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唐奕都養不起的兵
g,更新快,無彈窗,!

宋楷見唐奕一臉認真的樣子,苦笑道:"那你還想考成什麼樣?"

"起碼要乙等中上."

"日!"宋楷淬了一口."你不會真要拼一個狀元回來吧?"

這回唐奕抬起了頭,"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

宋楷搖頭,"不像......"

可還是忍不住繼續道:"差不多得了.以你的水平,考不上都難,和那幫牲口較什麼勁?"

唐奕不搭理他,低頭繼續看書.

憑什麼不能較勁?

姥姥!!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憑啥蘇子瞻說要考狀元大伙都覺得理所應當,章子厚說要考狀元也是合情合理,老子說要考狀元就特麼一副見鬼了似的.

偏要考給你們看,考不上也特麼嚇你一身冷汗.

宋楷見他這作派,知道說什麼也沒用了.

"日!我走了."

"不再呆會兒了?"

"還呆個屁!"宋楷恨恨道."回去看書去!"

"萬一你真成了狀元,老子卻連個同進士都沒混上,可如何是好?"

唐奕抬起頭看著宋楷離去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要是宋楷能考上進士,估計他老子做夢都能笑醒吧?

......

唐奕看書看到下午,覺得有點發虛,這才想起,忘吃中午飯了.

伸了個懶腰,不禁苦笑,當少爺當慣了這是,少了蕭巧哥和君欣卓,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起身去食舍隨便撿了兩個肉饅頭,一邊往嘴里塞,一邊順著書院山道向後山行去.

楊懷玉確實找他好幾天了,正好趁著這個工夫放松一下.

--------

閻王營.

准確地說,應該叫閻王軍才對,只不過老兵們還是習慣叫閻王營.

閻王營現在已經是全騎兵的配置,滿伍五千之數,一個空餉都沒有.

為此,唐奕可是下了血本兒了.

按說,閻王營屬禁軍序列,理應朝廷養著.可是,就算朝廷以最高規格的重騎建制來供養閻王營,也養不起這只用錢砸出來的部隊.

之前就說過,閻王營從頭到腳可是不便宜.依現在大宋的物價水平,十貫錢就能置辦一身"豪華"軍裝,從兵器到鱗甲一樣不少.

而閻王營的一套軍裝是正常的十倍,一身板甲加上刀槍,鋼弩,要整整一百貫,五千人就是五十萬貫.

再加上閻王營伙食比普通禁軍好,軍餉比禁軍高,養一個兵除去裝備是一次性支出,每年的耗費就不下五十貫.

再加上這二十五萬......

當然,這還是閻王營沒有轉成騎兵之前的耗費.

......

自從閻王營有了馬,花費何止翻了一倍?

唐奕以前就聽說,軍隊之中養一匹馬的耗費比養一個兵要貴,但也只是聽說,心里卻沒有什麼概念.

現在他算是知道,到底貴在哪兒了......

首先是戰馬的價格奇高.大宋沒有養馬之地,只靠進口,每匹戰馬的價格都超過百貫.

這一點還好,因為唐奕這批戰馬是白菜價來的,和正常渠道的一比都可以忽略不計.

但是,養的花費可是大了去了.

以前沒算過,現在真養了五千多匹"大肚漢",唐奕才知道,這幫子畜生太他-媽能吃了.

按照後世科學養馬的標准,一般的飼養標准是,馬要每天消耗自身體重2.5%左右的飼料.

這其中包含了2%的草料,0.5的精料(糧食,豆餅等等),還要大約50克的鹽和等量的骨粉.

精養的馬會把精料的比例適當提升,大概是1%.

而古代人也不傻,長年總結經驗之下,最合理的飼養方法和現代差不多.只不過因為沒有後世飼料那麼均衡的營養,精料的比例還會更高一點.

而戰馬,那是要上戰場的,是決定生死的要命關節,更加的不敢馬虎,當然是吃得更好,更多.那些用做重騎的一等戰馬,甚至每天都要喂雞蛋,戰時更是全精料飼養.

那麼,咱們算一筆賬:

大宋的戰馬一般從大遼引入,品種是三河馬.也就是蒙古馬,體高一米三左右,體重600斤上下.

閻王營用的馬從河套而來,不是三河馬,卻比三河馬品種更好,是河曲馬.這馬比三河馬高大一些,體高一米四到一米五,體重700斤上下.

按照上面的精養標准,閻王營養的一匹河曲馬一天要干掉十斤草料,1%的精料(就是7斤糧食),還有一兩食鹽.

草料可以不算,大宋一束草的價格才10文,不值錢.

單說糧食和鹽.

一個大活人一天才吃多少糧食?多少鹽?

普通禁軍,一年的糧餉也不過一百斗,也就是1200斤左右.

戰馬一年光吃就能吃掉兩百斗糧食,二十斤食鹽.

而實際消耗的精料遠高于後世的這個數字,達到三百之數.

而且,這還是平時啊,要是打起仗了,還得翻一番!

......

難怪大宋歲入財稅近四千萬,最高時近億貫,卻還是窮得叮當響,七成稅收都添了養兵這個窟窿.

只一個閻王營,就讓唐奕徹底明白了一個道理:

養兵,真特麼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

來到閻王營,唐奕把最後一塊肉饅頭塞到嘴里.

"你們家將軍呢?"

守門的兵卒自是認得唐奕,恭敬回道:"見過唐公子,將軍正在校場演兵."

唐奕點點,背著手,向校場踱步而去.

遠遠看見楊懷玉在演武台上坐著,正好一眾營將也都在,唐奕徑直尋了過去.

......

一見是唐奕來了,還沒等楊懷玉說話,曹覺已經開口了.

"真是稀客,請了這麼多天你不來,今兒自己跑來了?"

李賀則迎了上來,"來的正好,今日全軍合練,大郎幫參謀參謀,看看還有哪里不足."

唐奕眼前一亮,"那倒巧了,黑騎營呢?快指給我看."

楊懷玉撇了他一眼,"還沒到黑騎出陣的時候,等著吧!"

唐奕自無不可,與大伙兒坐了下來,看著場下的兵丁列隊演練.

......

場下的騎兵唐奕並不太關心,雖然在大宋馬軍之中這些騎兵已經算是特立獨行了,因為無論是裝備還是馬匹,亦或是兵源,都是大宋最最頂尖的.

但是,縱然如此,唐奕也不太上心,因為真正牛叉的還沒出來呢!

終于.

猛然之間,唐奕只聞一陣隆隆巨響如悶鼓般由遠而近,震得演武台都跟著一通亂顫.

唐奕忍不住騰的站了起來.

"來了!"

......

--------

Ps:河曲馬這個叫法是近代才有的,大宋時期沒有這麼叫的,但是懶得解釋叫法和來源了,別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