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商量商量別考了
g,更新快,無彈窗,!

148人!相當于觀瀾幾乎是全院出動,要大鬧這一科.

可是,這個解額怎麼辦呢!?

等賤純禮他們都走了,唐奕看著一摞考狀直發愁.

正愁著,蘇小妹跑了進來.

見唐奕手里攥著一捋東西,不禁好奇道:"這什麼呀?"

"小丫頭片子,瞎打聽什麼?"

"哼......不說我也知道,不就是考狀嘛!"

"那還問?"

蘇小妹眼珠子亂轉了好一陣,卻是不和唐奕斗嘴了.

"青瑤姐姐呢?"

"進城了."

"哦."蘇小妹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竟沒怪蕭巧哥進城沒帶著她.

"范伯伯讓你過去呢."

唐奕一挑眉頭,估計也是解額的事情.也好,讓老師去解決吧,他就不操心了.

把一摞考狀往桌上一放,准備出門.

走到門口,發現蘇小妹站在那兒沒動,"怎麼不走?"

"嗯,我去青瑤姐姐房里拿點東西,你先走吧."

唐奕一皺眉,"你去她房里拿什麼東西?"

"琴,琴譜."

"哎呀,走你的吧!"蘇小妹把唐奕推了出去."好像我會偷你東西似的."

唐奕狐疑地出了門,還是不放心,指著桌上的考狀,"別亂動啊!"

"知道,知道......"

蘇小妹哄蒼蠅一般把唐奕哄走了.

......

目送他出了小院,蘇小妹賊賊地一笑,"不動?不動才怪!"

嘟囔完,立時跳著腳跑上樓去,真的鑽到了蕭巧哥房里.但卻不是找什麼琴譜,而是翻箱倒櫃找了半天,終于讓她翻出一紙文牒.

"哈!"一聲歡叫,拿著文牒就跑下樓,坐在桌案前,二話不說提筆就寫.

一連寫了兩張大紙才停下,很臭美地端詳了一番,覺得沒問題了,才從身上掏出一份與蕭巧哥屋里摸出來的一樣的文牒,各夾一張,塞到了那摞考狀里.

--------

唐奕到了范仲淹的住處,不光老師,杜師父,尹師父,歐陽修都在,連宋庠,曹佾,潘豐也在.

先給范仲淹見了禮,唐奕便轉向杜師父.

"您老身體不好,怎麼不好好歇著?這等小事就不用您操心了."

杜衍輕笑,"看來,大郎是知道今天大伙兒要說什麼了."

唐奕點頭,"當是取解名額的問題."

宋庠接話,"正是."

忍不住苦笑,"事先說好啊,老夫可不是為了自家那混小子才來商量此事.實在不行,我把他送回老家去考,也不給范公添亂."

"那您這是?"

宋庠道:"這一科解額的問題不光諸位犯愁,陛下也是手足無措,我們幾個在朝的臣子與陛下已經商量了多日了,卻也沒個定論.無法,只能來看看范公和大郎有沒有良策了."

唐奕一攤手,"相公和陛下都沒招兒,我們能有什麼辦法?"

這時杜師父緩聲道:"先說說,這一科咱們觀瀾有多少人要應考吧."

唐奕報出一個數字,把在坐的人都嚇著了.

"148人!"

"148人!?"范仲淹都有些不淡定地與杜衍對視一眼.

"怎麼這麼多?"

唐奕領罪,"怪我把他們都訓出脾氣了,誰也不肯退讓."

看向宋庠,不無告狀的意味,"你家為庸說了,死也要死在這一科."

"哈!"宋庠不氣反樂."還算他有點志氣."

"可現在不是有志氣的時候啊!"

"觀瀾就有148人,咱們的學生是什麼水平,您多少也是知道的,這得加多少解額才能不出亂子?"

現在的情形來看,就算開封再加一百個名額,也難平開封本地考生的怨氣.

除非把觀瀾的人都刨出來,單考一場......

宋庠看向曹佾,"依國舅看,可有疏通的可能?"

之所以把曹佾和潘豐叫來,就是因為想松動解額,不單是搞定朝堂的問題,地方各州也要松口才行,最起碼不出來搗亂.

而華聯和觀瀾運力遍布全宋,在地方頗有威名,也許可以用得到.

曹佾略一沉吟,"商合這邊確實可以搞定一部份地方大族,但也非面面具到,總有照顧不到的地方."

潘豐急脾氣,忍不住插話道:"要我說啊,諸公也不用費這個勁,把外鄉儒生都發回原鄉去考算了!留幾個實在沒門路的寒門子弟就行了,都是各地的望族,在哪兒考不一樣!?"

曹佾無語,"能一樣嗎?在觀瀾考那是觀瀾的面子,回家考是各州的貢生.這不等于給別人做嫁衣嗎?"

"嘿......"潘豐也知道這話屁用沒有,傻樂道."我就是說說,痛快痛快嘴,吃虧的事情還是不干的好."

......

"也對哈......"不想唐奕卻出聲了.

"都是各地的望族,誰還在乎一個名額啊!"

潘豐一愣,怎麼個意思,大郎也同意他的說法?

唐奕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精彩.最後抬頭看向眾人,"國為大兄的話倒是提醒了我."

"我!?"潘豐指著自己."我咋提醒你了?"

一看唐奕那賊笑的表情就知道沒憋什麼好主意,范仲淹笑罵道:"少賣關子,速速說來!"

唐奕賤笑,"確實有個主意,但是......"

"有點損!"

------

中午的時候,書院通知所有應考儒生到大課舍集合.

等大伙兒都到了,就見唐瘋子慢悠悠地踱步進來.

往講台前一站,"今日召集大家來,主要是說解試的事情."

"如今,下科舉進士考的人數已經統計出來了.想知道是多少嗎?"

"想......"

大中午的,大伙兒都想趁機小歇,卻被唐奕拉到這兒來,無不拖著長聲,不情不願地接著.

唐奕也不廢話,直接報數:"148人!"

"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一下子都精神了."148?開封府取解也才取一百人啊!"

......

"情勢如何我想也不用我多說了."唐奕繃著臉."148人,是肯定考不上那麼多的."

"就算把開封府今科的解額都讓咱們包了,也得有近半百之數落榜.咱們觀瀾例年的鄉試錄取比例大家是知道的......"

"幾乎全中!!"兩屆鄉試,就一個沒過解試--蘇洵.

"所以嘛......"說到這兒,唐奕拉長了調子."有四五十人中不了,這個讓書院蒙羞的事情是萬萬不行的."

"......"

唐奕一攤手,"你們好好商量商量,看看誰退出吧,等下一科再考."

日!!

大伙兒暗罵,誰肯退啊?誰退誰是孫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