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解額
g,更新快,無彈窗,!

拿起蘇小妹的文章,連范仲淹都忍不住贊歎,可惜是個女兒身,不然以蘇小妹的才學,與她那兩個哥哥也是伯仲之間.

"嗯,不錯......"范仲淹最終給了一個十分中肯的評價.

蘇小妹眼睛一亮,"真的?"一指唐奕."那和他比呢?誰的更好?"

"這個嘛......"范仲淹捋著胡須,還真的考慮了起來......

考慮什麼,其實就是逗小孩玩兒.

而蘇小妹果然上當,一臉期待.心說,要是比唐奕好,又能數落他一番啦.

不想,范仲淹裝模作樣擺了半天的架子,最後還是道:

"還是子浩略勝一籌."

"為什麼呀!?"蘇小妹臉色瞬間垮了下來."伯伯偏心,明明是我的比較好!"

范仲淹哈哈大笑,"好好好,除了言之無物,確實是你的好.好得都可以考狀元了,行了吧?"

"哼!"蘇小妹緊著鼻子."本來就是我的好!"

范仲淹不與她爭辨,也不舍得真氣著這孩子.

這幾年,這些老儒全靠這幾個小家伙兒排解逗悶,別看是蘇明允的閨女,可范仲淹就當是自己的孩子一樣.

轉向唐奕道:"天天悶在房中,不覺憋悶?"

唐奕道:"還好,倒不覺得累."

范仲淹點點頭,"張弛有度方是治學之道,給個你差使,全當放松了."

"什麼差使?"

范仲淹道:"眼看來年就是考期,觀瀾明年要應考的舉子頗多,你把諸生戶籍整理出來,開封府衙昨日來了消息,過幾日就要上門來查保.你看看,有沒有戶保不全,籍不入考的,幫著順手補全."

"啊?"

唐奕瞬間臉就拉了下來,這可不是一個小工程,麻煩著呢.

"這事兒讓蘇老泉去啊,干嘛非得我?"

"我爹病了!"不等范仲淹答話,蘇小妹已經搶白開了.

范仲淹這時也接道:"我們幾個老家伙歲數大了,這段時間,書院上下皆是明允一人支應.既要照顧大課所教,又要抽空給諸生私授,卻是累病了.

唐奕聞言一窘,看來自己是有點學傻了,蘇洵累病了,他竟然一點不知道.

"那好吧......"說到這個份兒上,唐奕不應也不行了.

"不過,有個事兒老師得想辦法了."

"什麼事?"

唐奕一攤手,"解額的問題啊!"

范仲淹沉默下來,"這還真是個問題......"

唐奕苦笑,哪里是問題那麼簡單,這是個大問題!

......

解額,故名思意,就是鄉試取解名額的數量.

放在往年,臨考之前,朝廷會給各州府配發解額,也就是一州之地取解幾人.

這個數額不是每個州府都一樣,而是按當地的教育水平來定的.

比如河北諸州,文教昌盛,發解也就多,一般每州二三十之數;西北各州邊夷為主,發解就少.前幾科,像慶州,豐州這種地方,只取一二人.

開封做為大宋首都,發解當然有照顧,一般百人左右,已經達到了慶豐二州的一百倍,多到爆炸.不然,大伙兒也不會削尖了腦袋想到開封來參加鄉試.

但是,今科卻是不行了......

一百多?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觀瀾這一科要應舉的人數就得超過百人,按說太學每科應舉的人數也不少,這一百多個放在哪年都不算多.

但是,觀瀾的水平不一樣啊!

這幫牲口是什麼水平,唐奕這個後來人最清楚不過.要是還按往年開封的發解名額來考,他敢保證,不說把開封府一百多個解額包圓兒了,估計也擠不進來幾個外人.

要真按往年的來,那還了得?大宋舉朝上下就得炸窩.

況且,就算把開封解額都讓觀瀾拿了,觀瀾書院還是不夠,得有落榜的.唐奕也不會干.

所以,今年的解額必須得加,而且加少了都不行.

可是,增減解額不是說加就加那麼簡單的,這本身就已經超出了科舉的范疇,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利益博弈.

不單是觀瀾儒生占了京畿本地學子的名額,京師本地人不能干.

而且,不管朝官也好,各方利益勾連的仕族大戶也罷,誰不想自己的同族同鄉考上的多?

每年中進士的就那麼幾個,哪里的解額多,哪里就機會大.八百只眼睛盯著解額這個事兒,誰多發了解,別的地方肯定是不干的.

往年為了一州一地增減一兩個名額,朝堂上就能吵得不可開焦,何況今天一下多出一百多個妖孽?

輕則打嘴仗,重則是要出亂子的.

......

"你先把明年應試的人數統計造冊吧!"

范仲淹想了半天,覺得還是先把人數統計上來,看看有多少人要考,再去想加解額,加多少的問題.

"剩下的事,老夫去與官家商量."

"行."唐奕道."老師放心,這兩天我就把這事辦了."

范仲淹點頭,實在不行,就只能勸一部份儒生回鄉去考,或者是再等四年了.

......

事情說的差不多了,范仲淹看了眼依舊噘著小嘴兒,憤憤不平的蘇小妹,欣然一笑,"小丫頭,還誰都不服了?"

蘇小妹撇嘴,"服什麼?就是不讓我去考,不然誰也考不過我."

"好好好......"范仲淹順著她說."考不過你行了吧?不過啊,你也得能考才行嘍."

"......"氣得蘇小妹恨恨地一跺腳.

"哈哈......"范仲淹哈哈一笑,頗為享受這種後輩頑皮,使性帶來的愉悅.

不過,不想太耽誤唐奕的時間,也就不再逗她,轉身欲走.

突然想起什麼,又對唐奕道:"對了,純禮最近似是也很用功,你有精力就帶帶他,說不准這小子也能有所建樹."

唐奕應下,目送老師出院.

蘇小妹則是小聲嘀咕,語氣之中有著一絲委屈,"范老三那鋃鐺樣子都能考,我為什麼不能?"

唐奕不接,這是社會現實,縱使他的觀念不覺男女有差,但大勢使然,他也無能為力.

放下讀書的心思,讓蕭巧哥陪著蘇小妹"玩",自己卻是出了小院.

統計戶保麻煩著呢,要是不快點,等府衙人來的時候估計都弄不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