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火焰一般的女子
g,更新快,無彈窗,!

徐媽可以不知道觀瀾書院里養的都是有文化的土匪,也可以不知道街上的姐兒們為什麼對這些土匪趨之若騖.但是,她不能不知道,觀瀾里還有一個唐子浩.

大宋朝誰不知道回山還藏著個唐瘋子?

"唐唐唐,唐公子......"徐媽子臉色煞白,說都不會話了.

這位,她真惹不起.

別說她了,誰又惹得起唐瘋子?

一著急敢沖張堯佐的府邸,當街扇皇族大耳刮子的主兒,就憑剛才那幾句話,把這凝香樓拆了都沒處哭去.

......

"哎呦喂!"徐媽子猛的一聲哀叫,三兩步躥下樓梯,來到唐奕面前,揚手就給了自己一個嘴巴

"瞧老身這張臭嘴!"

抬眼看向唐奕,"公子大人大量,莫和老身一般見識,老身......老身就是個說不出人話的爛樁子嘛?"

"噗......"

眾人無不大樂,這老媽子換臉換得真快.不過,端是解氣.

王韶心說,讓你不待見我等,這回知道惹了誰吧?

可是不想,唐奕一眼瞪過來,大伙兒生生把笑意憋了回去.

......

唐奕略一沉吟,微微長歎,微笑著緩步上前,扶起老鴇.

"徐媽媽多心了,大過節的圖個祥甯,哪來什麼一般見識不一般見識的."

"倒是徐媽媽別見怪,我們觀瀾的學生行事不拘小節,雖然隨性了些,但也不是不講理的渾人,徐媽多體諒."

唐奕話說得極為誠懇,因為就在剛剛,他有了一絲明悟.

觀瀾的本意是好的,他的用心也不可謂不良苦.他要強宋,要身邊有一群和他一樣跳出禮教的瘋子,于是有了曾鞏,章惇等人現在的樣子.

可是,瘋子終究是瘋子,野蠻說什麼也上不了台面,更不可能被當下的價值觀所理解.

以前他很少接觸民間,還不覺得,只當這樣的觀瀾有活力,挺好的.

可是現在,他能軟語相向,也是明白這一點.

--------..

唐奕是誠懇,徐媽子卻絕不敢受的.畢竟在外人眼里,唐奕這個人是個奇人,能人,同時也是一個狠人!

這麼多年,別說她一個花館子里的老媽子出言不遜,就算是朝中大員,皇親國威,得罪他的,有幾個有好下場了?

"唐公子,折殺老身,折殺老身啊,老身有錯,老身嘴賤......"

唐奕搖頭,滿是無奈.瘋子之名已經深入人心,解釋再多也是徒勞.

算了......由它去吧.

翻手從懷里摸出一把金葉子,也不管多少.塞到徐媽手里.

"且不說這些沒用的,好生招待便是."

"不敢,不敢..."徐媽哪里敢接,死命的往回推.

沒接都不定有什麼壞事等著,再收了他的錢,那還有好?

有些人,特別是底層的人,你越和她客氣,她就越沒底.

............

"公子一番美意,媽媽安心收下便是."

正在徐媽推脫之際,樓上突兀地傳來一個女聲,把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唐奕抬頭一看......

火焰!

二樓廊道上,綻放著一團赤色的火!

那一瞬間,唐奕感覺滿眼都被紅色占滿,再無它物,心跳都漏了一拍.

......

不論古今,紅色,都是最難駕馭的色彩.

不得體,便會奪了主人的光彩;不恰當,又會讓人覺得刺眼,壓不住便成了媚俗.

只有最好的容貌,最出眾的氣質,才能降服那隱藏在大紅之下的妖豔.

而樓上的這位女子,此時就是一身如霞如火的紗裙,正是妖豔大紅.

珠釵半髻,余絲瀑下,杏目如星,粉頰似玉,一點朱砂紅唇與赤色絲裙相得益彰.

近乎完美的五官,和一雙挽于身前的玉手,成了紅色之中唯二的兩點雪白,讓人看一眼就再難移開.

她就那麼靜靜地站著,好似什麼都看見了,又好似什麼都沒入眼.

如一團奪人眼球的火焰,高高在上,卻沒有一絲燥動.

......

"完了,完了......"蘇子瞻呆愣愣地看著那團火紅,眼皮都舍不得眨一下.

"紅顏一瞬百千秋,四海花塘再無春."

"唐哥兒,我想我是戀愛了......"

唐奕無語,怎麼就戀愛了?

淡定地把金葉子塞到徐媽子手里,"既然姑娘都發話了,徐媽媽就不必推辭了."

樓上那團火莞爾一笑,"還不謝過公子,請公子上樓?"

唐奕一揚嘴角,也不說話,徑自踏上樓梯.

身邊守著君欣卓和蕭巧哥,還有一個大宋公主,個個都不差,對于樓上這位美女,也只不過是一瞬間的失神罷了,可沒蘇子瞻那般豬哥像.

更何況,同樣是因為身邊已經有了君欣卓和蕭巧哥,還有一個大宋公主,已經夠讓唐奕頭疼了,更沒心思再招惹別人了.

可是,蘇子瞻卻不行了.

唐奕上樓,蘇軾自然要跟著,可是這貨縱使在爬樓梯,眼睛也沒離開過樓上的那團火.

但是,賤賤的蘇軾雖然色迷心竅,卻也沒忘跟王韶他們顯擺一下,"諸位慢坐,小弟先行一步啦."

"日!!!"

王韶,章惇本來也是魂兒不在身上,卻讓蘇軾一句話給打回了原形,惡狠狠地瞪了蘇軾一眼,讓這貨又搶了先.

但是,蘇軾得色大勁兒了......

一是得意,二是心思都在樓上那團火身上,忍不住搶到了唐奕的前面.

唐奕當然不會生氣他搶了先,卻因為蘇軾閃了過去,想起了王韶他們.

腳步一頓,默然回身,見連孩子都挺老大的曾鞏都有點把持不住了,如今只能遠觀,不可近攀,也是一副百爪撓心的可憐樣子,不由一聲輕笑.

"都愣著做甚?還不上來!?"

......

"愣......"

王韶還沒反應過來,卻是章惇猛的一震,推了他一把.

"唉......,這就來!"

章惇大喜,心說,還是唐子浩厚道啊,忙不跌地就往樓上躥.

這時眾人哪能還不明白,這是沾了唐奕的光,能與那團"火"同席而坐了,頓時皆是三步並作兩步地攀上了樓梯.

蘇軾一見章惇等人都跟著上來了,心里不由一陣哀嚎,暗罵唐奕不厚道.

......

徐媽手里端著金葉子,想攔,又不敢;不攔,可正主兒還沒發話呢,唐瘋子怎麼就喧賓奪主了?

無助地看向自家姑娘,卻見那團火紅依舊風輕云淡,自始至終未發一言.

唐奕上得樓去,來到那團火身邊,輕笑點頭,微微頷首,然後就沒事兒人一般,徑直朝著里面去了.

那紅衣女子也一點都不覺唐奕拿架子,更是不覺意外,輕輕一扯嘴角,算是見過.

倒是對唐奕身後的蕭巧哥和君欣卓身形矮了下去,鄭重地一拂.

蕭巧哥一頓,下意識地想躲,心中忐忑道:不會真像唐哥哥說的,她看上我了吧?

......

可是,哪里容她多想,章惇,王韶等人已經擠了上來.

"這位想必就是香奴姑娘吧?"

"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

......

----------

PS:推書《這個天國不太平》,欺負曾國藩和林肯的穿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