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鐵浮屠
g,更新快,無彈窗,!

說起騎兵,把騎兵的機動性,靈活性發揮到極致的,當然是蒙古人的游騎兵,也就是弓騎.

大規模的弓騎游步騎射對于這個時代的軍事水平來說,無疑是一個惡夢,即使是對上大遼的戰騎,也可以占到一定的優勢.

但是,弓騎雖好,卻不適合閻王營.

首先,弓騎講求一個以快打快,勁裝簡從,這一點就是閻王營所不能達到的.

因為大宋缺馬,不能像蒙古人那樣一個戰士帶著兩三匹馬,累了就換,更因為閻王營的重裝板甲進一步增加了馬匹的負荷.

其次,閻王營配發的是鋼弩,不適合騎兵作戰.

因為弩不能像弓一樣做到隨時上弦,隨時擊發.弩確實比弓要省力很多,精度也有優勢,但是,弩的換箭,上弦依然是制約它的一大缺陷,在馬背上無法形成戰斗力.

不然你這邊用弩打出一發,第二發還沒裝上,人家用弓的已經連射出好幾箭了,那還叫什麼弓騎?

所以,當初閻王營改騎兵的時候,唐奕就沒想往游騎的方向走,只是借助現有裝備進行改組,發揮出應有戰斗力就足以應付當下絕大多數的戰爭了.

現在的閻王營已經做到了這一點.不誇張地說,若與大遼一戰,這五千鐵騎絕不弱于耶律洪基的皮侍軍.

但是,不走游騎路線,卻不代表唐奕腦袋里沒點超前的東西.

有一個兵種,在沒有戰馬之前他就想弄了,

現在有了馬,那就說什麼也不用客氣了.

......

隨著隆隆震地之音越來越近,楊懷玉似是想起了什麼,對唐奕道:"正好你來了,幫咱起個名!"

"起名?起什麼名?"

"黑騎營這個新兵種,說是重騎,顯然是不合適的,得起個有氣勢的名字,才配得上這新軍吧?"

唐奕了然,想都沒想,張嘴就道:

"鐵,浮,屠!"

"鐵浮屠!?"

台上的營將們無不一怔,"浮屠"是梵文之中佛塔的意思,"鐵浮屠"就是鐵塔之意.

倒還真貼切......

正想著,那五百黑騎也終于露出了真容.

校場一角,猛然間,一支黑甲戰騎驀的殺出.

這一隊騎兵的個頭和體量明顯比場中的普通騎兵要高大上一節,就連坐下戰馬都比河曲馬高了半個頭,也明顯要神俊不少.連人帶馬皆著漆黑甲胄,當真是黑漆漆的鋼鐵寶塔.

而之所以會顯著比別的騎兵高大,那是因為,這五百騎坐下的根本不是河曲馬,而是打通了西域通路之後,唐奕花了大價錢,從黑汗弄回來的"伊犁馬".

伊犁馬也就是漢唐時期與大宛馬齊名的西極馬,比河曲馬更壯,更高,耐力,速度也非河曲馬可比.

......

當這五百頭黑色巨獸碾過校演的時候,校演武台上的一眾營將也都不自覺地站了起來.

這是黑騎營建營之後的最後一次合練,他們也想看看,唐大郎突發奇想弄出來的這個"鐵疙瘩"到底是什麼成色.可是,沒想到......這他媽也太假了......

縱使之前看過黑騎營演練,縱使想像過這黑鐵浮屠碾過戰場是什麼感覺,但是,若不是親眼所見,誰也不敢相信這玩意有這麼猛!!

場中的幾千騎兵,見這股黑流奔湧而來,別說迎戰,連正面一撼的心思都提不起來,紛紛打馬避讓.

有兩個沒來得及躲閃的孤騎,與大鐵疙瘩撞在了一起,頓時毫無懸念地直接橫摔了出去.要不是大伙兒眼尖把人拉了出來,立時就得踏成肉醬.

......

這特麼真是"鐵浮屠"啊!尤如鎮寶塔橫入戰場,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更沒有任何刀兵可以破開寶塔的防禦.

楊懷玉剛才說的一點沒錯,說這是重騎兵都有點抬舉重騎兵這個稱謂.因為重騎在這大家伙面前,只能算是孫子輩兒的.

大宋《武經總要》中描述的重騎兵也是人馬皆裝備重甲,但那是鱗甲.為了減輕分量,更是把"馬裙"的鐵鱗換上了一部分的皮鱗.

而這五百黑騎......

騎士裝備的是比閻王營士兵更為厚實嚴密的重板甲,除了馬裙是鋼鱗甲,馬身,馬頭也都是板甲.這就是一頭會動的鐵馬,刀槍不進,戰刃難開!

"鋼,鐵,洪,流!"唐奕看著場中的黑甲重騎,腦子里不自覺地就蹦出這四個大字.

這就是宋朝的鋼鐵洪流,是古代的坦克!

......

"我勒個乖乖!!"秀才在台上都看傻了."這特麼可怎麼治得住?"

楊懷玉也是眼睛冒光,"神兵!!神兵也!"

而曹老二,也是激動得不行,"我就日了呀,當初怎麼沒讓我去帶這一營啊?"

他也不想想,他現在已經升了廂指揮,怎麼可能去帶這一營?

一把抓住唐奕的胳膊,"是不是兄弟!?"

"有話說,有屁放!"

"把我這一廂都換成這種重騎!"

"對對!秀才一下反應過來,把咱閻王營都換裝鐵浮屠算了!"

"滾蛋!"唐奕差點踹他.

還全換?特麼光這五百騎就夠唐奕肉疼的了.

一指場中黑騎,"知道那一身鋼甲造價幾何嗎?"

秀才搖頭.

"七百貫!!"唐奕說出這個數兒的時候,眼皮都直跳.

"一般的錳鋼要達到這個防禦效果,得比現在厚三倍,也就是說,要重三倍.所以,用的是工藝最複雜的錳鉻合金鋼,一出爐就是一斤白銀換一斤鐵的造價!"

"而且,做普通板甲的沖壓技術處理不了這種鋼,只能手工打造.全套下來,只是這甲就要七百貫!"

"還全軍?"

曹覺搭腔道:"嘿嘿,也沒多少錢嘛?全軍不才三四百萬嘛?"

唐奕直翻白眼,合著不是花你的錢.又一指黑騎營坐下的戰馬,"知道那是什麼馬嗎?"

"伊犁馬啊!"曹老二裝傻."這個咱懂."

"知道什麼是伊犁馬嗎?"

"不知道."

"就是前人所說的西極馬,也就是汗血寶馬!八百貫一匹."

"光這五百匹就特麼砸了四十萬貫,你還想裝備五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