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國運之戰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說到底,西夏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

做為一個部族組成的政權,好的時候,自然是眾志成城;不好的時候,也一定就各懷鬼胎了.

一旦西夏的民生出了問題,或者百姓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那麼統治者的政治方向必然會受到質疑,進而形成內亂.

現在的情形是,西夏國主與遼朝聯合得罪了大宋,致使大宋關閉互市,傾銷官鹽,斷了西夏的民生大計.西夏國內,不論百姓,還是貴族,都把怨氣歸結到做出這個決定的皇帝身上,李傑訛這個時候進去攪局,是最佳時機.

"可是......"李傑訛還是不太明白.

"可是我一個粗人,就算進了西夏,又有什麼用?"

唐奕道:"你是皇族後裔,這本身就是你的先天優勢.就算不是一呼百應,反李詐諒也是出師有名."

"我雖說是黨項皇族,可我出生在大宋,對夏土之內的形勢也是一知半解.大郎未免太抬舉我李某了,真到了那里,可能連個立足的地方都沒有."

唐奕陰陰一笑,"誰讓你立足了?"

"呃......"

"知道什麼叫打游擊嗎?"

"不知道......"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

李傑訛差點哭了,"你,你這不就是讓我耍無賴嘛?"

"就是耍無懶!"唐奕一臉壞相地道."記住了,沒讓你打贏,而是讓你打亂!越亂越好!"

"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逃!"

"......"李傑訛再次沉默了...

"這對大宋有何好處?"

"這麼說吧."唐奕誠然道."三年之內,宋遼之間必有一戰,而且,這是事關國運的一戰.勝則大宋永昌,再無北患!敗則......敗,無,可,敗!"

"所以,一旦宋遼開戰,必須要保證西夏無暇參戰.而且,此一戰是大是小現在還無法預期,做為大宋第一能戰之軍的西軍必定要北上,西北也就沒有精力再布重兵防守西夏了."

"你明白了嗎!?"

唐奕語氣極重,他機關算盡,布置這麼多年,絕不能讓西夏攪了這場關乎國運的大戲.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李傑訛這一環,是最關鍵的一環.一但西夏能分身出來,與大遼兩面夾擊,那可就是結局未知了!

"實話說吧,李大哥要是搞不定西夏,與大遼,陛下不敢打!"

"......"

李傑訛有點喘不過來氣,他從沒想過自己會這麼重要,會左右大宋的國運.說心里話,這個擔子太重,他覺得自己擔不起這個責任.

可是,不知為何,李傑訛眼前突然浮現出今早見到的那位皇帝.

"陛下......有何布置?"

唐奕聞聲神情一緩,李傑訛能問這句,說明他已經動搖了.

"西軍之中,三位最優秀的黨項將領認你差遣,兵源上到皇城禁軍,下到西軍邊卒,隨你挑選,想帶多少帶多少!"

"軍餉三倍于常,軍械與閻王營看齊.云州的突吉台氏已經通過氣,若有不敵,可隨時退入遼境休整.潘越與你同去,方便兩方聯絡溝通."

"還有......"

唐奕肅穆道:"從現在開始,西域往來的所有收入我分文不取,都是你的了!"

李傑訛一哆嗦,那可不是小錢.

"你給我錢干啥?我又不是為了錢!?"

唐奕笑道:"你到了西夏境內,人生地不熟,也不能全靠打吧?該疏通的疏通,該花錢的花錢."

"而且,我給你個特權,保你在短時間內,就能籠絡大筆人心!"

"什麼特權!?"

唐奕笑道:"陛下准你往西夏販一定量的茶鐵宋貨."

李傑訛聞言一拍大腿,"你早說這條不就得了,別的都用不上!"

"干了!!!"

有了這些東西,他就等于有了免死金牌.只要不晃蕩到李詐諒眼皮底下去,誰見了他不得供著?

唐奕見他答應了,心中大石終算是落了地,"我再給你配五百匹西極馬."

"不用!"李傑訛一罷手."到馬窩子里當'土匪’還能缺馬!?"

大手一支站了起來,"那我回去好好琢磨琢磨,定下章程,再來與大郎商議."

唐奕起身,"拜托李大哥了......"

李傑訛一抱拳,大步出院.

......

等他一走,曹佾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忍不住道:"你就這麼放心這個人?"

說心里話,曹佾覺得唐奕和陛下這回有點冒失了.這個李傑訛就算再靠得住,也是個黨項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唐奕不說話,他又何常不知道,不夠穩妥......

可是,他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只要老李在宋遼開戰之前不生異心,就足夠了!"

唐奕要求不高,只要挺過宋遼這一戰.

......

曹佾還想絮叨幾句,可是沒給他機會,李傑訛前腳剛走,就有仆役進來稟報,說是開封府主薄來了.

唐奕知道是來查籍的,連忙讓仆役把人請進來.

而曹佾和潘越見唐奕還有別的事兒,也不多留,起身告辭.

只不過,二人並排出院的時候,曹佾才想起什麼,伸手照著潘越的後腦勺就是一下子.

"臭小子!跟你爹說了嗎?"

潘越嘿嘿一樂,"保密哈."

潘越樂的憨,卻一下觸動了曹佾心中的柔軟.

早幾年,潘越和他家的老三還滿開封的惹事生非,如今卻是都懂事兒了,有擔當了.

"還是要跟你爹說一聲的......"

--------

查籍這種事兒,一般都是考生或者書院親自到府衙去報備的.可是觀瀾不一樣,這座廟太大,開封府也拿不起這個架子,不但親自上門來取,而且還是主薄親來.

主薄姓韓,名曲,祖父任過前朝禮部侍郎,恩蔭入仕.混到開封主薄之職,也算官運頗順.不過,在唐奕面前,卻是一點都沒有優越感了,大宋朝誰不知道這位爺的脾氣?

屬驢的,得順著毛摸.

之前,與唐奕也有過幾次接觸,韓曲都是小心應付,不敢惹這位爺發飆.

此時,唐奕迎到院門前,韓曲更是忙不跌地拱手作揖,"哎呦,這是個什麼事兒,怎勞唐公子出門相迎?"

唐奕哈哈大笑,"韓大哥客氣了不是?多次勞煩您幫忙,這點禮數怎麼還要另提?"

把韓曲領到院中落坐,轉身到屋里取出一摞的考狀.

"知道韓大哥是為此特意跑這一趟,早就給您備好了."

"今歲應舉共一百四十八人,都在這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