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乙等下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依舊窩在小樓里看書,有時連正課也不去上了.

他現在屬于文以定體,學以成形的階段,大課屬于觀瀾的固定課業,講的東西沒法變通,而老師們的講義對他的意義已經不大了.

事實上,觀瀾老生們大多已經不怎麼去上大課了,他們和唐奕一樣,除了特定為了某個知識點去大課聽一聽,更多的是自行雕琢,經義上也轉而進行些溜邊掃漏的工作.

范仲淹,尹洙,孫複,蘇洵等人也是把重心轉移到單獨指點,按需講學上面.他們也都意識到這一科儒生的出類拔萃,可能以後再難遇上這麼一大批天資絕倫的學生了,所以也是格外用心.

這一科,將是觀瀾的巔峰!

......

這幾個月,范仲淹等人時不時也會親自到小樓來指點唐奕的課業.

而蕭巧哥也明白,大比對她唐哥哥意義非凡,這段時間,她也很少去城里見二哥,擠出更多的時間陪著唐奕苦讀.

就連一向拿唐奕說笑的"熊孩子"蘇小妹,也懂事了很多,平時已很少來打擾唐奕.就算是來,也是很規矩的與蕭巧哥一起幫著唐奕打磨學問.就算有的地方她比唐奕還懂,也不會像以往那般極盡挖苦,生怕唐奕情緒波動影響了讀書的心情.

這一天.

一大早,蘇小妹就跑到唐奕這里來了.見唐奕在案前看書,也不敢大聲說話.只是默默地拿了本《鄒氏傳》,安靜地坐下來看.

唐奕抬頭看了她一眼,沒說話,繼續埋頭啃書.

看了一會兒,又起筆做了一篇《策論》才疲憊地伸了一個懶腰.

見蘇小妹在對面賊溜溜地看著他,唐奕不禁一笑,"我這里又沒什麼好玩的了,你苦坐了一個時辰干什麼?"

小妹大眼睛一轉,使勁搖頭,好像真什麼事兒都沒有的樣子.

唐奕見她不肯說,也就不問了,繼續低頭再看書.

"唐哥哥累不累呀?"

"嗯?"

"都看了一個早上了,歇一會兒吧."

唐奕下意識地看向窗外,外頭陽光正燦.

"好吧......"

蘇小妹一聲歡叫,拉起蕭巧哥就走.

蕭巧哥本想給唐奕泡上一碗茶湯,無奈小丫頭勁還不小,硬被她拖得遠遠的,躲到了一個小聲說話唐奕聽不到的地方.

唐奕玩味地看著她們兩個躲在廳角,小聲嘀咕.雖然聽不見,但蘇小妹又是拱手,又是作揖,蕭巧哥看向這邊卻是一個勁地搖頭拒絕,哪還猜不出二人說的是什麼.

"咳咳......"唐奕清了清嗓子.

"一會兒我要去後山看看閻王營,巧哥卻是一個多月沒進城看過你二哥了吧?"

二人被唐奕吸引,一聽他這麼說,蘇小妹眼睛登時就亮了,而唐奕巧哥卻沒答.

"好端端的去後山做甚?"

"楊二哥跟我說了好些天了,讓我去幫他看看黑騎營的訓練成果,一直沒倒出工夫."

"那......"蕭巧哥一陣猶豫.她當然知道,唐哥哥是故意這麼說的,好讓她進城看看二哥.

"那什麼那?"唐奕又伸了一個懶腰."正好都歇一天."

說著看向蘇小妹,"還不去換衣服?小滑頭!"

蘇小妹早就樂開了花,"晚上我把我二哥的手稿,筆記都燒了,絕不讓他與唐哥哥搶狀元!"

說完,一溜煙兒地跑沒影兒了.

唐奕苦笑,這丫頭要是男兒身,比他兩個哥哥還跳.燒了蘇軾的筆記就有用?

少了蘇軾,還有曾鞏;沒了曾鞏,還有章衡,哪個都不是善茬啊......

......

這時,樓梯響動,卻是君欣卓從樓上下來了.

平時唐奕用功的時候,只要有唐奕巧哥在,君欣卓是不會在旁邊的,她是武人出身,對文事是一竅不通,怕在樓下反倒添亂,耽誤唐奕看書.

唐奕見她下來,"正好,你和她們一起.憋了這麼久,也該出去散散心了."

君欣卓不想去,唐奕身邊總要留個人照顧.

可是,唐奕不允."都去都去,今天誰也不用看著我."

君欣卓扭不過他,只得同意.

不多時,蘇小妹一身男裝,宛若一個富家童子一般跑了進來.

之前,唐奕給蕭巧哥弄了一個男裝的假身份,蘇小妹吵著也要.左右也不費什麼事兒,唐奕就由著她,在開封府要了一個戶籍.

蕭巧哥也換了男裝下樓,與蘇小妹往一塊一站,還真有點兄弟兩儒生的感覺.

唐奕把她們三個推出去,"走吧走吧,天不黑別回來."

------

送走三人,唐奕沒去什麼後山,又坐回案前,埋頭看起書來.

去閻王營只不過是借口,讓她們出去散散心才是唐奕的用意.

他常年鍛煉,精力旺盛,這般苦讀對唐奕來說只能算是休假.但是蕭巧哥卻不同,天天陪他這麼熬著,又悶在屋里,可不是什麼好事.

......

臨近中午,宋楷來了.

"旬考成績出來了."

"嗯."

見唐奕頭都不抬眼不離書,"你是乙等下."

這回唐奕頓了一下,眉頭微微一皺.

"不錯了,上旬不是才丙等上嗎?"

唐奕搖頭,"還不夠."

觀瀾書院為了更直觀地讓儒生們看清自己的水平,把甲等以下的乙丙兩等又細分了上中下三等.

乙等下,相當于比丙等略高一籌,在觀瀾不算什麼.但放在科舉之中,可算是一流水准了,不中進士都難.若是常科,沒有什麼太拔尖的人物,取三甲之席也不是沒可能.

按說,唐奕應該滿意才是......

可是,問題來了,下一科特麼不是常科啊.

一流水准根本不夠看,得超一流的水平,才有可能有那麼一點點希望與蘇軾,章衡他們這些千古大牛爭上一爭.

所以,唐奕必須保證乙等中上的水平才行.

......

因為觀瀾牛人太多了,再加上甲等只有萬惡的五人之限,競爭之慘烈,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就算是蘇子瞻,曾鞏這種學問大成的牛人,也從未蟬聯過甲等.

是以,乙等中,乙等上,與甲等的差距只在毫巔之間.說句不好聽的,全看老師們的喜好定等.

唐奕乙等下的水平只能保證能中,但是爭狀元,卻是差了點意思,必須要拿到乙等中上的成績,才有可能不被那個賭約打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