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交心
g,更新快,無彈窗,!

也難怪蘇子瞻會成為千古風流第一人,這位現在才十八,但卻已經把風月班頭的潛質暴露無疑了.

章惇,王韶見了冷香奴無不肅穆,連曾鞏,張載這種過了而立之年的成年人也能有所收斂,一改樓下的張狂無忌,倒像是幾只抱著團的鵪鶉.

唯獨蘇軾一人依舊落落大方,來到冷香奴面前毫不怯場,安然而禮,不卑不抗,甚至連那股子傾慕之情也是絲毫不加掩飾.

"見過香奴姑娘,今日得見,實乃三生有幸."

冷香奴忍不住好好看了蘇軾一眼.

但也僅僅是多看一眼罷了,紅唇輕啟,貝齒唏合,依舊是那般云淡風清:

"諸位公子,請......"

說完,紅裙一蕩,率先向里面的花廳而去.

蘇子瞻又是一陣恍惚,"醉了,醉了,一顰一笑盡是風情,軾,歿于此,亦不為憾......"

"......"

蘇軾這歎句可是一點不加掩飾,盡數進了香奴的耳中,忍不住掩口輕笑.暗道,這小書生端是有趣,倒是個直來直去的性情中人,這麼一會兒已經兩次出口輕佻了.

當然,這是蘇軾有前面有一句"紅顏一瞬百千秋,四海花墉再無春"的佳句鋪墊.不然,也只能被人認做是登徒子了.

沒辦法,現實是殘酷的,有文采的,就是直率坦蕩;沒文采的,就是潑皮無賴.

就好比約炮:

"你想和我睡覺嗎?"這是流氓.

"你願意和我一起迎接黎明嗎?"這是徐志摩.

......

"公子,請!"

蘇子瞻這句"要死要活"的話終于贏得了冷香奴的一絲熱絡,再次相請.

蘇軾大喜,緊跟冷香奴身後.

而章惇則是一翻白眼,"娘的!估計今天又沒哥幾個什麼事兒了."

......

隨著冷香奴進到花廳,章子厚本來就氣不順,看到坐著的那幾位更是眼珠子一瞪,特麼宋為庸他們怎麼也在!?

合著這趟不但沾了唐子浩的光,還有這幾個頭紈绔?

此時,宋楷,龐玉,尤其是賤純禮那叫一個得瑟:

"來啦......"

"樓下等半天了吧?"

"坐吧,坐吧,別把自己當外人."

你大爺的!!

要不是絕色在側,章惇恨不得上去生撕了這幾個賤人.

......

冷香奴卻根本不在意他們之間的小心思,只是眉頭輕皺,多看了一眼早一點就自己進來的唐奕.

這個傳說中的唐瘋子,當真是有幾分狂顛之意,不但自己進來了,而且都不用她安排,自己找地方已經坐下了.

此時,唐子浩左邊是那白衣女子,右邊是那"絕美儒生",身前是早到的宋楷,龐玉等人,還有那個契丹人,圍坐一團,早就熱絡地聊開了.

就連冷香奴進來,唐奕都沒抬頭看上一眼,好像根本就沒她這麼人一般.那份從骨子里生出的不屑,任誰都不可能無視.

......

可惜,唐奕還真不是那個意思.

他來這兒就是和蕭譽一起過中秋,而不是來泡妞兒的.

與蕭譽已有多時未見,此刻正聊得投入,哪里顧不上什麼美人恩重的香豔呢?

--------------

"聽說,大郎今旬取了觀瀾甲等,當真可喜可賀."

"得了,我什麼水平你還不知道?蒙的!"

蕭譽一笑,"那還真是會蒙,我一個遼人都知道,觀瀾的甲等可不好拿."

唐奕不接,倒是想起還沒給蕭譽介紹.

轉頭指向曾鞏那邊,"那幾位都是我觀瀾書院的儒生,曾子平,章子厚,蘇子瞻,王子純,張子厚(張載與章惇同字.)....."

蕭譽爽聲應下,向那邊環手而揖,"外臣蕭譽,大伙兒不必客氣,今日蕭某做東,還望盡興!"

曾鞏等人訕訕回禮.

現在宋遼之間可沒有前幾年和睦了,再加上唐奕有意地給觀瀾的儒生們洗腦,他們對遼人可是不待見得很.但是,礙于是唐奕的朋友,也只能草草回禮,不生枝節.

這時,唐奕道:"玩你們的吧,不用管我們."

說完,回頭不再理會蘇軾他們這邊的動靜.

"怎麼樣?最近沒人到遼館去找麻煩吧?"

"沒有?"一提起這個話茬兒,蕭譽臉色就變了.

"端是讓你害的不淺,這幾個月,我那使館什麼都不用干,光洗大門就夠忙活的了!"

"哈......"唐奕忍不住大笑.

他在城門之下一頓忽悠,倒黴的就是汝南五府和大遼使館.

汝南王府還好些,畢竟是皇親,沒什麼人敢去鬧事.遼館卻是不行了,這種煽動民情的事情,開封府衙本就是睜一眼閉一眼.所以,不用親眼去看也知道,遼館的日子不好過.

唐奕笑過,也只能安慰道:"忍一忍,大事重要."

"忍一忍......"

蕭譽看著唐奕,"大郎,說心時話,我真有點不知道該不該忍了."

"你給我說句實話,你這麼做真的對我蕭家有利嗎?不會最後把我一家都給賣了吧!?"

唐奕白了他一眼,"說什麼呢!放心吧,耶律重元一定不會贏!"

"我不放心!"蕭譽瞪著眼睛."有些話早就想說了,只是撈不著機會,正好今天你我說些交心之言!"

說到這兒,蕭譽苦著臉,"萬一耶律重元得朝,那我蕭家可就徹底完了啊!你可不能拿我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開玩笑啊!"

蕭家現在與耶律洪基怎麼不合,那也是現在.當初,耶律洪基與耶律重元爭儲的時候,蕭家可是出了大力的,一旦耶律重元得朝,蕭家可就慘了.

唐奕聽罷,放下酒杯,蕭巧哥很自然地給他斟滿,倒是忘了她現在是男兒身,此舉有些突兀.

"既然這樣......"唐奕沉吟了一下道."那今天就把話都說開吧."

"耶律重元若反,除了兵力足夠,要有一個必備條件."

"什麼條件?"

"後方維穩!"

"後方......穩?"蕭譽斟酌著唐奕的話,猛然道:"你是說大宋!?"

"對!"唐奕點頭."他想起兵,必須要保證大宋不與耶律洪基夾而攻之.所以起兵之前,他必要先取得大宋的支持.也就是說,他什麼時候反,第一個知道的就是大宋的朝廷."

"那......那這和耶律洪基那邊有什麼關系?和他敗不敗有什麼關系?"

唐奕道:"我向你保證,大宋第一個知道,你是第二個知道,耶律洪基第三個知道.而且,一定得經由你的嘴告訴他!"

蕭譽良久不語,最後重重點頭.

"好,我信你!"

......

--------

有的書友著急了,說這段寫得慢.

別急,可以告訴你們的是,這段很重要,幾乎貫穿後面的所有情節.

用心看吧,能不能看出點什麼,各憑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