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端成什麼樣
g,更新快,無彈窗,!

一眾老儒一改往日刻板,聊的都是風月之景,家長之短,偶爾也會拉上唐奕聊些有的,沒有的閑事.

這時宋庠想起什麼,看向唐奕,"倒是忘了,前日陛下還與老夫商量過,要授大郎一個什麼官才合適."

"呃......"唐奕一窘,訕笑回道."有一個就行唄,能進得去別頭試就行了."

這里又沒外人,他也就沒什麼可遮掩的了,有官身就是為了考試,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宋庠點頭,"老夫也是這麼說的,畢竟現在朝中舊臣對大郎還有諸多不喜,官小一點倒省了麻煩,等考上進士,這個前授之官也就沒什麼意義了."

"可是陛下......"

杜衍聽到這里,搖頭苦笑,"陛下有些于心不忍吧?"

宋庠贊道:"杜公一語中的,陛下確實是有些為大郎叫屈.畢竟這些年,大郎以白衣之身,就為朝廷立下頗多不世之功,如此怠慢,卻是怕寒了大郎的心."

唐奕無語,還不夠你們繞騰的,要不是為了進別頭試,你給我官我也不要啊.

范仲淹最了解唐奕,此時出聲道:"不分大小,有一個就行了,公序可轉告陛下,不做多想."

"不急."

出聲的是文彥博,此時文扒皮若有所思......

"不急于一時,彥博以為,倒是可以先等一等.來年開春,子浩的官,我去給他求,小了卻是不行的."

唐奕一皺眉,文扒皮不會又打什麼歪主意吧?

"也好."宋庠笑道."左右還有一年,可從長計議."

......

這個話頭也就這麼翻過去了,杜衍動了動身子,"老夫最近越來越貪睡,倒是很久沒聽大郎說說大遼那邊的請況了."

唐奕不著痕跡地心中一苦.

前天,就在前天,杜師父專門到他的小樓敦促課業,還問過大遼那邊的情況.

這才兩天,又問了.

老人家真的到歲數了,越來越健忘了.

唐奕不介意給老頭兒再叨嘮一遍,因為關于燕云,每次唐奕說起,杜老都是一臉的欣慰,喜不自禁.

"師父放心,大遼一切'安好’."

他這個"安好",可不是大遼多風調雨順,而是大宋的布置一切"安好".

"五月底,耶律洪基一拿到租地錢就立刻傳令四方,募集丁勇擴充皮侍軍.目前,他的皇家近衛已經增至六萬之數.而且,耶律洪基有意在三年之內,把皮侍軍擴充至十萬整數,以保皇威."

"那耶律重元呢?"

唐奕一笑,"耶律洪基大肆擴軍,耶律重元哪里還坐得住,比耶律洪基擴得更凶,短短半年,私軍已經達到了三萬.宋遼邊境上的十萬遼朝守軍,也已經讓他收賣了大半,十將之中,差不多六將傾向于耶律重元."

文彥博眉頭擰成一個川字,"這麼說,事態發展的比大郎預想還要快!?"

唐奕點頭,"不錯!現在耶律洪基與耶律重元就像兩匹脫缰的野馬,瘋狂地在積蓄力量,誰也不敢停不下來了!"

"那大郎認為,遼朝大勢何時有變,我們好早做准備."

唐奕搖頭,"說不好......但也許一年,也許兩年,絕不會再長了."

"就要看雙方誰先積累出足夠的信心了!"

"是耶律重元先'叛’,還是耶律洪基先'平叛’!"

文彥博聞言,臉上不但未見一絲欣喜,反而眉頭皺得更深了......

大遼那邊出事的時機越早,就代表著大宋很可能越早地參與進去.

可是,朝廷哪來的錢出兵啊!?

正愁著,卻聞孫複出聲了.文彥博是孫複的弟子,這位說話可是一點不用客氣.

"以後這些勞神之事,寬夫還是少來叨擾大郎.此是大比頭年,成敗就在此一年,他現在的首務是讀書,而非國事!"

說到這里,孫複還橫了文彥博一眼,"事事都要大郎出主意,還要你這個宰相做甚?"

文扒皮這個窘啊,我要有錢,還找他干什麼?

可教訓他的是他師父,還不能說什麼,只得硬著頭皮答道:"老師教訓的是......"

"嗯."孫複輕嗯一聲,算是應下了.

杜衍也出聲道:"大郎是要收心于一處了,不差這一年,等考完了再為國出力也是不遲."

......

------

這般閑談,反而不覺時間過得慢,唐奕陪著諸位長輩聊了一下午,又用了飯.等到眾人移步後山風亭賞月,看唐奕還不想走,范仲淹終于開始攆人了.

"走吧,走吧,陪我們這些老頭子坐了一下午,你也不閑悶得慌."

唐奕無語,我就是怕您老悶得慌,好不?

"我再陪......"

"大郎且下去吧!"杜衍和氣插話."我們老幾個吟詩唱詞,你在這兒倒顯累贅嘍."

"那......弟子告退!"

就這麼被老師們趕了出去.

--------

此時,月上柳稍,天幕如漆.

唐奕准備先回小樓,叫上蕭巧哥和君欣卓一起去尋蕭譽,宋楷他們.

可是,剛離開老師那里,就見一個黑影從道邊閃了出來.

"小唐叔父,你讓等得我好苦啊!"

......

唐奕一皺眉,不用看臉也知道,是蘇軾.

"你怎麼在這兒?宋為庸走的時候沒叫你?"

蘇軾苦著臉,"叫了啊!可是,可是,我爹不讓我出來."

唐奕了然.

蘇明允下午是沒在范老父那兒的,這位脾氣擰得很,那一屋子都是相公,就他一個是白身,蘇老泉面子上掛不住,也就沒來.

這是用了晚飯,躲不過了,蘇明允才與眾長輩會合去風亭賞月了.蘇軾這是等他那個凶爹走了,才跑出來的.

"得了,那你跟我走吧."

"好勒!"蘇軾這個美啊,總算沒扔下他.

"那咱們去哪兒找宋為庸?"

"凝香樓."

"凝香樓!!"蘇軾一聲高叫."行啊,還是小唐叔父面子大啊!"

唐奕嫌棄地瞪了他一眼,"瞅你那點出息,跟沒見過世面似的,出去別說是我侄子,丟人!"

蘇軾臉一紅,"不瞞您說,凝香樓咱還真沒去見過世面."

說著,面容一轉,一驚一乍地道:"您是不知道,那香奴姑娘超然脫俗,端是難見一面."

"我去了好幾回,連樓梯都沒上去,房門朝哪開都沒摸著."

"哦?"唐奕來了興致,上下打量著蘇軾."有點意思."

"還有你蘇子瞻見不到的姐兒?"

這可是千年第一偶像蘇東坡啊,他都見不著面的姑娘,那得端成什麼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