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還有一年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首詞的殺傷力太大了這首詞的殺傷力太大了,毫不誇張地說,秒殺一切的存在啊.

包括蘇子瞻,讓"明月幾時有"轟得渣都不剩了.

心說,咋想出來的呢?確實比我厲害......

......

冷香奴呆愣愣地聽蕭巧哥彈完,依舊不敢相信,這樣一首傳世好詞竟出自那個滿身匪氣的唐子浩之手.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只此一句,別說是寫詞的人,就算是誰唱了,誰都是百世流芳的榮耀.

可惜,這樣一首絕世好詞卻不是寫給她的.

......

而待蕭巧哥曲落,蘇子瞻也回過神來,忍不住朝唐奕一歎.

"學生受教了,先生所作,豪邁不失柔情,凌絕萬丈,情似海深......"

"軾,不足也."

好吧,"先生"都叫上了.

......

"呃......"

這就特麼尷尬了,讓"正主兒"給誇了.

唐奕局促地哈哈一樂,摸著鼻頭,"哈,一首浪詞而已,不足為贊,不足為贊."

本是謙虛,聽到曾鞏等人耳中,卻是何其刺耳.

浪詞?你再給我浪一個看看?

蘇軾做為當事人,與唐奕無形中的一場較量,最是深刻.

此時,他反而收了平時那股子浪蕩氣,較真道:

"先生過謙,確實寫得好."

"一般般啦......"

"不,確實好!"

"都說一般般啦."

"真的好啊......"

"好吧,你說好就好吧!"

王韶一翻白眼,心道,看把你得瑟的.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認,確實好.

正想上前看看唐奕的原詞真跡,不想,蕭巧哥彈完立馬小心地把詞折好,收起來了.

這可是唐哥哥寫的,她來唱的,卻是不會再給外人看了.

......

唐奕本來就是使個壞,給蕭巧哥爭回面子.現在面子也回來了,再不與蘇軾等人費話,又回身沉浸在與蕭譽等人這個小圈子里.

自此之後,不論那邊聊什麼,冷香奴唱什麼,唐奕都沒再摻合,一直陪著蕭譽飲酒說笑,直到深夜.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子時,眾人喝得也差不多了,蕭譽看時辰不早,"行了,且散了吧."

唐奕略一沉吟,"也好,你今天住我那兒吧."

其實,凝香閣也有客房,專供客人醉酒歇息所用.當然,這和睡姑娘閨房是兩回事兒.

但是,今天唐奕出了一首誰都比不了的好詞,這凝香閣,就算唐奕不在這兒過夜,別人也不能住了,這是文人之中不成文的規矩.

所以,唐奕沒讓蕭譽在凝香閣過夜,直接邀他回觀瀾.

蕭譽聞言一笑,"得了吧,還嫌事少嗎?你還敢把我領回去."

"碼頭尋一畫舫快快去嘍,可不與你擠一張床."

唐奕搖頭輕笑,不與他勉強,"那就這麼散了吧."

"就這麼散了!"說著,蕭譽起身,簡單與主家冷香奴道別.算是盡了禮數.

觀瀾儒生一見唐奕他們要走,自也沒留下來的理由,皆是起身告辭.

"唐公子......"

眼見唐奕等人就這麼走了,冷香奴忍不住叫住他.

等唐奕回身,卻又沒了說辭,窘促之間轉向蕭巧哥.

"公子若是有空,不妨常來切磋琴技......"

蕭巧哥聞言,有些動心.說實話,遇到一位琴技高超的知音並不容易.

習慣性地看向唐奕.

唐奕一笑,"想來就來,看我做甚?"

聽唐奕奕這麼說,蕭巧哥終于露出一個甜笑,向冷香奴點了點頭.

......

卓立樓下,依窗眺望,直到唐奕等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夜幕之中,冷香奴依然無法平靜.

抬頭看向半山腰處那所同樣掩映在黑暗之中的觀瀾書院,香奴姑娘忍不住好奇,那是一所怎樣的書院,能培養出一群像土匪一樣的"絕世才子"?

還有唐子浩......

忍不住緩步回身,坐于琴前,玉指輕彈......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

"唉......"

只彈了一句,就忍不住悠然一歎,停了下來,詞再好也不是給自己的.

再次撩弦,流淌而出的,卻是《青玉案》.

這回冷香奴自己都不禁皺眉,想起蕭巧哥只起了一個頭就停下來的曲子,再一想後來唱《水調歌頭》的自然,不像是因為琴而不敢彈奏,她不會是有一首不願意彈給別人的詞吧?

----------

唐奕與蘇軾等人一同回山,王韶瞪眼瞅著走在前面的唐奕,使了半天勁,最後還是靠了上去.

"喂,問你個事兒."

他曾隨唐奕兩年游曆,私下里可是沒那麼客氣的.

"什麼事兒?"

"你剛才......是佳句偶得啊?還是已經到這個水平了?"

唐奕皺眉,"什麼亂七八糟的?偶不偶得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王韶眼睛一立.

"關系到老子用不用破財的問題!"

"哈!"唐奕笑了,終于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

"那你就等著輸錢吧!"

說完,急走幾步,把王韶扔到了後面.

王子純臉色一苦,又追了上去,"你不能贏啊......"

------

中秋一過.

書院上下又開始緊張起來,因為距離大比真的就只剩下一年了.

而唐奕又把王韶他們驚出了一身冷汗,中旬院考,唐奕乙等上.

"完了,完了!真要輸錢!"

大伙兒這回徹底不干了,一回甲等是僥幸,第二回還是乙等上,那就是真本事了.

自此之後,都不用范仲淹敦促,一個個打了雞血一般玩命的苦讀,說什麼也不能讓唐瘋子拿這個狀元.

對此,唐奕卻是不聞不問,安心在小樓學自己的.

這天上午.

正在蕭巧哥和蘇小妹的敦促下作文,范師父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站在旁邊看了半天,唐奕都沒注意.

等終于寫完,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才發現旁邊站了個人.

"老師?您怎麼來了?"

范仲淹不答,先是拿起唐奕新作的文章看了起來.

粗掃一遍,不禁滿意點頭,"嗯,已臻大成!"

"伯伯,看看我的,看看我的."蘇小妹賣弄地把自己寫的東西推到范仲淹手里.

為了陪著唐奕念書,蕭巧哥和蘇小妹有時也會與唐奕用同一命題作文,之後互為比較,細品長短,幫助唐奕提高.是以,此時不光唐奕作了一篇,蘇小妹和蕭巧哥也各有一篇.

范仲淹本來是有正事找唐奕,但是這丫頭鬧得很,老人又挺喜歡她跳脫的性子,平時少不得溺愛,自然順著她的性子,真拿著小妹的文章看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