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最後一根稻草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天一早,因為唐奕今天要見李傑訛,也就沒什麼心思看書了,干脆再歇一天.

蕭巧哥不用陪他讀書,加之昨天說了,她可以多去凝香閣,索性一早就和君欣卓一起去找冷香奴了.

說實話,那把琴真的讓她有種放不下的感覺.

......

唐奕搬了把躺椅到院子里,一邊曬著太陽,一邊等人.

臨近中午,李傑訛沒來,潘越卻是先來了.

唐奕撇了他一眼,繼續閉著眼睛享受陽光.

"想好了?"

潘越也搬了把椅子坐到唐奕身邊,"什麼想不想好的,也該干點正事了."

"其實,我是不太想讓你去的."

潘越搖頭,"曹老二已經混到廂指揮了,宋楷他們來年也要應舉,獨我一人還沒個出路.我再這麼逛蕩下去,卻是沒臉再與你們稱兄道弟了."

"哪兒不能出人頭地?不一定非去那虎狼之地."

"不行!曹老二的前程是軍功拼出來的,我就算不比他強,也不能讓人說我是啃家里混資曆上去的吧?"

"唉......"唐奕知道怕是說不動他了,坐了起來.

"那和你老子說過了嗎?"

潘越窘道:"不急."

"別......"他不急,唐奕急了."你可別再玩什麼先斬後奏,再來一次,你爹得和我拼命."

......

正說著,曹佾從院外進來,一看潘越也在,卻不稀奇.

"把李傑訛給你帶來了,在院外候著."

唐奕看了眼院門那邊,知道曹佾把老李扔在外面,是有話要和他先說.

主動出聲問道:"陛下見過了?"

"見過了."

"可傳下什麼話?"

"陛下說,忠義之士,不失才智,可用."

唐奕點點頭,暗暗長出了一口氣,要是趙禎看不上這個人,可就麻煩了.

"讓他進來吧."

"不是......"曹佾沒動."你能和咱交個實底兒嗎?你和陛下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

唐奕一笑,"留下來聽聽不就知道了."

曹佾無法,只得把李傑訛叫了進來.

......

李傑訛直到現在都是懵的.

他給唐奕負責西域這條商路,此次回京只是來找唐奕報個帳,怎麼還驚動了官家?

大宋皇帝對于他這樣土匪出身的粗人來說,顯然是搖不可及的.

一進院,李傑訛就連忙上來給唐奕行禮.

"東家!"

當初和唐奕回了開封,李傑訛才知道這位唐瘋子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像在西北那樣叫直呼"大郎"卻是再也不敢了.

一句"東家"把唐奕叫樂了,"還是叫大郎吧,怎麼特麼還越處越生分了."

說完,不再與他糾結這些,"自己搬凳子坐吧."

"嗯."李傑訛點頭,進屋搬凳子去了.

曹佾四下一瞅,好吧,也沒他坐的地方,也自己搬去吧.

等二人坐定,唐奕直奔主題,"見過陛下了?"

"見了......"

"感覺怎麼樣?"

李傑訛不加思索道:"有此明君,我等庶民之福也,大宋之福也!"

只有真正站在趙禎面前,才知道一位皇帝竟也可以細膩到這個地步,可以仁善到這個地步.

唐奕笑道:"陛下對你的評價也很高."

李傑訛一窘,有些局促,"陛下抬愛了......"

他對趙禎這位皇帝真的是佩服到五體投地.皇帝見他本就意外,而見面第一句不是問的他一路壓送的鉻鐵可還穩妥,而是先關心他久不歸家,家中妻兒可還照顧得周全,路上可還辛苦.

試想,哪個皇帝會把一個庶民的家事安然想在頭位?只此一點,就讓李傑訛明感五內了.

唐奕整了整心緒,肅穆地坐直身子,"李大哥,我也不繞彎子了,今日讓陛下見你,是有大事相托!"

李傑訛一怔,"什麼大事?大郎吩咐便是!"

唐奕不答,反問:"說正事之前,奕還有一問,請李大哥如實回答."

"問!"

"在李大哥心里,你是黨項人,還是大宋的人!?"

"......"

李傑訛略一沉吟,"我是大宋的黨項人!"

"好......"

"那如果,大宋讓你做回土匪,你願不願意?"

李傑訛眼神一眯,"做回土匪?"

"我需要理由."

李傑論可不是曹老二,潘越這樣的熱血青年,他有家室,年紀也不小了,愛宋,但不盲目.

唐奕道:"西夏,我要你拿下西夏!"

"......"

"!!!"

不但李傑訛有點懵,曹佾都懵了.

"他?"

"我?"

二人幾乎同時出聲.

李傑訛有那麼一瞬間還真是腦袋嗡的一下,只覺一腔熱血直往頭上躥,可是那個勁兒一過......

"大郎說笑吧?我雖是李姓五族遺民,但是,我怎麼拿下西夏?"

唐奕道:"說是拿下,還為時尚早.現在來看,只要西夏內部亂起來,沒有精力擾宋就行了."

"......"

唐奕繼續道:"不瞞李大哥,現在宋遼之間情勢極為微妙.之前,耶律洪基為求繼位無憂,極力忍讓,即使我朝重兵壓境,也是有意避讓.做為緊跟大遼身後的西夏也是聽其所命,還算老實."

"以至于我宰了他們的賀歲使,西夏也忍了下來."

"可是,現在情形不同了,耶律洪基得位,再無求穩的要求.雖然有耶律重元牽制,還是不敢與大宋用兵,但西夏那邊卻不用再規勸了."

"相反,西夏在西北牽制大宋對他來說更為有利.是以,入春以來,宋夏兩國邊境摩擦不斷,已經到了開戰的邊緣."

"......"

李傑訛一邊低頭靜聽,一邊忍不住在心里思量起來.

"所以大郎的意思是,讓我入西夏放搶,讓他後方不甯?"

唐奕一笑,"那是九死一生的事情,當然不能讓李大哥去送死."

"事實上,在西夏內部,現在已經是後方不甯了,奕只要李大哥去做一個攪局之人!"

"哦?"

唐奕解釋道:"西北的鹽改已經推行了小半年了,成效還算顯著,鹽價大降,現在西夏青鹽之利已經是蕩然無存.而且,因為逼死老王爺的事情,咱們懲罰性地關閉了宋夏之間的権場互市,已經九月個沒有開市了.

"李大哥應該比我清楚,沒了互市,對西夏意味這什麼."

李傑訛嘿的一聲笑了,"沒了互市,西夏境內別說茶布,連他-娘的煮肉的鍋都得斷供!"

"所以......"唐奕冷聲道."西夏內部的民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我讓李大哥去,就是當壓垮西夏的最後一根稻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