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黑甲惡漢
g,更新快,無彈窗,!

人們只當大宛馬才是汗血寶馬,其實不然.西極馬與大宛馬同源,都是汗血寶馬,只不過產地不同罷了.

漢時,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從烏孫國帶回了伊犁馬.後來,烏孫王又以一千匹伊犁良馬為聘,欲迎娶大漢公主.

漢武帝還挺高興,覺得這個買賣不虧,欣然接受.把侄女細君公主嫁到了烏孫國.

當真不是自己閨女不心疼啊,殊不知,這種馬在烏孫國遍地都是,富一點的烏孫富戶,哪家都得幾千匹,夠娶四五個大漢公主了.

劉徹不但嫁了公主,還賜名為"天馬",並留下了:"天馬來兮從西極,經萬里兮歸有德.承靈威兮障外國,涉流沙兮四夷服"的詩句.

後來,大宛國又覲獻大宛名馬,也就是我們所熟知的汗血寶馬.劉徹這回倒沒順手再送個公主,而是把"天馬"的名號又轉賜給了大宛馬,烏孫馬更名為"西極馬.

其實,不論大宛馬,還是西極馬,都是同屬伊犁馬種,都是汗血寶馬.

而汗血寶馬已經是中原地區所能得到的最好的馬種了,唐奕這回和漢武帝一樣,是讓黑汗奸商狠宰了一刀,一匹八百貫宋錢.這錢花得唐奕眼皮直跳,發誓早晚和那幫子卷毛兒奸商算賬.

......

算完了馬匹的成本,唐奕繼續跟曹老二和秀才算小賬道:"除了甲胄和馬,還有呢!"

"再加上,這五百重騎卻要養一千人的輔兵配合後勤,你們說得多少錢吧!?"

平均一個鐵浮屠得配兩個輔兵,不然連甲都穿不上,馬都下不來.

"可是......"曹老二還是不死心."可是,這玩意好用啊!"

唐奕罵道:"你懂個屁!"

"這種重騎在特定的場合用來沖陣,打擊氣勢確有奇效.但是,指望著它橫掃一切,卻是你想多了."

楊懷玉插話道:"這倒是確實,黑騎營再厲害,但卻犧牲了騎兵的機動性,跑不快的.況且,鐵甲太重了,最多一刻鍾,人沒事兒,馬也受不了了."

黑騎營的兵,即使唐奕再想辦法減輕鐵甲的重量,但還是不輕.

人甲全重170斤,要不是有馬馱著,騎兵下了地,穿著那身重甲連走路都做不到.再加上人的重量,馬甲的重量,得有六七百斤之巨,已經超過了馬匹的正常承受能力.所以,最多只能力戰一刻鍾,就要換馬,或者卸甲讓馬匹休息了.

曹覺可沒聽楊懷玉在那說不適合全軍都換重裝,這種鋼鐵過境的場面很容易讓人熱血沸騰,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我能不能也來一營?

可是,掰著手指頭一算......

好吧,真有點貴!

要是閻王營都換上重甲,得將近一千萬貫,還是算了吧.

......

這時,楊懷玉出聲了,"目前來看,只一這五百就夠用了.只要我這五千騎勇之中有五百黑騎,我就敢打一萬!"

"不!兩萬!"

"不過......"

話風一轉,楊懷玉一臉咯應地道:"不過,你把黑騎營手里的家伙事兒給我換了唄?"

又掃了一眼場下黑騎,忍不住吐槽:"我堂堂大宋騎軍,使什麼狼牙棒啊?"

"契丹蠻子都不用這笨玩意了,咱們還用?"

唐奕聞聲把腦袋搖得的嗚嗚發風,"不換!就是奔這個狼牙棒,才花大錢建的黑騎營."

"你有狼牙棒,我有天靈蓋"?

這回倒看看,誰他-媽的棒子粗?咱們誰敲誰的天靈蓋!?

--------

"家伙事兒不能換!"

唐奕和楊懷玉這正糾結著,卻聞一個嗡聲嗡氣的聲音在身側響起.

唐奕回頭一看,嚇了一跳.乖乖,這位是人?

卻是說話的工夫,黑騎營已經撤了下來,一個全身重甲的巨漢上了演武台.

這可真是巨漢,唐奕目測身高得有兩米.別的黑騎甲士下了馬走路都費勁,這位卻直接穿著近200斤的鐵甲,沒事兒人一樣地上了演武台.

帶著只露出雙眉眼的鋼盔,唐奕也看不清這位長什麼樣兒.

"這位是......"

沒等楊懷玉介紹,那巨漢把頭盔一摘......

嚯~!

好一張大黑臉!

特麼比黑子還黑,虯髯乍眼,牛瞳圓瞪,凶神惡煞般,好似陰殿修羅.

"家伙兒事不能換!"

黑漢繼續剛才的話頭兒,"這大棒槌可比唐刀,突槍好用得多!"

楊懷玉先放下和這黑漢爭的心思,對唐奕道:

"這位是從疾風營調職過來的,現在專司黑騎營指揮使之職的申屠鳴良將軍!"

"哦~~!"唐奕拖著長聲,又好好看了這黑漢兩眼,這就是他從石家要來的那個人啊?

楊懷玉又給申屠鳴良介紹道:"這位就是唐奕唐子浩,你一直想見的那個唐瘋子."

"去!"唐奕橫了楊懷玉一眼."提什麼唐瘋子?"

而那申屠將軍一聽這就是唐子浩,眼睛一瞪,雙拳猛然一抱,全身鎧甲都跟著嘩啦啦做響.

"原來你就是唐公子,某家不才,給唐公子見禮!"

話是好話,可是嗡聲嗡氣,再加上那張惡臉,怎麼看怎麼不像是"客氣".

唐奕回禮:"久仰申屠將軍大名,短短數月就已經把黑騎營訓練得如此威風,楊二哥倒是給黑騎營找了個好營頭."

"公子過講!那是某家份內之事,不足為贊.倒是公子這大'鐵疙瘩’一樣的重騎之想,端是妙哉."

說著,咧嘴露出一個丑出新高度的笑容,猛一指場下的黑甲勁騎.

"這他娘的才叫重騎兵嘛!某家以前帶的疾風重騎和這一比,簡直就是泥捏的擺設."

"哈哈......"唐奕哈哈大笑."還是申屠將軍識貨!"

聊了幾句,唐奕也算看出來了,這位就是這個作派,還真不是對他有什麼意見.

......

楊懷玉看兩人聊得熱絡,忍不住出聲:"好個屁!拿著蠻人的大棒子舞來舞去,哪有一點大宋神軍的樣子?"

唐奕撇嘴,"兵是用來打仗的,又不是擺設,你管他什麼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