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一團和氣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武器行01"的十萬飄紅,並成為《調教大宋》的第十五位盟主.

有些突然,很驚喜,謝謝,謝謝你在這個特殊的時候給予蒼山支持,會繼續努力的

...................

今年中秋不但是大節,對于天下仕子來說,也意味著離下一科大比只有一年的時間了.

因為曆年大比的取解鄉試都是緊隨中秋之後,過了中秋,也意味著觀瀾的這些儒生,就要為人生最重要的一場考試做最後的沖刺.

......

大家都很清楚這一點,因此把中秋當成了臨考前的最後一次放縱,尤為重視.

范仲淹也知道學生們打的什麼心思,老頭兒離開官場這麼多年,那份骨子里的一絲不苟與正經,也是漸漸被觀瀾的這些學生消磨得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溫和,寬仁的長者作派.

連甄金蓮都說,他倒是越活越年輕了.

這次中秋,老頭兒更是順應"民心",索性在中秋當日與第二天放假,好讓大伙兒可以歡飲達旦,盡情享樂.

中秋當日.

"你怎麼還在看書啊?"

當宋楷,范純禮等人來到唐家小樓,發現唐奕這貨竟還捧著書本在看.

唐奕抬眼看向幾人,"急什麼?這才下午,總不能現在就往花館子里跑吧?"

"唉......"賤純禮一歎."看來,你是真的癔症了."

"蕭兄可就快到了,你不去接接?"

"走吧,走吧."宋楷也是一把拉起唐奕."少看這麼一會兒,耽誤不了你拿甲等,中狀元!"

唐奕被他拖到門口才掙開,"你們去接就行了,先陪著他四處逛逛,我晚點去找你們."

宋楷愣道:"那你干嘛去?"

唐奕輕笑,"我陪老師用過團圓飯再去."

宋楷一陣無語,今年可是長輩們開恩,特意說了不用他們坐陪的,他怎麼還倒往上湊呢!?

一想到要和自家老子,還有一眾大師父同席而坐,裝得人五人六,宋為庸忍不住把個冷顫.

"那你自己去找虐吧,我們先走了啦!"說完,再不管唐奕,徑自出院.

范純禮賤相不改,拍拍唐奕的肩膀,"那你幫我給咱爹敬杯水酒,說兩句吉祥話兒,我就不去爭寵了."

"滾......"唐奕笑罵著,抬腳把他踹了出去.

大伙兒看的有趣,一聲歡叫,跟著宋楷和賤純禮就出去了.

"唉~!"

都快跑沒影兒了,唐奕才想起什麼,追出院子.

"哪家香閣?我特麼一會兒上哪兒找你們去啊!?"

......

"新開的凝香樓......"

"凝香樓?"唐奕聞聲一怔,隨之搖頭輕笑.

沒有不慕腥的貓,看來,這幾位也不能免俗,哪里胭脂氣重,就往哪里撲.

縱使唐奕這段時間是足不出戶,對這個凝香樓也是知道的.

坊傳,京城新晉紅了一位姑娘,名冷香奴,是下一科花魁娘子的有力人選,最近卻是舍了城中的前呼後擁,搬到回山來了.

......

回到院中,蕭巧哥迎了上來,"怎麼沒和他們出去?"

唐奕笑道:"晚些再去."

蕭巧哥心說,也是奇了.

"唐哥哥真要去與范師父他們過中秋?"

她也是有些理解不了的,年輕人嘛,誰願意與長輩坐一塊受盡約束?

唐奕卻道:"幾位師父歲數大了,總要陪一陪的.陪一年,就少一年了."

不想,唐奕這句話讓蕭巧哥一下僵住了.

唐奕一愣,"怎麼?想你母親了?"

蕭巧哥不答,只無聲地點了點頭.母親也是年歲大了,可她卻不能在身邊盡孝.

唐奕也不知怎麼安慰她,默默地拂著蕭巧哥的玉頸,輕輕揉搓.

"沒事兒,明年來州事定,我送你去來州與伯母一聚."

"嗯......"巧哥輕聲應著,被唐奕弄得脖頸發癢,卻心中暖暖的.

抬眼無意掃見君姐姐還在門口,這才知道害羞,一步躲開唐奕的侵犯.

"壞人!"再次逃似的跑開了.

唐奕回味地拈了拈手指,輕笑著搖頭.倒是一時沒注意,這麼親昵的動作二人還是頭一次.

對君欣卓道:"我去給老師祝節,且先等著我,晚點帶你們去逛青樓."

君欣卓臉紅地白了他一眼,"自己去吧,才不與你去那種地方."

"切~!"唐奕不屑地一甩手,轉身往院外走,"少逛了是怎地?桃花庵不知都去了多少回了!"

"......"

君欣卓氣得直跺腳,這壞坯怎麼處處都是理?

--------

"怎麼沒和他們出去散散心?"

此時,唐奕坐在范仲淹的方廳之中,身邊尹洙,杜衍,歐陽修等幾位師父都在.還有宋庠,龐籍,唐介這些學生家長,甚至文,富二人,包拯這樣的觀瀾熟客也都來湊熱鬧了.

范仲淹和聲問起,唐奕只得恭敬答道:"時辰尚早,與眾位長輩用過團圓飯,賞了月,再去偷歡不遲."

杜衍歲數大了,精神有些萎靡,可聽了唐奕的話還是柔聲道:"難得放了假,就不用管我們這些老頭子了,過了中秋,可就沒這麼輕松了."

唐奕一笑,"這不就是在放松嗎?聽您老說說話,又不用費什麼腦子,挺好的."

杜衍不再勸他,由衷贊道:"大郎有心了......"

年輕人有幾個願意坐在這兒聽他們這些老家伙瞎絮叨的,唐奕也一樣,他也不是真就是願意在這兒呆著,而是那份孝心,讓他必須留在這兒.

既然唐奕執意要留下,大伙兒也就由他.

老人家們其實很單純,有個晚輩在身邊,就算他什麼都不做,就是看著,也能讓大伙兒心里舒坦.

這是漢學的精髓所在,與孝道有關,隱喻著"傳承"二字.

大家品酒說笑,透著閑淡與悠閑,唐奕時不時也會插幾句話,逗得一眾長輩哈哈大樂.

而女眷們在隔壁聽著這邊一團合氣,也是安然而喜.心下愉悅,說些平時沒得說的八封趣事,悄悄話什麼的,更是沒了遮攔.時不時爆出幾聲銀鈴笑聲,比這邊的聲音還大.

卻不知又聊到了哪家的不傳之密.

唐奕靜靜地聽著,看著,心中升起一絲明悟.

在坐的,哪一個不是大宋朝權力中心的一方巨擎?又有哪一個不是青史長存的風云人物?

可是,千秋功業,百世流芳,所有輝煌終會歸于平淡,所有功名利祿亦會隨著時間漸漸拂平......

繁華落盡,錦繡歸無.

留下來的,只有這滿園歡聲笑語,一團和氣的--"家".

這,才是最寶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