕撫古琴的手掌也是無比柔和.

"一把誰得到它...."

"就足以名垂千古的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