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等我給你弄回更好的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有連環馬,我有麻紮刀;

你有金兀術,我有岳爺爺;

你有狼牙棒,我有天靈蓋.

......

漢人就是在蠻族的大棒揮舞之下,從抗爭到屈服,從鐵血到懦弱的.

不論是契丹人,還是女真人,也都是揮舞著大棒子把漢家天下一口一口蠶食殆盡的.

現在,唐奕來了,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讓這份屈辱不再重演.

當然,唐奕也不介意自己人揮舞著狼牙棒,讓蠻夷乖乖送上"天靈蓋"!

......

"你管他像不像樣子,好用就行!"

楊懷玉還是不服,"那這大棍子也不見得就比長刀,長槍好使!"

他是怎麼看黑騎營手里的狼牙棒怎麼別扭,野人才用這破玩意呢!

唐奕和他沒法說,術業有專攻,重騎的事兒楊懷玉就是個外行.

"申屠將軍,給他解釋解釋,為什麼狼牙棒比長兵更好用."

"得勒!"申屠鳴良嗡聲應下.

"將軍,且聽某家與你說道說道這其中的門道."

......

申屠鳴良一拱手,"將軍不知,狼牙棒雖是鈍器,但是從黑騎營的單兵重量,還有沖擊力來看,借由重甲沖鋒的揮擊,殺傷力已經完全不弱于有刃的利刀,尖槍了."

"而且,某種意義上來說,比刀槍更為好用."

"哦?"楊懷玉一疑."為何?"

"因為遼人防具的問題!"

申屠解釋道:"所謂一物降一物,彎把子就得配個翹鎬頭.什麼家伙事兒對付什麼活計."

"遼兵與大宋一樣,精騎裝備鱗甲,次一點的是皮甲."

"可是,不論皮甲,還是鱗甲,都是偏向劈刺的防禦,卻不防鈍器沖擊!"

"也就是說,軟甲能防刀砍槍刺,但因為它軟的緣故卻防不了笨砸."

"這狼牙棒正好就是專門用來砸人的,別管你是鱗甲,還是皮甲,也別管砸的是哪兒."

"借著重騎的沖擊,一棒子下去,挨上就斷,碰上就折,比刀槍好用得多!"

"......"楊懷玉無語了.

唐奕更是咧著嘴在旁邊添油加醋,"聽聽,聽聽,這才是真懂行的!"

說完,扔下楊懷玉一個人在那兒吃癟,轉頭對申屠鳴良道:"這畢竟只是奕的一個設想,我也算是外行,申屠將軍要是在平時操練之中發現什麼仍需改進之處,告訴我就是."

"沒事,不給用給我省錢!"

申屠鳴良聞言,還真沉吟了半天,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沒有......"

"依黑騎營現在的裝具配置來看,除非把人馬累死,否則誰也別想傷我這五百個大鐵疙瘩!"

唐奕點頭,"那就好!"

"不過吧......"

唐奕這話音還沒落,申屠鳴良卻是話鋒一轉.

"不過什麼?將軍但說無妨."

申屠鳴良嘿嘿傻樂,"不過吧,要是公子能再給我配五百匹馬,那就更好了."

說完這句,申屠鳴良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他當然知道,黑騎營用的都是無價的寶馬,貴到天上去了.

這一張嘴就是幾十萬貫啊,大宋朝誰能說拿幾十萬就拿得出來的.

怕唐奕不同意,申屠鳴良又急著補充道:"咱不是要擴成兩營,只要馬,有馬就行.能讓咱們一人兩馬,換騎就行,甲胄都不用添."

"公子以為如何?"

......

唐奕沉吟著,"有點難......"

抬頭看向申屠鳴良,"這不是錢的問題."

"要是錢能解決,老子把家底子都拿出來,直接裝備鐵浮屠十萬,攆都攆到大遼國都了,咱們還瞎費什麼勁!?"

面容一苦,"問題在于,這些西極馬是從黑汗買過來的,運回大宋要從大遼過,不敢太過招搖,目前也只能弄這麼多了."

申屠鳴良一歎,"唉,可惜了......"

"要是給某家再來五百寶馬用來戰時換乘,這黑騎營的戰力何止提升一倍!?"

說到此處,申屠鳴良有些激動,"哪怕不換馬,能把戰馬的馬力再提升一點,不至于沖個三四趟就趴窩,那也行啊!"

唐奕勸道:"別著急,我再想辦法,給我點時間."

"公子有辦法!?"

唐奕道:"有!但現在不行,得等,等我給你弄回更好的馬來!"

--------

又和申屠鳴良,楊懷玉等人聊了一會兒騎兵訓練方面的事情,唐奕聽不懂他們說的是什麼,他只管掏錢,軍中有什麼需要置辦,需要改良的,唐奕一一記下,回頭給他們辦好就行了.

呆了一個時辰左右,唐奕見也差不多了,起身就走.

楊懷玉知道他現在一心備考,沒留他.

回到小樓,發現君欣卓與蕭巧哥已經回來了,倒是沒見到蘇小妹,想是出去瘋了一天,回家裝乖乖女去了.

"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君欣卓道:"城中也沒什麼可玩的,在桃花庵呆了一會兒,巧歌見了他二哥就回來了唄."

一邊收拾著凌亂的桌案,一邊繼續道:

"你呢?中午可用了餐食?"

唐奕一翻白眼,"好像少了你們我就活不下去了似的."

"吃了,吃的還挺好呢!"

蕭巧哥插話,"那你在後山呆了一天?"

唐奕瞪著睛眼,"可不.想回來,楊二哥都不讓我回來."

蕭巧哥滿意點頭,"還行,沒偷著看書."

而君欣卓則是嫌棄地斜了唐奕一眼,小聲嘀咕:"騙人......"

也不說破,默默地收拾著桌案上的草紙手稿.要是去了一天,怎會憑空多出這麼多手稿?

蕭巧哥似是想起什麼,"對了,二哥說,過幾日就是中秋了,想邀你到樊樓一同賞月吃酒."

唐奕琢磨了一下,"還不如讓他來回山呢.現在開封過中秋誰還往城里跑,回山比城里熱鬧."

蕭巧哥道:"沒關系嗎?讓人看見你和二哥走得近,又要嚼舌頭了."

唐奕無所謂道:"沒事兒.我和你哥是舊識這點事人盡皆知,平時注意一點自是應當,可過個節還遮遮掩掩,倒顯得作做了."

蕭巧哥聞言喜上眉梢,"那太好了,我也能與你們一起出去了."

唐奕上下打量蕭巧哥,"你?"

"我們兄弟去吃花酒,你跟著干嘛?"

蕭巧哥臉色瞬間垮了下來,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可是抬眼一看唐奕已經憋不住的要笑了,知道又被作弄了,嘟起小嘴,氣得直跺腳.

"壞蛋!不理你!"

說完,轉頭跑回樓上去了.

......

......

本想多碼兩章,但是腦子有點亂,寫出來的都不滿意.只有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