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迎接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並沒有在大名府停留,司馬光也只是與唐奕在車中續談片刻,就下車目送出使的大隊人馬繼續返京.

等司馬光走了,吳育才意味深長地對唐奕道:"你從哪兒掏換出這麼一個奇才?"

唐奕一挑眉頭,"哦?"

"您老怎麼看出這是個奇才了?"

吳育道:"司馬君實這名字老夫早有耳聞.據傳,學問深厚,通古博今.今日一見,別的不說,這份沉穩與果斷也絕非常人所及."

唐奕已經把話說得再明白不過,當下使遼,不說九死一生也是十分危險的.可那個司馬光竟然毫無懼色,冷靜地權衡手中資源,然後一反常態地選擇這條險路.

當真就是藝高人膽大了.

唐奕笑道:"那相公覺得,這個人選的可有錯失?"

吳育略一沉吟:"年輕一輩的官員之中,倒是一時想不出比他更出色的了."

唐奕笑意更深,當然找不出,這位以後可是和王安石剛正面的存在.

吳育看著唐奕那個得瑟樣子,心里好笑.這一趟出來之前,吳育還不願意和這小子一起,倒是沒想到,這麼輕松就把差使辦完了.心情大好之余,不由想調侃唐奕幾句.

"再有三天可就回京了."

"啊,對呀."唐奕下意識應著,不明白這老頭說這個做甚.

"回京之後得好好用功了吧?"

"怎麼了?"

"再有一年多可就開始大考了."

"......"唐奕臉色由好轉壞.

吳育看唐奕越來越精彩的表情,心里更是痛快.

"某些人可是誇下海口,中狀元的啊......"

"切!"

唐奕一甩袖子,好像車上還有第三人一般,嚷嚷道:"這老頭好生討厭,得離他遠點!"

"哈哈哈!"

看唐奕逃似的跳下馬車,吳育捋著胡須大笑,總算占了一回便宜.

--------

三日之後,使遼車駕終于回到開封.

多日來,唐子浩與遼人談判,為大宋爭來兩城土地之事,早就在開封傳開了,這可是大宋多少年都沒有過的大好消息.

是以,得信兒的百姓盡數聚于城北的封丘門,迎接使團的歸來.

唐奕安于馬上,離得老遠就見到城門前的人山人海.人群簇擁之中,盡是紅綠官袍的京屬官員,心里登時那叫一個美啊.

路上就得了信兒,趙禎辦了件"正事兒",讓汝南王家的那幾個傻貨來接他.這兩天,他可是憋足了勁要治治那幾兄弟.

可是離近了,終于能看清接使官員的面容了,那幾兄弟沒看見,倒是見到了排在最前面的別外一個人--范純仁.

唐奕一喜,哪還有心情管那幾頭醃臜貨,打馬急行,脫隊而出.到了城門下,翻身下馬,朝著范純仁就奔了過去.

"二哥!"

范純仁也迎了上來,露出久別重逢的欣然笑意.

"臭小子,真成大人了."

二人上次見面還是四五年前在楊州,一晃卻是這麼多年過去了.

唐奕嘿嘿直笑,"什麼時候回京的?怎不事前招呼一聲?"

"你使遼之後陛下才下的旨召我回京,前天剛到."

"遷了禮部郎中兼任貢院檢校官,這不,正好帶行職責,來迎接使團了."

唐奕聽著,暗暗撇嘴,禮部郎中......也就馬馬乎乎吧.

范純仁可是皇佑元年的狀元及第,這都六年頭上了,才回京混個禮部郎中,確實不算皇恩隆厚.

"怎麼沒進翰林?"

范純仁知道他心里想什麼,"陛下確有讓我進集賢殿之心,但為兄沒接旨,想在下面在曆練幾年再說."

唐奕點頭稱是,趁著年輕在基層部門多曆練一番,確實比在館閣里啃經史,吊書袋,要強得多.

這時,唐奕才又想起那幾兄弟,左右看看,"那幾頭呢?陛下不是讓他們來接使嗎?"

范純仁苦笑,"你呀,看來就是沒變,得理不饒人."

湊到唐奕耳邊,"在後頭貓著呢......"

說完,又怕唐奕太出格,叮囑了一句,"差不多得了,別太過."

唐奕咧嘴一笑,"特麼這幾天飯都沒吃好,就等這一出順氣呢,哪能便宜了他們."

......

范純仁無語搖頭,讓開位置也就由他去了.

然後......

然後唐奕就扯開嗓門兒,嚷開了.

"趙宗懿!!趙宗實!!人呢?出來讓大伙兒瞅瞅!"

"轟......"

"哈哈哈哈......"

圍觀的百姓本來有不少就是唐奕出使那天的見證人,知道唐瘋子與那幾兄弟有這麼一出,今天就是特意來看熱鬧的.

唐瘋子這麼一嚷嚷,大伙兒一下就樂了,情緒也被徹底點燃.

好戲開鑼嘍!

......

"趙宗懿......趙宗實!!"吼一嗓子沒見人,唐奕接著叫,看特麼丟的是誰的人.

"行了,行了!"

那幾兄弟終于掛不住臉面,從旮旯里閃出身行.

趙宗楚橫了唐奕一眼,"叫喚什麼?有沒有點規矩?"

話是挺硬氣,可是說完就往兄弟幾個身後躲的形為,徹底暴露了這厮外強中干的本質.

"規矩?"唐奕反譏."還特麼有臉說規矩?陛下讓你們來接使,哪兒接啊?蹲牆根兒接?誰教你的規矩?"

"哈哈哈......"百姓笑得更是大聲.

趙宗懿,趙宗實臉上青一陣白一陣,話都說不出來了.

趙宗實更是在心里把賈昌朝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出的什麼他-媽破主意,非得讓他們幾兄弟露臉,這回好了,丟臉倒是真的!

唐奕見他們不說話,哪肯就此罷休,一撇嘴,"不過,話說回來,你們幾個還真有臉來?要是我,這特麼丟大人的事情,抗旨砍腦袋也不能來啊?"

"你......"

"你什麼你?瞅見你們幾個就心煩,跟特麼吃了蒼蠅似的!"

趙宗懿氣不過,"你當我兄弟幾人願意來看你耀武揚威?若不是皇命難違,才不來看你這小人嘴臉!"

唐奕聞聲,眼一立,"不來?你不來一個試試!?"

"我不願意看見你們是一回事兒,你們來不來是另一回事兒!"

靠到趙宗懿身前,"我出京的時候,兄弟幾個那怪話是怎麼的說來著?約定又是怎麼約的?"

"來!"

"趁著人多,來給大伙兒重複一遍!"

"我唐奕到底是不是個賣國求榮的敗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