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女人眼里也是西施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越發好奇,蘇軾只得給他解釋了起來,這個冷香奴為什麼不待見他們這些儒生.

"這位香奴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娘子,人家是志在下屆花王的奇女子."

"此番特意跑到回山來開閣,也根本不是沖著錢財與我們的那些淺學來的."

說到此處,蘇子瞻一臉的憧憬,"香奴姑娘志在高遠,是來向咱們觀瀾的幾位師父求詞的,哪有閑心應付那些狂蜂浪蝶?"

......

唐奕這個咯應啊,嘴都咧到耳根子了,瞅著蘇軾,聲兒都變了.

"特麼瞅把你給賤的,人家沒瞧得上你,你還特高興唄?"

"呃......"蘇軾一窘,訕訕道."今時沒看上我,很正常嘛!早晚有一天,香奴姑娘會知道我的誠意,說不定借今晚之機,就能對我蘇軾刮目相看呢?"

"......"沒救了.

唐奕覺得,有必要好好提醒一下這孩子.

"矜持點!"

"子瞻啊,你可是勵志要做大宋風月班頭的男人,怎麼能讓一支鮮花阻攔你的去路呢?"

不想,蘇軾根本聽不進去,強辨道:"若是這一支都搞不定,又怎麼撲身花海呢?"

......

"你愛怎麼著,怎麼著吧!"

--------

回到小樓,蘇軾在外面等著.

唐奕進去一看,好嘛,蕭巧哥換了男裝好不俊秀,而君欣卓也是穿了一身月白鏤花的白裙,一改往日的颯爽英氣,平添幾分溫宛.

唐奕滿意地幾番品鑒點頭,嬉笑道:"咱唐家小樓里的姑娘,端是外面的女人沒法比的,可文可武."

看向蕭巧哥,更是過分地道:"可男可女......"

蕭巧哥氣結,卻毫不示弱地一嘟小嘴,"若是封了你的花嘴,唐家小樓那才叫完美呢."

"哈哈."唐奕開懷大笑,推著二人出門."走走走,陪哥哥去逛花館子!"

"......"

"......"

蘇小軾在院外看唐奕帶著君欣卓和男裝的蕭巧哥出來,詫異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君姐姐也......"

好吧,帶著女人去青樓,可著大宋朝也就唐子浩干得出來了.

不過,蘇軾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都這個時辰了,他急得很.再加上要去的地方是凝香樓,心思早就不在書院里了,哪還管唐奕帶什麼人.

是一路小跑走在最前,生怕去晚了香奴姑娘讓宋為楷那個二世祖給搶了去.

可是,奈何唐奕一點都不急,與君欣卓,蕭巧哥一邊在山道上晃蕩,一邊抬眼看月,低頭望街,還三五不時地低聲細語,好不愜意.

蘇軾沒辦法,誰讓他是來"蹭局"的呢,正主兒不到,他走再快也沒用.

只得快走幾步,停下來,快走幾步,再停下來.

......

"一會兒是去凝香閣?"蕭巧哥與唐奕閑聊.

"對啊."

唐奕左邊靠著君姐姐,右邊貼著蕭巧哥,很有左擁右抱的感覺.一聽蕭巧哥也知道凝香閣,很是詫異.

"你也知道冷香奴?"

蕭巧哥點頭,"卻是聽靖瑤姐姐提過的,說是美豔無雙,男人看一眼魂就被勾走了呢."

這話里明顯帶著酸味兒,就看唐奕怎麼回答才不打翻醋壇子了.

唐奕聞言,立馬板起了臉色,"那你一會兒少說話,也別正眼看那個什麼香奴!"

蕭巧哥無語,這個無賴......

"關我什麼事?難道是怕我說多了,耽誤了你的好事不成?"

唐奕上下打量她,"這麼俊俏個嫩書生,我一個大男人都忍不住要吃了你,何況女人?被她留下過夜,我找誰說理去?"

"噗......"

蕭巧哥面紅耳赤,君欣卓卻忍不住笑出了聲兒.

"不許笑!"

唐奕又把炮口對准了君欣卓,"別當沒你事兒,也給我注意點!"

君欣卓真是哭笑不得,"又有我什麼事?"

唐奕一本正經地道:"像你這種冷美人,男人眼里你是西施,不過份地說,女人眼里也是西施!!"

