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青樓的正確打開方式
g,更新快,無彈窗,!

端著,是這個時代青樓"名媛"的一慣作風.

自許多金,把大金錠子往那兒一拍,就能像現在娛樂場所那般排著隊讓你選的,那叫"娼",而非"妓".

說的直白一點,"娼"出賣的是肉體,只要有錢就行,管你是屠戶,還是賣菜的.

而"妓",玩的要高級得多,你得有錢,有名,有才,還得有精力,肯花心思.就算是這樣,最後人家沒看上你,還是白搭.

她們出賣的是情感,或者說,是初戀的感覺.

而那些名聲甚大的名妓花魁,則又是另外一個層次了.

他們出賣的,可以說是男人對女人的所有--幻想.

美貌,知禮,博才,善解人意.

琴棋書畫,歌舞俱精,上得廳堂,入得帷床......

反正,你可以在她們身上找到所有你想要的品質.

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讓你隨便上手?

這麼說吧,青樓不是進去之後,自報家門,我是大才子誰誰,人傻錢多文采好,就能拿下的.

更不是把錢往桌上一拍,老鴇立馬嬉笑顏開地揣在懷里,然後扯著嗓子高喊:"如花~!接客啦."

好吧,這是逛窯子.

去青樓,若相中哪位姑娘,第一次去是絕難見到人的.

一般的青樓名妓,是不會因為你的名聲就直接撲上來的,人家玩的那叫朦朧.

當然,像柳七公那樣的神人另當別論.

反正第一次去,別說正主,你連正主兒身邊的丫鬟都見不著.

范仲淹為什麼會和甄金蓮發生那段奇緣?縱使那時的范仲淹貴為潘陽太守,第一回去,人家也只是派了個十多歲的女童陪你坐坐.而且,這還算是給面子,優化了"流程"的.

一般人第一次去,出來個老媽子就不錯了.你還不能有一絲色急之相,必須氣定神閑,留下詩文好詞贈與姑娘,並說明改日再來拜會.

然後,就可以走了.

名妓們會從留下的詩詞之中揀選文采好,又合心意的進入下一輪.

等你再來之時,沒選上的自然是拒而遠之,選上的也別高興,還差得遠呢.

這時還是除了老鴇子誰也見不著,不過,運氣好的,能多得一樣東西就是姑娘的親筆書信,或是所作詩文的賞評,或是姑娘親手所作的詩詞,意為考校,也為交流.

如此幾番飛鴻往來,你被人家勾得心急火燎的同時,姑娘也在看你是不是有真才實學.

過了上面這一關,再來之時,老鴇會把你請入樓中小歇.其間奉茶獻酒,並讓侍女,歌伎做陪,閑談慢續.

......

可別小看了這些下人,這都是正主兒身邊的人,是代替主子來考察客官的人品,家世的.若是不中意,對不起,您出局了.

如果過了這三關,恭喜你,終于能見到人了.但,也只是隔著珠簾遠遠看一眼.聽首曲子,談續幾句體己的話兒.

這個時候就是比財力,比風流倜儻,比談笑風生,比花心思的時候了......

總之,你不但要姑娘愛上你的錢,愛在你的文采,更要人家愛上你的人.

折騰到最後,真正能走到姑娘心里,進而走到姑娘房里的人,寥寥無幾.

......

唐奕沒來到大宋之前就非常疑惑這一點,說句心里話,他覺得這事禁不起推敲,有點太扯淡了.

別說是古代,就是在後世,泡個女明星,包個二奶什麼的,都不用這麼勞心勞神吧?就算是正經娶老婆也沒這麼費勁的?

更不能理解的是,古人還樂此不疲,你要不按這一套的賤相來都不行,都不算你是風雅之士.

直到唐奕真來到這個時代,設身處地,他才一點一點地理解了這是一種什麼心態.

青樓文化,一直延續到民國之後才慢慢消亡.為什麼?

因為,它失去了原本滋生的土壤.

症結,就在華夏幾千年的傳統禮法之上--包辦婚姻.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是漢人要寫在律法里的規矩.

上到皇天貴胄,下到升斗小民,誰也別想對自己的"愛情"做主.別管你是誰,誰想做自己的主,誰就是找抽.

就連唐奕這個骨子里就刻著現代思維的後來人,也不得不屈服在"包辦"的淫威之下.

所以,青樓成了文人們唯一品嘗"自由戀愛"的土壤.

這里揮灑的不僅僅是欲望和占有,還有愛情最本質的東西.

--------

青樓在大宋的存在,是扭曲的,即被排除在世風之外,又被最"講禮說法"的士大夫趨之若騖.

是以,這些個豔姐兒們都被慣壞了,口味一個比一個刁,而且越是出名的越刁.

引用著名"啟蒙"讀物《金瓶梅》中,西門大官人的一句話來解釋下,怎麼才成泡到這樣的女人--

"潘,驢,鄧,小,閑."

潘--潘安的潘,意為,要有潘安之貌;

驢--呃......隱晦點說就是:那話兒要像驢子一樣強壯(一點都不隱晦);

鄧--像鄧通一樣有錢;

小--得花小心思,懂得小浪漫;

閑--最後,還得有閑工夫.

上面幾條要都具備了才行.

當然,這只是常態,不是沒有特例.

柳師父要是活著,橫掃大宋一切青樓香閣.

范師父要是出馬,不說生撲,但也沒誰敢跟范仲淹拿架子,名氣在那擺著.

再比如,蘇子瞻......這位的魅力值直逼柳七公,應該也沒有他敲不開的***門.

可是,這個冷香奴居然連蘇子瞻都沒見著,卻著實讓唐奕意外.

"我倒是好奇,你都見不到的姑娘,宋為庸是怎麼辦到的?"

蘇軾一邊急匆匆地跟著唐奕回小樓接人,一邊一撇嘴:

"哼!要是自憑本事,他宋為庸折騰一年也見不著香奴姑娘,誰讓他有個好老子呢!?"

"哦~!"唐奕拖長了聲調.

懂了,原來是宋狀元的面子.

"你是不知道."蘇軾吃味地開始八卦."不光我見不著,章子厚,王子純那些鳥厮花了大錢,天天往凝香樓跑,也是沒見著."

唐奕一擰眉,"那這個香奴姑娘想干嘛?"

據他所知,搬到回山來的名妓無外乎兩個目的:

第一,這里夠繁華,不輸京城,客源充足;

第二,相中了觀瀾書院的才名.

花了大錢,還是觀瀾一等一的才子們都拿不下,那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

Ps:本來不想太墨跡青樓是怎麼回事兒,有水的嫌疑.但是昨天看別人的書評,也有逛青樓的情節,就看到有很多書友吐槽,一個***太當回事兒.

于是,今天心血來潮,就寫了這麼一段兒,左右挺有意思的,大家只當是科普,以後咱們的書友出去,也就不至于鬧出把青樓當窯子逛的笑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