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兩個大忽悠
g,更新快,無彈窗,!

"我信你!"蕭譽略有艱難地說出這句.

唐奕聞聲颯然一笑,"蕭兄,你不用信我!你只要相信,耶律洪基的大遼對大宋沒好處,耶律重元的大遼對大宋更沒好處,只有蕭家的大遼對我大宋才是有好處的,就行了."

"......"

蕭譽呆愣愣地看著唐奕,這句倒真是實在得不能再實在了.

"唉~~!"蕭譽長歎."是為兄有些多疑了,說來說去,倒說成了交易一般,全無兄弟之情了."

唐奕沒接,低頭滿飲了一杯.

有一句話唐奕沒說,因為還沒到說的時候.

------

冷香奴陪著蘇軾等他續話,心思卻是時不時地朝唐奕這邊瞥上一瞥.

幾人聲音不大,且聽不見說的是什麼,但從表情上不難看出,聊的必是隱晦之事.

冷香奴暗道,看來,坊間傳聞唐子浩與大遼勾連頗深,並非虛言.

心下頓時更生幾分鄙夷,幾月前,封丘門下慷慨陳調,句句可敬,字字千金,可是暗地里,不還是與遼人稱兄道弟,一團和氣?

......

"香奴姑娘?香奴姑娘?"

卻是冷香奴略有投入,一時出神.蘇軾輕喚幾語,冷香奴才回過神來,抿然一笑,"讓公子見笑了!"

卻是沒說為什麼出神.

蘇軾沒客氣地說:"沒關系!"而且是又一次一臉陶醉,"香奴姑娘連呆坐都這般韻味十足,小學怕是要把魂都丟在這凝香閣了."

章惇啊,真想把酒杯砸他腦袋上,你特麼還能再肉麻一點嗎?

可是,這就是章子厚不懂了,特麼姑娘家還真就吃這一套......

冷香奴輕笑,"公子說笑了,凝香閣說到底也只是章台北里之地,香奴亦不過是個青樓女子,風塵豔客."

"公子才學滿腹,前程無限,又怎可把大好人生浪費在這種地方呢?"

"浪費在這種地方"這句冷香奴故意咬得很重,聲調亦高上幾分,還忍不住掃了眼唐奕那邊.

言語之中,盡是幽怨,自嘲,尚有幾分無奈.

這句顯然就是說給那邊的人聽的.

......

章惇等人聞言,不怪冷香奴話頭轉得生硬,倒是恨恨地剜了蘇軾一眼,就是這貨提什麼凝香閣,害得香奴姑娘自哀自歎,那副我自猶憐的樣子,真讓人心疼.

可是一時之間,眾人竟也無話可說,不知如何安慰.

......

這個時候,蘇軾的本事再一次凸顯了出來.

"香奴姑娘為何如此作踐自己呢?以小學看來,卻無半點不妥."

"哦?"

蘇軾清了清嗓子,朗聲道:"首先,青樓一說,本就不是什麼壞詞,姑娘何必要自尋煩惱?"

不等冷香奴多問,蘇子瞻又繼續道:"青樓者,華致之雅舍也,前人亦代指豪門大戶,本就非是貶義."

"《晉書-麹允傳》云:'南開朱門,北望青樓.’此青樓義為貴人之宅也."

"另一說始于齊武帝,《南史-齊紀下-廢帝東昏侯》云:'武帝于興光樓上施青漆,世人謂之青樓’.這就更不得了,是為帝王之閣也."

"然,不管如何追源,亦不管是指代豪門大戶,或專指帝王之居,都絲毫不能改變青樓高貴雅致的品質."

"傳至唐時,青樓之名專司風月,以青樓謂之,這本身就是文人墨客對青樓美態的一種美好寄許."

"縱至今朝,青樓又旁生出諸多稱謂,章台,北里,平康,行院.然不論謂何,亦無法改變青樓之所風花雪月,琴棋風畫,盡聚于此的雅名."

"身在雅居,名同雅所,姑娘又何來哀怨呢?"

"......"

"......"

曾鞏,章惇,王韶他們都聽傻了,心道,胡說你也就比唐瘋子差那麼一點點了.

可蘇軾說得起性,根本就停不下來,這就是蘇仙的威力啊!張嘴就是揚揚千句,出口就是錦繡文章.

別看才十八,有些東西那是天生的.

"依軾之見,姑娘之哀怨不得自己,更怨不得旁人,一切皆是杜牧之那厮的嘴賤!!"

又特麼關杜牧什麼事兒?

只聞蘇子瞻道:

"一句'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不知辱沒了多少青樓女子的濟世情懷?又把這無情的惡名,安在了多少有情娘子的身上!"

好吧,曾鞏他們算是徹底服氣了,這孫子為了泡妞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引經據典把"青樓"二字好通誇,最後更是把所有的黑鍋都甩給了杜牧.估計杜牧要是泉下有知,埋了兩百多年的棺材蓋肯定是摁不住了.

......

而冷香奴此時才真正地好好看了蘇軾兩眼,身子微微前傾,"公子......有心了."

蘇軾哈哈大笑,"言重,言重."

不想,冷香奴卻道:"公子之言端是有理,然人貴在自知,時至今日,此青樓已非彼'青樓’.青樓之中的雅人更添了幾分俗氣,這一點,香奴還是知道的."

蘇軾急道:"姑娘怎......"

不等他說完,香奴已經打斷他,"不信,你問問唐公子又是怎麼看待我們這些風塵豔客的呢?"

"......"

這轉得也太突然了,怎麼一下就扯到唐奕那去了?

其實,冷香奴是在賭氣,也是在使小心思.

賭氣的是,來了她的地方,卻不把她放在眼里.

由此可見,對于唐奕帶著女人來凝香閣,又無視她的存在,冷香奴心中也是頗有微詞的,問唐奕卻是有些有意為難的心思了.

......

直到場中鴉雀無聲都看向自己,唐奕才算反應過來,怔怔四顧,"問我??"

"對呀,莫不是唐公子沒聽見?"

唐奕苦笑,沒聽見才怪.蘇軾那破孩子為了顯擺,恨不得把房蓋兒掀開.

"呃......"

唐奕被架在那,不答是不行了.

略一沉吟,"其實,無論是古之青樓王閣,還是今之章台北里,又有什麼區別呢?只不過是個稱謂罷了,關鍵還是看里面住的人."

"王閣里住的是昏君廢帝,勾欄里住的卻是巾幗紅纓,何為重?何為輕也?"

眾人忍不住低頭深思,唐奕說的沒錯,王閣之重,而非人重,勾欄之輕,亦非人輕.

只聽唐奕繼續道:

"英雄每多屠狗輩,俠女從來出風塵."

"古有高漸離為友荊柯複仇,蕭何與劉邦之誼至死輔佐,楊素侍妓紅拂女千古流名."

"可見,身居之所貴賤與否,實不足哀也."

"唯恪守本心,自惜如蓮,方為重也.何以哀?"

"......"

"......"

唐奕說完,半天場中依舊無聲.

章惇狠狠吞了口唾沫,心道,倒是忘了,蘇子瞻再能忽悠,又哪里是唐子浩的對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