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海的盡頭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最遠的走了多遠?"

唐奕這麼一問,一眾大小伙兒們倒是一愣,頓了一下,其中一個才得意地出聲.

"回稟公子,小人隨船廠的探索隊去過呂宋,應該是最遠的了."

唐奕點頭,"想沒想過,去更遠的地方!"

"更遠?哪兒?"

"往東,海的盡頭."

那小伙子臉色一白,"老人們說,那是海龍王的地盤,有大鯤守護,去不得的."

唐奕笑了,鯤者,大魚也,多半說的就是鯨.

"怕嗎?"

小伙子皺著眉頭,沉吟了一下,"且問公子,俺們將來也能開上船廠里的大船嗎?"

"能!"唐奕篤定道."此次帶你們入京,就是讓你們學習在海上不迷路的法門.將來,你們這些人就是船廠里那些大船的領航員,帶著漢人的榮耀,走到海的盡頭的引路人!"

青年聽得熱絡,"那俺敢!"

"好樣的!"唐奕一聲贊歎."不過,有些話要現在說明白了,遠洋之舉,非是找個呂宋,或是去東瀛矮子家門口轉一圈那麼簡單."

"往東,不光有大鯤為伴,還有巨浪暗礁,無數未知的凶險,甚至可能迷失海上,渴死,餓死!"

"很危險,可以說是九死一生,你們還敢嗎?"

"若是膽怯,現在退出為時不晚!"

......

"敢!"還是剛剛那個小伙子.又咬牙說道:"能上那麼大的海船,死了也值!"

"不錯,是條漢子!"唐奕再贊.

環視眾人,"你們呢!?"

"敢!"

"有啥不敢!"

一時之間,壯懷激烈,無不應是.都是血氣方剛的大小伙子,禁不起激,海娃子都敢,他們差在哪?

唐奕聽著這三十來個青年個個說敢,心中也是激蕩非常.

誰說宋人懦弱?誰說宋人無膽?大宋從來不缺勇者,缺少的,只是一個火種,一個燎天的火種......

"好!"唐奕悶喝一聲.

"隨我回京,好好學本事.將來,你們就是大宋的英雄,不輸狄漢臣,可比楊令公的英雄!!"

"起航之日,我給你們立碑著說!"

此話一出,眾人更是眼中精光閃現.他們都是窮苦人家的孩子,靠海吃飯,靠海為生,何曾想過立碑著說的榮譽?

"公子,俺想問問......海的盡頭有什麼?"

唐奕抬頭,發現還是那個第一個說話的青年.抿然一笑,不答反問:"你叫什麼名字?"這孩子挺機靈.

"王則海,大伙兒都叫我海娃子."

"王則海......"唐奕玩味地品著這個名字,撲哧一聲就笑了.

"海的盡頭有無盡的寶藏,去把它帶回來吧!"

說完也不多留,讓王咸英安排他們一同返京,自己和吳育繼續逛船廠去了.

......

回去的時候,吳育不禁好奇,"大郎怎麼對那個什麼海的盡頭,似是十分熱衷啊?"

唐奕看了一眼吳育,"不是熱衷,是渴望."

"渴望?"吳育不太明白."渴望什麼?"

"渴望帶回來的東西改變宋人的生活;渴望遠航的結果顛覆文人的認知!"

......

其實,航向美洲,就算是不征服那里,也要把那里的東西帶回來,這是唐奕一直以來都想做的事情.

可是,這一點不比收複燕云,富宋圖強來得容易.

大宋的海貿雖然昌盛,但卻是單向的,多為大食海商向宋地來交易,我們自己的海船卻是從來沒有去過那麼遠的地方.

別說是大宋,就算是再後兩三百年,號稱遠洋鼻祖的大明,鄭和的艦隊也只敢沿著大陸架一路探索.

大洋深處,從來都不屬于漢人,更別說航向美洲要穿越那片幽幽深藍.

如今的大宋航海技術,雖然有牟星術可以在海上准確地確定方向,但這是遠遠不夠的.

以唐奕的知識儲備,他知道從東瀛以東,順著北太平洋洋流加上西風帶,一路順風順水倒是很容易就能穿越太平洋,到達北美的西海岸.

可是,怎麼回來,卻是個問題了.

他知道的,也僅限于這麼一點點.最後到底是從南美經大洋洲,東南洲回來,還是繼續向東,繞行非州好望角,沿著大陸架,經過歐州,中東,回來......

那就得靠船員們自己扔鞋來決定了.

所以,為保萬無一失,必須讓船隊有准確的定位方法才行.

這三十來個青年,就是唐奕專門挑選出來,跟他回開封學習定位之術的.

而唐奕懂的定位方法,其實也很簡單--六分儀.

這玩意,只要是稍稍懂點物理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就是利用太陽與地球的夾角,配合時間來計算方位.構造也很簡單,唐奕前世正好還看過一眼實物,想弄不出來都難.

准確的計量時間問題,這個唐奕決定用沙漏來解決.就算有誤差,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

現在,剩下唯一的麻煩就是,怎麼讓大宋的海員接受那些物理和幾何知識.另外,還得讓他們相信--這世界是圓的.

所以,唐奕要把他們帶到回山去,先扔到民學里洗洗腦.

唐奕必須要讓他們相信地球是圓的,然後用海船去證明地球是圓的.這一點非常重要!

十七世紀,麥哲倫船隊的環球航行證明了地球是圓的,從而為顛覆歐洲的宗教統治埋下了火種,人們開始更理性,更科學地看待這個世界.可以說,是現代文明的起點.

那麼,地球是圓的,能不能撼動中原大地千年來的儒家信仰呢?唐奕很期待.

......

"改變生活,顛覆認知?"

吳老頭兒一看唐瘋子又開始神神叨叨的了,盡說些聽不懂的話,也就不想和他再說這個事兒了.

話鋒一轉,"在登州也呆了幾天了,差不多該回京了."

唐奕又看了一眼登州船廠,歎惜道:"回吧,呆著也沒意思,誰讓咱現在沒錢呢!"

......

吳育一撇嘴,"就你這麼個造法兒,多少錢也不夠你折騰的!"

唐奕嘿嘿直樂,"還是相公們慣著.不然,小子就算想折騰,也得有那個膽子不是?"

吳育哭笑不得地指著唐奕,這小子氣人是一把好手,拍馬屁也一點不差.

"明天就上路,臨走老夫可是答應范公了的,要早點把你抓回去讀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