"那冷香奴多半也得被勾了魂去!"

"咯咯咯......"二人再也忍不住,脆聲大笑,這個壞坯.

而唐奕這還沒完,"看來,明天得把你倆藏起來,誰也不能多看一眼."

"看一眼都容易出事兒!"

蕭巧哥一翻白眼,低聲嘟囔,"潑皮......無賴!"

其實,心里卻是美美的.

......

前邊的蘇軾默默地擦了把腦門子上的汗珠,論泡妞兒,還是小唐叔父牛啊,耍流氓都能順手把馬屁拍了.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山下,街市上人潮如織,好不熱鬧,而前方不遠就是凝香閣.

蘇軾長出一口氣,"終于到了......"

不等唐奕走先,已經迫不急待地沖了進去.

"徐媽媽!快......"話到一半,噎住了.

呆愣愣地瞅向正廳旁邊的一個隔間,隔著珠簾,隱約可見幾個儒衣書生坐在里面閑談吃酒.

認清里面的是誰,蘇子瞻的表情一下子精彩了起來,兩手一背,邁著四方步,朝隔間走了過去.

"子厚兄,子純兄,子平兄......好巧啊!!"

......

唐奕帶著第一次逛青樓的蕭巧哥和君欣卓,大方地走進凝香閣,蕭巧哥還好奇地四下張望.

只是,一進來,唐奕也怔住了.怎麼曾鞏,章惇,章衡,王韶,曾布,張載他們也在?

此時,蘇小軾正一臉小人得志地隔著珠簾與幾人說話.

"呦~!這麼巧啊?"

唐奕來了興致,不急現身,站在門口看這幾個活寶怎麼鬧.

果然.

王韶一看是蘇子瞻,立馬就炸毛兒了.

"你你你,你怎麼跟過來了!?趕緊回去,說不帶你玩,就不帶你玩!"

蘇軾心中暗笑,不帶我玩?小爺還不求你們帶我呢!

一扁嘴,"瞅你那難看的吃相,至于嘛?咱可不是來找你們的."

望了眼樓上,"軾此來可是為了香奴姑娘."

那邊曾鞏等人聽罷,無不搖頭苦笑.蘇子瞻也開始耍無賴了,這里誰不是為了香奴來的,只不過,真不願意帶他一起見香奴罷了.

大伙兒不說話,全憑王韶一人支應.

而王韶也是一臉嫌棄,"還不知道你是為了香奴而來,問題是,咱們可不和你搭伙兒,你還是該干嘛干嘛去吧!"

蘇軾不怒,反而笑著問道:"幾位這是......還沒見著吧?"

眾人一窘,哪有那麼容易見到?

今天這是老鴇開恩,說是香奴有客,卻非自喜.聽說是遼人,推脫不得.興許送了蠻子,會留幾位在這里閑談幾句,舒緩一下心中郁結.

可是,他們見不著,蘇軾馬上就能見著了啊,這正是他得色的資本.

微微揚頭,"我看幾位還是別等了,小弟與香奴一會,說不得香奴姑娘一高興,聊到天光大亮也猶未可知.幾位總不至枯坐一夜,白白浪費了花好月圓之景吧?"

王韶瞪了他一眼,"毛兒都沒長齊,還聊到天......"

"你說什麼!?"

王韶不淡定了,香奴要與這小子一會?

蘇軾一攤手,"忘了告訴諸位,香奴姑娘可是在樓上恭候小弟多時了,當然是與我一會嘍."

"日!"章惇罵出了聲.

之所以不帶蘇子瞻,就是因為這小子一來,就沒他們什麼事兒了,這下可好,真讓他拔了頭籌.

曾鞏搖頭苦笑,"就說會是徒勞,我看我還是回書院看書去吧."

張載大笑,"同回同回!"轉頭對蘇軾罵道:"他娘的,蘇子瞻,回去與你算賬!"

章惇則是氣勢一泄,"得,也不用裝了."

為了見這個香奴,大伙是假模假樣地裝了好些日子文雅.

猛的雙手一拱,朝樓上大叫:"香奴姑娘記下了,這個蘇子瞻端不是什麼好東西,莫要上了他的賊當!"

......

蘇軾大樂,心里那個美啊,暗道,爽啊,讓你們不帶我玩!

卻不想,屁股一疼,身後傳來唐奕的聲音:

"裝,接著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