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老天無眼
g,更新快,無彈窗,!

八月初十,觀瀾旬考.

頭天考完,唐奕感覺不錯,第二天特意出了小樓,到大課舍去等著張榜.

"你怎麼來了?"

宋楷還挺奇怪,這位從來不看張榜的.

唐奕輕笑一下,沒有說話.

昨天的考題不難,經義的命題不算生僻,唐奕一題不差全都答上了,詩賦的部分也是神來之筆,作了一首好詩.

他有預感,這次可能會得個乙等中上.

"哦,對了."一邊等看名次,唐奕一邊對宋楷道."中秋蕭譽會來回山一聚,你們去不去?"

宋楷一喜,"那感情好,云州一別經年,他來了大宋之後還沒聚過呢."

"那你把龐玉他們幾個都叫上吧."

"行."

正聊著,蘇軾賊溜溜地靠了過來,"小唐叔父......"

唐奕奕眉頭一皺,"干嘛?"

蘇子瞻叫上"叔父"了......那就一定沒好事兒了.

蘇家那兄妹三人,除了蘇轍還算穩重,蘇子瞻和蘇小妹那是比著賽的氣人.

平時不求著唐奕的時候,就叫唐哥,說什麼也不從他老子那一輩論,有求于他,就立馬改口"叔父".

一看唐奕臉色不善,蘇軾罷了一副苦瓜臉,"中秋帶我一個唄?"

"帶你什麼?"

"我都聽見了,你和宋為庸他們都約好了."

唐奕玩味地瞅了他兩眼,"你不和章子厚他們混,怎麼來找我了?"

"噗......"

宋楷在邊上直接就樂了,靠到唐奕耳邊一通嘀咕.

"噗......"唐奕也樂了.

倒是忘了,這位愛搶戲,大伙兒都不愛帶他玩兒.

"行不行啊?您總不能忍心把我一個人扔山上,守著我爹過中秋吧?"蘇軾幾近哀求.

宋楷見他可憐......

"要不,帶著他?"

唐奕憋著笑沒說話,帶著他也沒什麼,反正他也不是真去吃花酒,在姐兒面前爭寵的.

宋楷見唐奕那表情就知道是答應了,轉臉對蘇軾道:"那就跟我們去吧,可是有一樣啊!"

蘇軾大喜,"為庸但說無妨,小弟莫敢不從!"

"別賣弄!"

"呃......行!"

......

這時,尹師父拿著旬考成績悠閑地朝大課舍走了過來.

唐奕精神一振,也沒心思和蘇軾逗悶了.

俗話說,有一就有二,這次旬考對他意義不同,考得好這一次,就能考得好下一次.

宋楷捅了捅唐奕,"唉,這回能拿幾等?"

"應當是乙等中上."

宋楷一愣,"不錯啊,都乙等中上了."

又瞅向蘇軾,"你呢?"

蘇軾一揚下巴,極為自信地道:"必是甲等!"

唐奕橫了他一眼,這才剛答應完,又開始跳了.

不過,人家有跳的資本......學問,才華那叫一個"妖",真比不了.

......

尹洙已經站在了大課舍前,抖了抖手里的榜:

"這一旬,諸生成績頗佳,范師有言,望大家繼續努力,同耀觀瀾."

眾人齊聲回禮:"謹遵師命!"

尹洙滿意了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這一期旬榜,取甲等五人,乙等上中下共七十一人,丙等......"

乙等以下,大伙兒都注意聽了,不過七十余個乙等......

難怪尹師父一上來就勉勵了一番,這個人數確實比上幾旬好上很多.

......

"甲等五人為:曾鞏......"

眾人釋然,曾子固是甲等常客,他入甲等一點不奇怪.

"章衡,蘇轍."

這兩個也是妖孽,章子平學問紮實,蘇子由少年天才.

"蘇軾......"

蘇軾一聽有自己,更是得意,一撇宋楷,"怎麼樣?我就說我是甲嗎."

他這邊還沒顯擺完,尹洙已經把最後一個甲等念了出來.

"唐奕......"

嘎!!!

蘇軾差點沒噎死,"唐唐唐,奕!?"聲調都變了.

一眾儒生也是嗡的一下就炸了.

"假了吧!?"

"錯覺!一定是錯覺......"

"他-媽沒天理了啊!!"

......

"甲等?"

唐奕自己也驚著了,居然是甲等!?

愣了半天,要不是宋楷捅了他一下,還回不過神來.

轉頭就看見宋楷一臉見鬼的表情,"你他-媽是怎麼考的?范師父漏題了吧?"

唐奕一揚下巴,心里那叫一個舒坦,"怎地?我就不能甲等?"

見眾人都表情扭曲地看著他,立馬換了個哀怨的神情.

"唉......"

要是不借著這個機會有仇報仇,唐奕也就不是唐奕了,苦惱一歎.

"本來想著拿個乙等中下也就可以了,可是,沒想到啊......"

"原來甲等這麼容易......"

****!!

大伙兒臉都綠了,小人得志!純淬的小人得志!

有人正要頂唐奕兩句,可是唐奕哪給他們機會?

說完那話,兩手一背,邁著四方步,走了......

只留給眾人一個"寂寞如雪"的背影.

......

等唐奕都走沒影兒了,王韶才反應過來,一步躥到尹師父身邊,好好瞅了瞅榜單.

"老師,是不是記錯了啊?他怎麼可能是甲等!?"

尹洙一點不怪他冒失,笑道:"怎麼?被唐子浩比了下去接受不了了?"

"接受不了就好好用功!"

"啊~~!"王韶哀嚎一聲,抱著頭就蹲在了地上,一副頭疼不已的樣子.

"老天不開眼啊!!"

......

新來的呂惠卿,陳慥等人有點發懵,怎麼......怎麼大伙這麼大的反應?

就算唐奕考了甲等,你們也不至于這又是哭天,又是喊地的吧?

呂惠卿低聲問向死了孩子一般痛苦了章惇,"至于嘛?"

章惇哀道:"你知道什麼?這瘋子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啊!!怎麼可以拿甲等!"

呂惠卿更懵,"他為什麼不能拿甲等?"

"他壓了一千貫自己中狀元!!"章惇瞪著牛眼."要是讓他真中了,有一個算一個,褲子都輸沒了!"

"......"

"......"

好吧,這才是大伙兒接受不了的真正原因......

章惇哀怨地幾次歎氣之後,才猛然醒悟,抬手指著曾布就罵:

"曾子宣,你他娘的是怎麼考的?怎麼讓唐瘋子占了甲等?"

曾布也正氣悶,一聽章惇沖他來了,毫不勢弱,"站著說話不腰疼!"

"你行,你上啊!"

"我行我上......"章惇噎住,憋了半天."我昨天拉肚子,不然還用你!?"

......

尹洙含笑看著一眾儒生開始互掐,也不阻攔,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要的就是這種誰也不服誰的氣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