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徹底玩壞《聽穎師彈琴》
g,更新快,無彈窗,!

能不長見識嗎?

冷香奴重現數百年前的絕響,讓昌黎先先當年之境再聞于世,這已經讓眾人生出平生大慰之感了.

可是,哪里想得到,唐奕身邊那個低調得不行的小姑娘居然還有這麼一手.

冷香奴此時也是詫異難明,甚至可以用震驚來形容.

重新度曲,把詩作融于樂府之中,既要保留昌黎先生原有的詩境,又要迎合樂府曲目調子,若非有超凡的琴藝,是絕難辦到的.

若是真的拿她的《木蘭詞》調配以朗誦,與蕭巧哥的《楚聲.聽穎師彈琴》的唱調相比,實話實說,她的比蕭巧哥略勝一籌.

但,勝的這一籌卻不是琴藝,而是昌黎先生迷詩幾百年的噱頭,有取巧的成份在里面.

單論琴藝,蕭巧哥能以舊曲度之,合詩而唱,要比她找到前人的答案高明得多.

而且,蕭巧哥沉浸曲中,完全是原來的聲音演義,倒是忘了他在扮男人.

現在,冷香奴心中已是連剛剛那一點點爭勝之心也沒有了,知音難覓,不需言語,只是一曲一聲,足已.

......

待一曲終了,只聞蕭巧哥道:"此曲猶琵琶為善,奈何不善琵琶,唯琴代之,獻丑了......"

眾人還沉溺曲中無法自拔,誰還管什麼琵琶不琵琶?

唯獨蘇子瞻心思清明,那叫一個不是滋味.甚至有些妒嫉.

沒錯,就是妒嫉.

怎麼驚才絕豔的女了都讓唐瘋子給占了?誰能想到,那個婢女一般的"蕭青瑤"還有這樣無人知曉的一面.

而冷香奴.

"徐媽媽!"從曲境中回過神來的第一句話,不是贊美,也非別的,而是開口叫老媽子.

"去我房中,把那把琴拿來."

徐媽聞聲一怔,"這......"

冷香奴一笑,"無需多言,取來便是."

眾人不解,琴?什麼琴?

不多時,很不情願的徐媽從里間抱出一個檀木條盒,雙手捧著交到冷香奴手中.

冷香奴小心接過,轉向蕭巧哥,"姑......公子看看這反琴,可配得上公子的琴技?"

蕭巧哥不敢接,看向唐奕.

唐奕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看看怕什麼?又沒說送你."

蕭巧哥點頭,一臉期待地接過.

好琴藝之人,又有哪個不愛琴呢?蕭巧哥當然也好奇這條盒之中裝的是一把什麼琴.

放在矮幾之上,緩緩打開.條盒之中陳著一個暗紅的絨套,想來絨套之中就是琴了.

再撥開絨套,只看一眼,蕭巧哥就再難移開目光.

端是一把好琴!

那是一把暗紅色的七弦長琴,琴身並不規則,好似因材而造,順應材料本身的形狀雕琢而成.但不顯丑陋,卻獨添幾分渾然天成之美.

琴頭色淺,琴尾略黑,保養得極好,一看就不是凡品.

蕭巧哥輕輕地撫摸著琴身,忍不住輕聲問道:"此琴何名?"

冷香奴輕輕一笑,"一把古琴罷了,何來的名字?公子不妨試試,可還喜歡?"

蕭巧哥忍不住撥弄了幾個音符,乍一出聲,就連唐奕這種外行都聽出這琴音色極美,不是剛剛二人用的那把琴可比的.

冷香奴閉目聆聽,心中盡是得一知音的喜悅,平生出伯牙遇子期的感覺.

好琴,就當與知音同享才是.

"是《玉青案》......"

只是幾個音階,冷香奴就聽出蕭巧哥彈的是《玉青案》的詞牌.

正准備細聽,蕭巧哥的琴音卻乍然而止.

冷香奴凝眉,"怎麼不彈了?"

蕭巧哥看著古琴,不舍地搖頭,"這琴太貴重了,彈壞了,怕是要把香姑娘心疼死的."

這把琴確實太好了,好到蕭巧哥都有些不舍得碰.

當然,還有另外一層原因,一時忘形起手就是《玉青案》.

那首《玉青案.夕元》是唐哥哥送給她的,她不舍得給外人聽了去.

冷香奴一笑,卻是抬頭看向唐奕,"若不是唐公子提前堵了香奴的嘴,這琴本就打算贈于"公子"的.只是彈奏,又有何不可?"

唐奕一滯,隨之輕輕搖頭,"姑娘這推詞可是有些牽強,你若真送,我一定不攔."

冷香奴毫不示弱一挑眉頭,"此話當真?"一副真要送琴的架勢.

"別別別!!"蕭巧哥急忙擺手."怎可奪姑娘所愛,萬萬使不得."

唐奕則道:"無妨,給你,你就拿著."

......

三人之間你來我往,倒不像爭吵.而是......

蘇小軾終于不淡定了,特麼唐子浩,你還有沒有點人性!?怎麼是個女人都往身邊劃拉?看冷香奴那作派,把琴送給蕭巧哥是假的,順帶附贈一個小娘子倒像是真的.

"咳咳!!"蘇軾故意使勁兒清了清嗓子.他覺得,該做點什麼了.

"香奴姑娘,可否請文房筆墨一用?"

三人一怔,唐奕順勢收了聲,蕭巧哥也依依不舍地離開了那張古琴.

冷香奴抿然一笑,也只得把蕭巧哥放回坐位.

"公子,這是有佳句偶得?"

蘇子瞻暗道,不得不行啊,不得,一會兒就沒我什麼事兒了.

"時才聞香奴與英台兩曲,心有所悟,卻有偶得."

冷香奴聞聲,給徐媽媽使了個眼色,去取文房四寶了.

筆墨可不是偶爾會用,而是青樓必備,來的客人要是不留下點什麼,都不好意思再來.所以,連墨都是研好的,隨時備用.

待筆墨上來,蘇軾略一沉吟,落筆生輝,一首宋詞便逐漸展現在眾人面前.

"乙未中秋,歡飲達旦,昌黎迷詩二度聞世,吾幸睹千古奇觀于凝香......"

"軾好音,然不專曲,只知縱論古今琴詩者,獨《聽穎師彈琴》最善."

"今聞二曲,感之,賦詞以敬香奴賜曲."

......

這是詞頭,而非正文.一般文人寫詩填詞都會有此詞頭,意在寫明白,這首詞是怎麼來的,寫給誰的.

而這幾句寫的已經再明白不過,是送給冷香奴的.

曾鞏等人這時也靠了過來,不得不說,在填詞做賦,寫文章上面,他們有一個算一個,誰也比不過這個才十八的倒黴孩子.

冷香奴也忍不住好奇,探頭過來,只見紙上躍然一首絕世好詞!!

"昵昵兒女語,燈火夜微明."

"恩怨爾汝來去,彈指淚和聲."

"忽變軒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氣,千里不留行.回首暮云遠,飛絮攪青冥."

"眾禽里,真彩鳳,獨不鳴.躋攀寸步千險,一落百尋輕.煩子指間風雨,置我腸中冰炭,起坐不能平."

"推手從歸去,無淚與君傾."

.....

王韶差點沒哭出來,他-媽的,怎麼又是"昵昵兒女語!?"

今天晚上,是要把昌黎先生這首詩玩壞的節奏啊!!

你們這麼牛逼,家里人知道嗎?還讓兄弟們怎麼在這兒坐得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