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還有臉報名號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這一腳踹出去,把蘇子瞻踢得一樂,"嘿嘿,你讓我多玩兒會嘛!"

而那邊,曾鞏,王韶等人也終于看到了蘇軾身後的唐奕.

"小唐教諭,你怎麼......"

好吧,王韶一看唐奕一臉看戲加氣定神閑,蘇軾心虛地嘿嘿賤笑,多少猜出點什麼.

"不會是,不會是你帶他來的吧?"

唐奕微笑不語,王韶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一指蘇軾,"好你個蘇子瞻!"

"我還真當你是才冠京師,收了香奴姑娘的芳心.原來是狐假虎威,借他人之名來蹭吃蹭色的!"

蘇軾不接話,躲到唐奕身後.本來也沒想在他們面前裝13,只不過想逗逗他們罷了.

王韶本來就等得氣極,又讓蘇軾這貨好生戲弄,瞪著眼睛道:"等回去再收拾你!"

章惇也氣不過,恨恨道:"回去看你還怎麼裝他娘的!"

蘇軾無聲地在唐奕身後苦臉作揖,意在求饒.

鬧著玩嘛,回去挨收拾就不好了吧?

唐奕壓了壓手,"行了,行了,鬧一鬧就得了,讓人看了笑話."

說著,四下掃看,不由皺眉.

這凝香閣裝飾倒不算奢華,但勝在雅致,別有一番風情在其中.

可是......

特麼人呢!?

蘇子瞻他們鬧騰了這麼半天,連個人影都不出來支應,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吧?

"老鴇!人呢!?"

王韶聞聲一弱,"別叫了,徐媽媽忙得很."

唐奕算是服氣了,恨鐵不成鋼地指著這幫憨貨,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這一點上,蘇子瞻也好,王子純也罷,還真不如宋楷,龐玉那幾個二世祖.

這幾位畢竟是白身,再有才學,氣勢上還是弱了一點.不像宋為庸他們,老子位高權重,什麼場面都見過,即使再好的娘子,也能把持得住.知道什麼樣的場合,自己應該在什麼位置.

不像這幾個,讓人晾在這兒,還覺得理所應當.

"老鴇子!"

唐奕又嚷開了,語氣之中更添幾分不悅.老子好不容易打出三兩百煉鋼,到這兒怎麼又化成繞指柔了!?

可這怪誰?還不是怪唐奕自己?

好好的俊書生,都讓唐奕變成了活土匪,見天憋在書院里見不著陰氣,出來之後,可不就這樣了?

...................

不過,一碼是一碼,這凝香樓也真是夠可以的了,就算再不待見這群莽夫,你也不能樓下都鬧翻天了,主家卻連個面兒都不露吧?這哪里是開花館?這是開大廟啊,供的都是神啊!

......

那話說回來,人呢?

其實,人早就出來了,只不過是沒露面罷了.

也不怪凝香閣的人拿頂,實在是沒見過這樣兒的.

開花館子,迎四方客,必是八面玲瓏的人物才能撐得起場面.南來北往什麼樣的人沒有,沒有個七竅玲瓏心那還行?

就算客人再不濟,起碼的體面凝香閣還是懂的.

可是,閣里的老媽子縱橫歡場數十年,確實什麼世面都見過,什麼人都哄過.但,真沒見過這麼"野"的書生啊!

初到回山,對觀瀾書院又不了解,冷香奴生性孤冷,自視清高,又不願意與同行多接觸,哪知道觀瀾書院里養的其實就是一群"活土匪"?

更不明白,為什麼一到早上,滿街的娘子們會特意起個大早,依窗嬌望,只等一群打著赤膊的"粗人"鬧哄哄地跑過去,所為何事.

其實,打蘇子瞻一進門,老媽子就知道了,想迎出來.可是,一看他和隔間里的認識,就又縮回去了.

在老媽子看來,把隔間里那幾位留下來都是個天大的錯誤.就沒見過這樣兒的,拿著嗓子,葷素不忌,整個就是一群穿著儒袍的田把式.

至于送上來的詩詞文章,倒是挺好.可不定是花了多少銀錢,從哪個窮酸手里賣過來,招搖撞騙的呢!

想到這些,老媽子都頭疼.

這是怎麼了?樓上坐著幾個二世祖,陪著個契丹蠻子;樓下一群跟土匪差不多,都要把樓頂給掀了.這個節還過得好嗎?

現在倒好,來了個更橫的.

要不是唐奕叫得歡,老媽子都抱著由他們去,只要不沖上樓攪和就行了的心態.

可是沒辦法.那邊已經嚷開了,再不現身就說不過去了.

深吸一口氣,徐媽子暗自打氣,"怕你不成?我徐娘子什麼場面沒走過?什麼潑皮沒見過?怕你們一群半大小子?"

一甩絲帕,立時臉上笑容燦爛地閃了出去.

"喲~~!!別嚷了,別嚷了!一條街都知道公子來了咱們凝......"話說到一半兒,卡住了.

好吧,徐媽縱使早有准備,可是一出來才發現,還是准備不足啊,只見那新進來的公子身邊,居然還站著個天仙似的嬌娘.

徐媽這個氣啊,您糙一點咱也就忍了,可帶個姑娘來是什麼意思?瞧不上咱們凝香閣?自備?

這是開館子的大忌,丟不起這個人.

挺好的臉色立馬垮了下來,微微側身站在樓梯上,居高臨下地冷哼道:"這倒是新鮮了,公子來我們這種地方,怎麼還帶個姑娘啊?"

唐奕輕笑,"怎地?不行?"

"行......"徐媽陰陽怪氣地的拖著長音兒.

"怎敢說不行?咱要是說出一個不行,就公子這作派,還不砸了咱們的破屋?"

唐奕樂了,這老媽子挺有意思.脾氣不太好啊.

從她一出來,先不問客從何來,所為何求上看,顯然人家早就注意著樓下呢.再想想自己訓出來的這群活土匪,唐奕也就理解了,並不是真怠慢,而是拿這群土匪沒招兒了.

只聞那老鴇子繼續道:"還要敢問公子大名了,以後也得讓街面兒上知道知道,是哪家的公子這麼有'規矩’,帶著娘子逛花館子了."

"噗......"

這回,王韶他們都樂了.一是唐奕確實夠絕的,帶著君欣卓來凝香閣;二是樂這老鴇子不知道眼前的就是唐瘋子,比這渾的事兒干的多了去了.

而唐奕想通緣由,讓老媽一頓冷嘲熱諷也不生氣,反而玩心大起,一反常態,恭敬地長揖而禮:

"唐奕,唐子浩,見過徐媽媽......"

徐媽子一撇嘴,"呵,當真不是俗人,還有臉報名?"

"唐......"

"嘎......"一口氣沒上來,徐媽子差點背過氣去.

"唐子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