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想考?自己想招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們商量商量,看看誰退出吧,等下一科."

唐奕這句話一說,大課舍立時就炸了.

你大爺的!你咋不退出呢?讓我們退?美的你!

嗡的一聲,眾人就議論開了.不過,從表情上就看得出,他們可不是在真討論誰退出,而是在罵唐奕.

......

唐奕看著場中眾人,嘴角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

覺得火候還不太夠得再添把柴,抬眼四下掃看,開始點名:

"程顥!"

"啊,啊!?"程顥有點懵,叫我干啥?

"你說你那成績,勉強進個乙等下,就算考也不一定考得上,還占著個名額干啥?我看趁早歇菜,再學四年再來吧!"

"我......我不!"程顥急了,就沒這麼擠兌人的.

"憑啥我就歇菜!?"

"要不你回原籍考吧,就你老家那水平,估計能過解試."

"姥姥!"程顥開始罵人."我還非在開封考不可了,誰考不上誰是孫子!"

唐奕暗笑,不再激他,又轉向程頣.

"程頤,你不是想當聖人嗎?聖人還考個屁的科舉啊!?直接立地成聖不得了?"

程頤差點沒哭出來,"師父啊,你不能這樣兒啊,我可是你親徒弟......"

"哈哈......"唐奕大樂."誰是你師父,我可沒你這慫包徒弟啊!"

"別跟我屁股後頭混兩天就瞎往上貼,就你了,別考了!"

"不行啊!"程頤哭喪著臉."咱就算當聖人,也得當個中了進士的聖人!"

"哈哈哈......"大伙兒無不捧腹,程頤也不樂意退出.

唐奕又看向蘇轍,"小蘇啊,你看你才十六,等四年也不打急的吧?犧牲一下唄?"

蘇轍把腦袋搖出了幻影,"不退......"

"那曾鞏,你退吧!下一科還能拼個狀元啥的,這科多慘烈啊!"

曾鞏眯著眼睛冷哼:

"好啊,你退我就退,你考我就考,就是不讓你得狀元!"

......

"唉......"唐奕黯然一歎."都不退出是吧?"

"不,退!"

大課舍的房蓋兒差點沒讓這伙人嚷開,這時候算是看出唐奕這幾年對他們的調教成果了,一個個兩眼都直冒綠光,誰特麼也不服誰!

"那沒辦法了......"

唐奕一攤手,"那就都去考吧."

眾人鄙夷地橫了唐奕一眼,這還差不多.

拼唄,誰怕誰啊?考不過算自己學藝不精!

"不過呢......"這時,唐奕話頭一轉."書院這個名聲是不得不保的,誰他-媽落榜了都不行."

"要不想有人落榜,唉,就唯有敦促朝廷增加開封解額一途了......"

眾人聽了這話更是不屑,早說嘛,這事不還是得書院使勁,在這兒和我們磨嘰有什麼用?

可是早說?

早說就不是唐子浩了!

終于到晾底牌的時候了,"不過,咱們可丑話說在前面,這個解額書院是要不來的,你們得自己想辦法."

"......"

"自己想辦法?自己能想什麼辦法?"

"現在回去就給家里寫信,什麼七大姑八大姨,爛眼的二舅母什麼的,有什麼關系找什麼關系,有多大勁給老子使多大勁!"

"不是都想考嗎?有本事解額自己要去!要來了,你就考."

"要不來......"

"對不住,考狀在我手里,給不給你報,老子說了算,都特麼給我消停眯著!"

說完,唐奕兩手一背,邁著方步,

走了.

"哦操!!"再有涵養的儒生這時候也暴了粗口."自,己,要?他-媽八輩子也沒聽說自己要解額的啊!!"

"真他-媽孫子!"章惇狠淬了一口."這瘋子是什麼陰招兒都使得出來啊!"

程顥則是愣愣地看了眼程頤,"怎麼辦啊?他鬧著玩兒的吧?解額還能自己要?"

程頤橫了他一眼,"你看像嗎?"

"不像......"

"那就寫信去吧!"說完捶頭喪氣地就往外走."怎麼個要法,讓家里想辦法吧......"

--------

曹佾和潘豐就貼在大課舍外的牆根,差點沒樂抽了.

特麼唐奕也太損了,"自己要?"哈哈哈哈......光想一想兩人就已經忍不住的樂了.

一見唐奕出來,潘豐立馬靠了上去,"能行嗎?這玩意可怎麼要?"

唐奕自信地回頭瞅了一眼,"還能行?嗎?"

"一定行!"

剛剛潘豐確實提醒了他,這些儒生多數都是地方望族出身啊,干嘛不用?

比如章惇,章衡兩叔侄,這兩人是章得象的族親,在福州一帶是頂尖大族;程顥,程頤出身河南府(洛陽),同樣是大戶.

蘇軾的老子蘇洵是不怎麼樣,但他媽程氏也是眉州望族出身.

還有張載,曾鞏,呂惠卿等等,都是各地頗具名望的仕族大家.

一家兩家沒什麼,十家百家幫著拉關系,那可就另當別論了.

"朝中有文富,宋庠等人,已經占了多數,加上觀瀾商合這些年在地方聚攏的人脈,輔以儒生們的親族,多方用力之下,應該就沒有多大的阻力了."

拉了這麼多關系,地方上應該沒什麼人鬧了吧?

曹佾豎起大拇指,"論旁門左道,誰也比不上你!"

"滾!"唐奕笑罵."我這也是被逼的好嗎!?"

曹佾,潘豐哈哈大笑,這小子太壞了,'自己要’!?

哈哈哈......

......

一陣嬉笑之後,潘豐似是想起什麼,"對了,李傑訛回來了,你不是要見他嗎?"

唐奕一震,"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早說?"

潘豐撇嘴,"今早剛到,我這不就來找你了?只是臨時被抓去說解額的事."

唐奕沉吟......看向曹佾,"你明早帶上他,進宮!"

曹佾一下頓住了,"進宮?"

"嗯,陛下要見見他."

曹佾和潘豐都有點迷糊,陛下見他?根本就不挨著的事兒啊,這是陛下和唐奕又有什麼算記?

......

"對了,給他換身不起眼的行頭,別引人注意."

"......"

"見過陛下後,帶他來回山."

"......"

"......"

二人發愣之間,只見唐奕已經回到了唐家小樓.

--------

蕭巧哥進城去看他二哥,一直到天已擦黑才回來.

唐奕不禁有些好奇,以前可是讓她晚點都不晚的.

"今天這是怎麼了?回來這麼晚?"

蕭巧哥一嘟嘴,"就知道你從來都是嘴上說的好聽,晚回來一點就不樂意了."

唐奕冤枉,"我就問問,又沒別的意思."

蕭巧哥暗暗得意,她也能逗到唐哥哥了.

"早就回了回山,只是去凝香閣坐了坐,與香奴姐姐彈了會兒琴.

"哦."

唐奕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怎麼?你不願我去她那兒?那我以後不去了."

"不是."唐奕連忙解釋."知音難覓,你能找到一個懂琴的朋友,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會不願?"

牽起嘴角,"去吧,以後也不用等進城再去,離的這麼近,想去就溜達著去了唄."

蕭巧哥笑了,宛若幽蘭初放.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