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包圓兒的節奏
g,更新快,無彈窗,!

"怕別的?"

眾人茫然對視,一時猜不出唐瘋子還有什麼可怕的.

唐奕抬眼看向眾人,"你們沒覺得,賈子明和那一家子人最近有點活分嗎?"

"......"

大伙兒一想,倒還真是這麼回事兒.

賈子明在朝上已經參了唐奕兩次了,雖然不是什麼大事兒,也沒什麼過激言行,但確是比以往要活分得多了,已不是這兩年的那個隱形人了.

而汝南王府這次,也是因先前當街喝問唐奕,才有了城門這一出.

把這些事串聯起來,倒真有一絲抬頭的意思.

"大郎是怕那一家子又動什麼心思?"

唐奕輕笑,"心思還不至于,但不死心是肯定的."

"哦?"范純仁輕疑."何以見得?"

唐奕道:"趙允讓自縊保節就是證明!"

"若是死心,那老王八蛋還至于去死嗎!?"

"......"

尹文若眉頭緊皺,"既然早就知道,那為何不斬草除根!?還把賈子明特意留在京中?"

這幾年,尹家大哥在雄州出知的是軍務官員,性子里倒是多了幾分硬朗.

唐奕肅穆搖頭,"畢竟是皇親,如何處置,陛下的想法很重要."

"那至少不能留著賈老兒這個禍害吧?"

"不行!"唐奕語氣更是堅定."賈子明得留著!"

......

"可這和石家有什麼關系?"宋楷插話,還是轉不過這個彎."不管他們家與汝南王府有沒有關系,你正常行事,該怎麼著,就怎麼著唄."

唐奕低頭不語.

范純仁看著唐奕的表情,猜測道:"你是不想欠下石家的人情吧?"

唐奕一怔,沉吟良久,隨後緩緩點頭.

"算是吧......"

范純仁無語苦笑.

唐大郎什麼都好,但也不是沒有弱點.他太重義,欠不得別人什麼.

當年,他欠了馬家的活命之恩,把自己唯一的資產"唐記食鋪"給了馬家一半.

空口白牙忽悠了張家出錢幫他鋪開生意,卻還了張家一場絕世富貴.

否則,今時今日,鄧州城里的一個小富戶,哪有資格和大宋最頂豪門同主觀瀾商合.

更別說,他范家,曹家,潘家,楊家,王家,這幾大家族了.

"現在石家與我互有忌憚,相敬如賓是最好的局面."唐奕繼續道."一但欠了他家的人情,有了瓜葛,將來真有事求到我,你說幫是不幫?"

"那就不管唄!"宋楷嚷嚷道."讓楊二哥自己想法去,你不出面不就得了?"

唐奕苦歎:"唉,算了......"

"欠就欠吧,楊二哥那邊的黑騎營確實需要一個能兵善勇的悍將!"

范純仁點頭,"那就趕緊辦了.辦完之後,你也該收收心,好生備考了."

"離大比可還只有一年多一點的時間了,再不用功,看你這狀元的宏願可怎麼還?"

唐奕橫了他一眼,"看來,二哥也學壞了,也拿狀元這個茬子來戲耍于我."

范純仁哈哈大笑,"誰讓你牛皮吹上了天,我在揚州之時就知道唐瘋子要考狀元."

"日!"唐奕暗罵,臉子一板,"都走都走,某要看書了!"

眾人大笑,真就起身往出走.卻是到了飯時,去填五髒廟了.

--------

幫楊懷玉要個人,雖然唐奕要欠個人情,但是實際操作卻是不難.

讓張晉文帶上一些禮品到石家,張晉文現在可不是剛進京時那個沒見識的小商戶了.

如今一提張晉文的名字,開封上下誰人不知,那是唐子浩生意上的頭面人物,與國舅曹景休,潘家家主潘豐,都是稱兄道弟的存大.大宋的貴族圈子,多多少少要給他一點面子.

石家一見這位財神親來,自是熱情相迎.

張晉文也不拖拉,把唐奕的意思一轉達,石進勇自然沒有什麼話說.唐子浩能讓他來,就是給足了面子,哪有不允之理?

石家點了頭,至于兵部那邊的調令什麼的,就更不是問題了,遂了楊懷玉的願.

唐奕也就真的閑了下來,一心讀書備戰明年的大比.

這期間,來觀瀾書院求學的仕子也多了起來.

之前說過,大宋的科舉實行的是解,會,殿三試,一共要考三場.

解試即是鄉試,由各個州府組織應考,選拔各州精英學子送京參加會試.而會試得過才是殿試,也就是禦駕親考.只有殿試高中頭名,才是真正的狀元郎.

按說,解試未開,外地舉子進京無用,就算再有才華,也得回州府過了解試才行.

可是,大宋早就有了"高考移民"這個概念.

因各州解試皆有配額,多則數十,少則只取三,五之數,唯開封一地取解最松.

說來也是正常的事情,不管哪朝哪代,京師重地的分數線肯定比地方要低一些,相對也好中一些.

所以,有條件的富家學子,或者是官宦子弟,都會選擇把戶籍遷入京城,在此取解.

一來容易中,二來高手云集,大家互有切磋,也是一種提高.

每奉大比的頭一兩年,都是學子進京的高潮,京中各家書院更是人滿為患.

有自許才學過人的,當然擠破頭的想進觀瀾書院.

對此,觀瀾還是往年的作派,可不是一概照收,而是取其中品學皆上者錄之.

畢竟觀瀾名聲越大,壓力也就越大.上兩界都考的那麼好,這次要是中舉比例下來了,少不得被人嚼舌頭.

......

從四月到七月之間這三個月,來觀瀾求學的人多,能留下來的卻很少,也就那麼十多個.

這其中多是唐奕不認識的,但也有名氣不小的,比如--安南五呂.

安南五呂當然只是雅稱,是指泉州安南治下的五個同族仕子,個個才學過人,不輸同年.

其中名氣最大的,當屬呂惠卿,呂吉甫.

唐奕聽人說那個白白淨淨的就是呂惠卿,著實愣了半天.

倒不是這小子名氣有多大震住了唐奕,開玩笑,觀瀾里多大的"腕兒"沒有?還差他一個呂吉甫?

關鍵是,他一來,然後....

唐奕掰著手指著一算,"好像下一科能中的......牛逼一點的......都讓觀瀾給劃拉來了."

這特麼是要包圓兒的節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