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我懂
g,更新快,無彈窗,!

把一摞考狀送到韓曲面前,韓主薄雙手小心接過.

"148人?這人數端是不少.看來,今科觀瀾之名要更盛往年了."

對于這種恭維,唐奕倒沒客氣.因為他比誰都清楚,這一科不止是更盛往年那麼簡單.

又取出一本小冊子,是他這幾天記錄的考生之中有籍不入戶,或是條件差一點的.

把冊子推到韓曲面前,"又要勞煩韓大哥了."

"哪里話,公子吩咐便是."

唐奕點頭,"這148人之中多是外籍考生,難免有些紕漏.其中,有十三人是借親籍取解,府衙查點之時還望高抬貴手."

"小事!"韓曲大手一揮."不瞞公子,韓某親來,就是怕咱們書院之中的公子們不董考規出茬子.下面的人再弄不明白,耽誤了咱書院的大事."

唐奕拱手,"那就謝過了."

又繼續道:"另有一多半都是購地入籍,但大多數都是家中早有准備,七年之限是滿了的.只有十七人年限不足七年,好在只差半年,一年,最多的也不過兩年.書院已經讓他們自己去找賣地戶,改一下地契,到時少不得要到府衙改底案."

韓曲更是滿不在乎,這種事每年到考期都一大把.只要別太過,今年買的地,愣說滿七年了,花點錢就能改."這就不用公子操心了,列出姓名,到時直接來找我韓某就行."

唐奕笑道:"都給你列好了!到時該怎麼花錢,韓大哥不用客氣,不能讓兄弟們白忙活"

"好說,好說!"

"公子看看,還有什麼要咱出力的?"

唐奕道:"別的到沒什麼了,該出保的,我們觀瀾自己找人出保.但是......"

唐奕指著名單下面的六個名字道:"這兩個儒生,還要韓大哥幫個忙."

"不瞞大哥,這兩人家貧,在我觀瀾苦讀多年,都是品學兼優之輩.可是,您也知道,窮人家的孩子,即無錢置地,在開封也沒什麼親戚.所以......"

韓曲擰眉沉思,"就掛在我韓家名下吧."

"反正韓某族親眾多,又多在京城久居,把這兩個公子掛到我家,不顯山也不露水,沒人來查."

"那就多謝韓大哥了!"

說著,唐奕把冊子交到韓曲手中,"那勞煩您點驗一番,畢竟您是行家,看看還有什麼要我們運作,准備的.

韓曲點頭,"公子稍候."

......

韓曲那邊開始逐張考狀的看過去,有冊子里提到有問題的考生,就單拿出來,回去好具體操作.

唐奕讓撲役端來茶點,伺候著,在一旁幫著他整理.

沒過多一會兒,也只看了十幾狀,卻是又來事兒了.剛走了沒一會兒的曹佾匆匆跑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封蠟封的信箋,進來一揚手里的東西:

"范公讓你過去!"

唐奕一驚,那蠟封印是十字形的刻章,大遼來的.

而信封四角則是用墨塗黑,說明是使館通過華聯傳回來的密信.一個黑角是平信,沒有太重要的事,要是四角皆黑......那就是十萬火急了.

韓曲一看來的是曹國舅,急忙起身,"見過國舅爺!"

曹佾哪有工夫和他客氣,點了頭見過,就催促唐奕,"趕緊的!"

唐奕看向韓曲,韓曲哪還能不懂事兒,"唐公子忙去便是,韓某只是粗點一番,哪用公子陪著."

唐奕拱手,"那就有勞韓大哥了,卻有要事,多有怠慢."

說完,與曹佾急步出院,直奔碼頭.

說是范仲淹找他只是托辭,"四角皆黑"的大遼密函還是頭一次出現,要不是十萬火急之事,司馬光是不會發這種信的.二人要馬上進宮,這封信,也只有趙禎才有資格親自拆封.

--------

這邊把韓曲一個人扔在了唐家小樓,但他卻一點都沒覺得怠慢.相反,韓曲還挺美.心說,這是唐瘋子沒把自己當外人啊,這是什麼地方?這可是唐瘋子最私密的住所啊.

......

一邊美著,一邊接著辦手頭的差事,邊上有撲役小心伺候,端是得勁.

可是,數到最後......

怎麼是150?

不是148嗎?

以為自己數錯了,韓曲又數了兩遍,150......沒錯.

又對著名字,挨個查了一遍,多出來兩張考狀也被他掐在了手里.

這要是放在別的書院,韓曲必定要找遞考狀本人,還有書院負責人重新確認一番,舉業大事馬虎不得.

可這是觀瀾,范希文是多大一尊神?唐瘋子是多大一個人物?

韓曲有點打鼓,再一看多出這兩個人--祝英台,梁山伯.

這兩個名字挺熟啊!

能不熟嗎?這是唐子浩親自去開封府,韓曲親自經手給辦的戶籍.要不他這個小主薄怎麼可能和唐子浩搭上關系,稱兄道弟.

這才過去幾個月,韓曲當然記得.

想到這兒,韓曲全明白了,要麼是唐子浩數錯了,要麼就是這兩人本來就是"假籍",人家不好開口.

其實也不用開口,辦戶籍為什麼啊,不就是科舉這點事兒?況且,還是唐子浩親自去給辦的,可見關系匪淺.

嗯,明白了,得懂事兒......

韓曲把兩張考狀小心收起來,想著回去要特意盯著點,有什麼不全的,趕緊給補上,端不能出了紕漏.

收起整理好的另148張考狀,起身對伺候的仆役道:"轉告你家公子,這四人韓某定當竭力."

仆役雖不知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但是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小心道:"小的一定轉告,另我家公子有吩咐,若是韓主薄忙完了,一定留您用飯."

"這邊請!"

韓曲罷手,"不勞唐公子費心了,天色不早,韓某且先告辭了."

仆役也不多留,"那我送主薄下山."

......

到了碼頭,韓曲一怔,來時坐的官船不見了.

送過來的仆役卻道:"不知韓主薄要忙到幾時,我家公子讓府衙的船先回去了,韓主薄坐我們觀瀾的專船回京便可."

韓曲自無不可,官府的破舢板哪有觀瀾的大船坐得舒坦.

上船之後,仆役把韓曲讓到艙中,還沒走.

四下無人,仆役便指著艙角一口尺許大的小箱子說話了.

"我家公子說了,一點觀瀾特產,韓主薄別嫌棄,回去給府衙的差使們分分,算是一點心意."

......

說完這句,仆役才算完成了任務,告辭離去.

等人都走了,船也開了,韓曲才心跳加速地打開箱子.

"!!"

觀瀾特產?他當然知道這是送禮,只不過不知道這"特產"是什麼而以.

可沒想到......

好吧,觀瀾特產,是黃金,一整箱子的金餅子.

這下韓曲更加確定,那多出來的兩個名字是唐子浩有意為之了.

小事用送這麼大一箱金子嗎?

還不懂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