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機會很大
g,更新快,無彈窗,!

"運氣!一定是運氣!"

回到大宿舍,章惇還是有點接受不了.

"那賊厮一定是走了****運,才摸了一回甲等!"

......

"呵呵."曾鞏苦聲一笑,一邊盤腿坐到鋪上,拿起一卷文集來看,一邊道:

"不見得吧?"

章惇一哆嗦,"子固,莫要長他人志氣,瘋子怎麼可能拿甲等?"

曾鞏一攤手,"怎麼不可能?不是已經拿了?"

"可......"

"可那一定是運氣使然!"

"唉."

章衡故作老成地拍了拍章惇的肩膀,安慰道:"接受現在實吧,大比誰人高下,還真是猶未可知了."

章惇不服,"你也信他有狀元之才?"

章衡道:"由不得不信......"

"......"

曾鞏依舊眼皮不抬地看書,"子平給他說說,為什麼結果難料吧."

章衡苦笑,"也行."

這是他和曾鞏之前就分析過的,唐奕真的有實力問鼎東華門!!

......

找了個墩凳坐下,章衡掰著手指頭給眾儒生們數了起來.

"刨去旁支末節,科舉主試三大科:策論,經義,詩賦."

眾人點頭,這是人盡皆知的東西.

"先說策論吧,你們考得過唐瘋子嗎?"

"......"

"考不過."

這回連章惇都得大方承認了.

開玩笑,策論誰考得過唐瘋子?

不說他走難闖北的見識,從商多年縱觀全局的眼光,單是他的文章就不是觀瀾儒生們能比的.

唐奕的文章,那是范仲淹,孫複,尹洙,杜衍,這些大師父手把手教出來,經過歐陽修,宋庠,晏殊等幾代名儒打磨雕琢出來的水平,是集眾家之大成的手筆.

眾人就算也是觀瀾學生,也能得到這麼多名師指點,但畢竟唐奕算是幾位師父的親傳弟子,跟他們還是有區別的.

尹師父都說,唐奕現在的文章已經超過他了.

"好,策論唐子浩勝了一籌."

章衡繼續.

"那經義呢?"

蘇轍在一旁略一思索,"經義?"

"這個還真說不好,得看他這兩年多臨陣磨槍背下來多少了."

章衡道:"背下多少,只看這次旬考就知道了.這次的經義題不算太難,但也絕不簡單,唐子浩能拿甲等,說明已經熟記熟學.也就是說,只要不是太偏,太生的,絕不輸咱們半分."

章惇道:"那就夠用了."

經義,是最不容易分出高下,也最容易分出高下的一科.

很多人覺得,經義只要肯花時間硬背,沒什麼難的.這里在坐的,哪一個不比唐奕背經啃書的年頭長?

可是,這麼想你就錯了.

正是這個硬背,才是最難的.因為,你根本背不過來,也不可能背全.

......

國學源遠流長,博大精深.

這句話不是誇大,更不是形容國學精妙,是實實在在的"源遠流長,博,大,精,深"!!

別說唐奕這個現磨刀的二半調子,曾鞏這種學了十幾二十年的儒生,就算是歐陽修這種大儒,晏殊,范仲淹這種讀了一輩子書的老儒,也不敢說把儒家的學問"看"全了.

注意,是"看全",更別說背全.

因為在古代,一個學儒的不是把孔孟的東西學全了,你就算出師了,他們學的是上千年文人智士積累下來的經驗,學問.

除了儒家大經,還有數不清的注解,套注解,批解,論調.

你不看全,背全,就沒法吸取前人經驗,總結出屬于自己的學問,進而用你的學問去為難後來人.

正是這種一代學一代,解一代,傳一代的方式,讓儒學從最開始的孔聖,傳到孟聖,再傳到更多的聖人先賢.

打個比方,《春秋》,孔子修訂的春秋時期魯國編國史.

今人所說的《春秋》其實不是《春秋》原本,而是左丘明所箸的注解,也就是《左氏春秋》

可是,給《春秋》寫過注解的,可不只一個左丘明......

公羊高寫過《春秋公羊傳》,谷梁赤箸有《春秋谷梁傳》,還有《春秋鄒氏傳》,《春秋夾氏傳》等等幾十個版本.

也就是說,你要把《春秋》吃透,必須把這些後人注解全學明白了.

經義考的就是這個,它不會從《春秋》里截一句話,讓你答出處和注解,這不是簡單,而是白送分.

實際考的時候,是從那些衍生的典籍之中找一句.

可能是《春秋左傳》,祝賀你,大伙兒都看過,只要不是來混臉兒熟的都能答上.

但要是從《夾氏傳》里挑一句呢?有的人連《夾氏春秋》看都沒看過,怎麼答?

所以,這個經義考試,看閱讀量,同時也有運氣成份在里面.

唐奕雖然不如曾鞏他們看的書多.但是,只要不是太生僻,他應該和他們差不了什麼.

章惇越琢磨心里越沒底,最後只強強作鎮定道:"那還有詩賦呢?"

他那老侄子章衡點頭,"沒錯,只差詩賦了."

"你覺得他比咱們差嗎?"

大伙兒都是一怔,然後使勁搖頭.

不是不差,而是......

這個真特麼不知道啊.

那貨就是一把神精刀,平時寫的東西一般般,應付考試足夠,想當狀元差了點.

可是別忘了,他還有抽筋兒的時候......

一言不和就拿《桃花庵歌》,《滿江紅》這種傳世之作砸得你一點脾氣都沒有.

"這麼算下來......"

章衡總結道:"策論我們遠不如他,經義咱們和他一樣要看運氣.詩賦,你祈禱唐瘋子考試的時候不抽筋吧!"

大伙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麼算下來,唐奕還真有機會啊!"

"不是有機會,而是照現在的勢頭發展下去,機會......很大!"

"完了......"章惇怪叫."我的一千貫啊!"

曾鞏苦笑,"他要是真中了狀元,咱們這一屋子人就算都考上,第一任官也都只能給他白打工了,薪俸都得進唐瘋子的腰包!"

晏幾道苦著臉試探道:"他那麼有錢,不會真管咱們要吧?"

"姥姥!"王韶眼珠子一立,這幾年在觀瀾養出來的匪氣全出來了."他不要咱也得給,老子丟不起這個人!"

"再說了,還有一年呢,勝負尤未可知,憑什麼不能是我王韶當狀元?"

"啃書去!"

晏幾道使勁點頭,"啃書去!!"

轉頭一想,"過了中秋就啃書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