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離我遠點
g,更新快,無彈窗,!

從黑子那里出來,唐奕又讓曹佾趕緊給云州去信兒.

現在看來,想在遼使入夏之前就攔住,已經是不可能了,只能寄希望于回程之時斷了這個禍害.

......

都安排好之後,唐奕才坐船回觀瀾,回到回山已經是日近黃昏.

漫步在回山街市之上,對于街道上的人潮如織,唐奕全然無睹.

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光是這次的突發事件,整個對于大遼的謀劃,現在也已經是謀無可謀了.以後的事情,一直到耶律洪基與耶律重元的矛盾爆發這一段時間,就只能看老天幫不幫忙了.

......

路過凝香閣時,想到蕭巧哥可能還到這兒沒走,唐奕忍不住就拐了進去.

凝香閣平時少有人來,主要是冷香奴眼界太高,看不上一般的儒生.

徐媽子一見是唐子浩,立時眉開眼笑的好不熱情,都不給唐奕說話的機會,就急匆匆地上樓去招呼冷香奴了,而冷香奴也是第一時間就迎了下來.

依舊是一身火紅的衣裙,豔麗得讓人不敢直視.

唐奕不禁苦笑,"只是看青瑤還在不在這兒,正好接她一起回去,卻是沒想讓徐媽媽驚動香奴姑娘."

冷香奴嫣然道:"青瑤妹妹已經回去一個多時辰了."

"哦."唐奕點了點頭."那多有打擾,告辭了!"說完,掉頭就走.

"等等."冷香奴叫住他.

有些患得患失地可憐道:"公子......公子既然來了,就不多坐一會兒嗎?"

......

唐奕頓在門前,背對冷香奴,沉吟良久,終還是開口.但語氣之中多了一絲肅穆,說出的話更是讓人頗為意外.

"勸姑娘一句,離我遠點."

"哦?"冷香奴一挑眉頭,之前的楚楚之態已是蕩然無存,縱始再有修養,也被他氣著了.

離你遠點?

好像從一開始,這位大宋第一的"瘋子"就從未沒入過她的法眼,唐奕這句越發激起了冷香奴的斗志.

輕掩櫻口,不怒反笑,"公子何出此言?難道,公子有毒?"

"呵......"唐奕輕呵一聲,大言不慚道:"對于姑娘來說,還真不安全."

就這麼接下了.

冷香奴一翻白眼,這家貨好不自戀.不過,做為歡場豔客,這點陣仗還是嚇不住她的.

"那不知道公子的毒,是毒心的,還是勾人的呢?"

"......"這句卻是沒法接了.

雖看不見唐奕的表情,但見他全身僵硬的樣子,冷香奴也是心中暗爽.

點到即止,話鋒一轉,"若是香奴略顯殷勤,讓公子誤會什麼,奴奴這相陪禮了."

"風塵兒女來到觀瀾之側守居,無非是求一首浪詞,添一些虛名罷了,公子何必滿是戒心?"

"畢竟,奴奴又不吃人."

"求詞?"

"對呀,求詞."

冷香奴挑釁一笑,"奴奴想要,公子肯給嗎?"

想要......肯給嗎?

唐奕沒答,大步走了出去.

不是他有毒,而是這女人有毒.

......

回到書院,天已經晚了,蕭巧哥和君欣卓把飯菜都已經備好,正等著他回來.

本想勸蕭巧哥一句,以後少去凝香閣.但見她歡快的樣子,卻又沒忍心開口,難得有她的快樂,何必呢?

--------

第二天,李傑訛就來了.

唐奕倒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有了計較,正好西夏那邊越早越好,略顯沉重的心情也是一緩.

"李大哥,有什麼需求盡管提來."

李來訛道:"昨天咱想了一夜,別的東西大郎已經想得很周全了,只是這隨我入西夏的人選......"

"李大哥隨便挑選,能帶多少,帶多少."

"我不是那個意思."李來訛解釋道."既然是大郎所說的'游擊’之術,那人多反而無用,只要精干,有個五百一千就足夠了."

"這個人選,我也不自己去挑了,把西軍各部的斥候兵卒給我挑五百!"

嚯,唐奕暗贊,行家啊!

軍中斥候不但要精于騎術,而且機警靈變,洞察敏銳這是必須條件.各方面的素質也得是軍中拔尖兒的存在,對于游擊戰術來說,再好不過.

"五百夠嗎?"

"夠!但有一條,閻王營的鐵甲我不要,長兵刃也不要.除了鋼弩,每人再給我配把好弓."

"行!"

"盡量挑選會黨項話的,即使是番兵也可行."

"沒問題."

"那就沒別的了.以後若有所需,再讓潘公子知會大郎."

唐奕點頭,"那李大哥幾時動身去西北?"

唐奕最關心的就是這點,越快越好.

李傑訛道:"一早我已經派人回了太原接妻兒入京,等她們一到,我就西去."

"......"

這句話著實讓唐奕意外,一下子怔住了.

"李大哥,不必如此,陛下信......"

李傑訛一擺手,止住唐奕的話.

"你和陛下都沒提這個茬兒,那是信任我李某."

"但是,規矩咱還是知道的,李某不能不懂事兒."

他越是這麼說,唐奕越是無地自容.

"真的不必如此,就沖你那時敢不顧舊怨,陪我去狼頭山的義氣,我就信得過李大哥."

"別說了."李傑訛上來西北人的倔勁兒."就這麼定了!"

說完,語氣一緩,緩聲道:"把她們放在京城有兩層意思,咱就都說在明面兒上吧."

"你說."

"第一."李傑訛整理了一下心緒."咱這趟差萬一辦不好,我李傑訛這條命也就交代在那兒了.到時,不但辜負了陛下和大郎的重托,同時家里也沒了我這個依靠.我想,大郎和陛下是不會眼瞅著那娘倆餓死的."

"那時就拜托大郎......多多招撫了."

"......"

"第二,要是辦得好......"

說到這個,李傑訛頓了一下.

"要是辦好了,那將來西北什麼情勢就真說不准了.有兵擾,內亂,加上大郎財力,物資的支持,把李詐諒拉下皇位也不是不可能."

"這個誘惑可太大了,我也不敢保證到時候就沒點什麼忤逆的歪心.把她們留在這兒,不但是讓陛下放心,也是給自己提個醒."

"......"

唐奕鋼牙緊咬,死命地抿著嘴.

平複了半天,才雙手攏前,高舉過頂,重重地給李傑訛行了一個大禮.

"奕,代陛下,宋土之上的萬萬之民,先謝過李大哥了!"

李傑訛爽聲大笑,"這個禮,老子受了!"

等唐奕直起腰,李傑訛才又道:"你和陛下沒當我是個異族蠻子,把這天大的事情交給我,那李某就應該做點宋人應該做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