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要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強宋!"

不是一句口號,也不是唐奕兜里有多少錢所能左右的,更不是趙禎和諸位相公幾個政令就能解決的.

大宋朝除了唐奕,趙禎,還有幾千萬的普通百姓,他們才是變法革新能否成功的關鍵.

否則,縱使唐奕把燕云拿回來,把全世界的錢都搬到大宋,宋人骨子里還是一只羊,最多也就是一只富有的羊,而成不了狼.

唐奕要一點點把宋的血性勾出來,把宋人的膽氣罵出來,複往昔"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的氣勢.

只有這樣,大宋才能說是真正的強大了.

"你們幾個將來都是要當官的人,別的不敢說,只要把民情民意弄明白了,懂得引導疏通的道理,一代名臣是跑不了的."

"嘖嘖嘖......"賤純禮咂巴著嘴."說話越來越像我爹了."

唐奕橫了他一眼,已經懶得和這二貨斗嘴了.

卻不想,門前兩個人影一閃,有人出聲道:

"大郎這一番話,可比你死背百卷書來的實在,多少人求之不得,你們幾個還不樂意呢!"

唐奕定睛一看,急步迎了上去,"尹大哥,什麼時候回來的?"

......

門口正是范純仁和尹洙的大兒子尹文若.

尹文若哈哈大笑,拍了拍唐奕的肩膀,"剛到,給父親大人和范師請了安就來找你了."

"不錯!是個大小伙子了."

唐奕急忙把他們讓進來,"快里邊坐."

這時,宋楷他們幾個也看到了尹文若,上來見禮.

等都客套完了,唐奕才道:"調回京了?"

尹文若和范純仁是同科進士,也外放五六年之久了.

"回來了,來給你搭把手."

范純仁接道:"我們那一科觀瀾九人得中,今年差不多也都該回京了.剛剛接到馮京的書信,他下個月進京,還讓你給他接風呢."

唐奕笑道:"自是應當."

觀瀾書院也該到了挑桃子的時候了,從今年開始,前兩界考中的都將陸續返京,到時對唐奕來說,又是一股不小的助力.

不要小看了這些剛入官場的中低級官員,一個兩個沒什麼,可別忘了觀瀾這幾年考出去多少.他們都身處大朝最基層的官屬衙門,特定的時候,比朝堂上的相公更有用.

尹文若則道:"剛一進京,皆是大郎使遼佳話.具體如何,堯夫已經與我細說過了."

說到此處,尹文若大歎:"不簡單啊,五十余載的歲幣就讓大郎這麼給化于無形了!"

唐奕嘿嘿大樂,"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尹文若道:"此為奇功一件,怎會不值一提?官家封賞恐怕是少不了的了吧?"

還沒等唐奕說話,范純禮已經搭上話了,"賞?怎麼賞?這件功,也就兩樣賞賜能拿得出手,可是又都拿不出手."

"哦?哪兩件?"

"一是給官,另一個嘛......當然是收做女婿."

"去!"唐奕瞪了眼范純禮."一邊玩去!"

有這樣的兄弟,簡直就是交友不慎.

尹文若則是點頭,沒說話.

這兩樣,還真不好給......

給官的話,唐奕身上髒水不少,朝里朝外那些個腐儒,道學是一定不會消停的.

收駙馬......也不行.

唐奕沒官身,現在收了可以,可是以後再想讓唐奕當官,就更難了.

"大郎安心等著吧,官家是不會虧待大郎的!"

唐奕直咧嘴,"我有什麼不安心的?現在這樣最好不過,又不耽誤我辦事兒."

"拖著吧,能拖一天是一天."

好吧,他主要是當駙馬這個事兒有些為難.當初腦袋一熱,把牛逼和君欣卓,還有蕭巧哥她-媽都吹出去了,現在卻是不知道怎麼圓場了.

......

眾人家常里短聊了半天,正是起興之時,外面又來人了.卻是楊懷玉.

"幫我個忙."

"不幫!"唐奕眼睛一立."當初管你要兩個人出使都不給,現在知道找我了?"

"愛找誰找誰去!"

人多,楊懷玉不好和他使賴,只得板著臉道:"正事,沒和你鬧著玩!"

尹文若和范純仁與楊懷玉不熟,但也知道這是一顆新晉冒出來的將星,與唐奕關系非凡.打圓場道:"大郎還是別沒個正經,且聽楊將軍說說是什麼事,別耽誤了."

楊懷玉感激地朝二人一拱手,又壓底了調子,"真是正事."

唐奕不情不願地瞪了他一眼,"那就說說吧."

楊懷玉一喜,"幫我要個人."

"要人?"

"要什麼人?"

"馬軍都指揮司治下,疾風營的營頭."

唐奕一皺眉,"軍中的事兒你還用得著找我?家里知會一聲,禦前的兵也要得來吧?"

"這個不行,非得大郎出面."

"為啥?"

"因為是石家那一系的屬官."

日!

唐奕想罵娘,你特麼說不上話,我特麼也不想張這個嘴啊!

石家與唐奕的關系現在十分的微妙,一來,之前有過過節;二來,唐奕鬧不明白現在石家什麼風向,是不是還與那家人關系不一般.

而石家也正是因為如此,現在對唐奕是理讓三分.當初因為閻王戰馬的事,也是唐奕一句話,石進勇就退了一步.

"能不能換個人,非要石家的人干蛋!?"

"不行!"楊懷玉一口回絕."黑騎營必須這個人來帶."

"你大爺!"唐奕直接開罵."你搞不定,就讓我去得罪人?"

楊懷玉裝傻,嘿嘿憨笑,"你面子不是大嗎......"

唐奕氣得一翻白眼.

之前說過,大宋將門派系根底蒂固,誰提拔的兵,就是誰家的將.楊懷玉要的人是石家提拔起來的,自然就屬石家一系.

現在,楊懷玉想把人家的人拉到自己的營里,人一旦過來了,升遷任用就和石家沒關系了,全聽楊懷玉做主.

這和挖牆角沒區別,等于是明搶.

"要不,咱們換一個吧?"唐奕服了這位楊二哥,幾近哀求.

"不行!"楊懷玉不吃這一套."非他不可,可著大宋沒有比他更合適的."

日!唐奕敗下陣來.

"回去等著吧,我想想辦法."

楊懷玉大樂,"那就定了啊,我等你好消息."

說完,一溜煙兒跑了.

唐奕看著楊懷玉的背影,沉思了起來.

范純仁見他眉頭不展,勸道:"只一營校,石家還不至于不給這個面子.大郎何必為難."

唐奕無聲搖頭,"我是不想和那一家沾邊兒,麻煩!"

"為何?觀瀾商合獨差石,柳兩家,官家不會疑你,你又何必自警?"

唐奕道:"官家倒沒什麼,我是怕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