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觀瀾造船監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還不知道,如今開封從上到下,皆因他與遼人達成的協議炸開了鍋.更有一場特殊的,符合他胃口的歡迎儀式等著他.

------

此時,他人在登州已經停歇多日,並沒有急于回京.

一方面,是讓吳老頭兒緩一緩,接下來回京要走陸路,就沒坐船那麼輕松了.

另一方面,則是唐奕借著好不容易出來的機會,辦點"私人"的事情.

吳育在登州館驛歇了兩天,見唐奕天天往外跑,早晚都見不到人,也是心中好奇.事實上,越是了解唐奕,吳老頭兒對這青年就越發好奇.

他到底有多少秘密?為大宋做了多少事情?可能,只有官家才能全部知道吧?

今天唐奕又要出去,吳育呆得難受,非要跟著.

唐奕一想也沒什麼,就讓吳育同行.

可是,吳育沒想到的是,唐奕把他帶到了兵部隸屬的水軍營造司.

更沒想到的是,營造司的衙門口兒不知什麼時候變成唐奕的私產了,現在的水軍營造司叫"觀瀾造船監"......

"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吳育看著海邊忙忙碌碌,巨大無比的造船廠,一臉的震驚.此時,船廠之內至少有十余艘巨艦正在建造之中.

這麼大的營造司,是怎麼到唐奕手里的?

"此為兵部公產,即使歸于私有,也要朝議方可決定,怎麼老夫從未有印象?"

唐奕咧嘴一笑,"您老可別覺得我占了朝廷的便宜,這船廠已經在我手里有四五年之久了."

"四五年!?"吳育更是迷糊."這麼長時間了?"

唐奕解釋道:"慶曆八年大水,朝廷欠了觀瀾航運百萬貫的銀錢,外加上千萬石的賑濟糧.後來,文扒皮那厮耍賴,硬拿原來登州和海州的水軍營造司抵了欠款."

抬手一指整個船廠,"剛接手的時候可沒這般繁榮,只有現在規模的五分之一,最多也就能保證三艘海船同時建造,船工也不過千人之數."

當年那兩個破造船廠連五十萬貫都不值,硬是讓文扒皮抵了所有的債務,唐奕現在想起來都肉疼.

"那現在呢?"吳育忍不住問.

"現在?"唐奕露出得意之色."單登州船廠就是熟工一萬二千,在建的二級商船十三艘."

"海州比這規模還大,有兩萬船工,在建二級商船十一艘,還有三艘船長六十丈以上的巨艦."

"六十丈!?"吳育暗暗乍舌.

他們去大遼所乘坐的就屬于唐奕所說的二級商船,船長三十丈.在吳老頭看來,那已經是當世巨舟,大宋造船水平的巔峰了.

六十丈?大了可是整整一倍.

"你,你弄那麼大的船干什麼?"

二級商船就已經只能走長江水道了,像汴河,漢水這樣的支流是進不去的.若再大,連長江都進不去,只能在沿海跑一跑.以老吳頭兒眼光來看,純粹是浪費.

不想,唐奕目光一轉,虛指眼前無邊無際的蔚藍,"用它征服大海!"

"征服大海?!"吳育越發不明白唐奕所說.

"四海之內,唯我皇宋是為教化之地,海內諸夷具屬荒蠻,降服何用?"

唐奕輕笑搖頭,心說,就算解釋你也不一定會認同,最後只說了一句,"我要把全世界的財富都搬回大宋!"

說完,不再與吳育多說,大步進入船廠.

吳育確實沒太聽懂,只覺這個唐瘋子的腦袋非常人所能理解.見他動了,也只好急步跟上,倒要看看這船廠里都有什麼.

只是沒想到,進到里面,迎接他們的,又是一個讓吳育沒想到的人物,王德用的四兒子--王咸英.

這位是正兒八經的朝廷供備庫副使,屬于兵部軍需後勤的重要官員.他怎麼跑唐子浩的船廠里來了,而且好像還挺熟的樣子.

好吧,不是熟的問題,而是這里根本就是他管著.因為唐奕一路參觀視察,皆是這位王咸英講解介紹.

吳育覺得,這里面肯定有什麼秘密,說不定又是官家與唐奕弄出來的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用心地豎著耳朵聽這兩位都說些什麼,看能不能從中了解一點唐子浩的秘密.

"沒想到你從大遼回來得這麼快,幸好某早來了幾天,否則大郎就得在登州等幾天嘍."

"海州那邊怎樣?"

"不太順,你說的那個什麼拼接龍骨的法子,十幾個老船工鼓搗了兩三年了,還是沒弄出來,目前也只能造五六十丈的船了."

"慢慢研究吧......"唐奕歎氣."我也只是從書中聽說過這種斜隼套接龍骨的方法,具體如何制作也一概不知."

吳育心說,王家老四這是專門給唐奕管船廠的?

......

"那航路探得怎麼樣了?"

"咱們的探索船隊往北已經摸到了東瀛,但是聽你的吩咐,再沒往北走.水手在那里駐守了一年,也確如你所說,東瀛以東的海域,海流和風向都直指大洋深處."

"往南也找到了那個海外群島,不過不叫呂宋.那里甚至根本就算不上個夷國,除了有點光屁股的土著野人,什麼都沒有."

說到這兒,王咸英一臉興奮,"不過,那里確實有大量的銅礦,而且巨樹遍地!"

唐奕點頭,自己對東南亞的曆史就像斜隼套接龍骨一樣,並不太了解.原來,現在菲律賓群島還沒有國家,倒是省事兒了不少事.

"嗯,先放著吧.也吩咐船隊,別再出海了,等兩年再說."

"為啥?"王咸英顯然想不通.

別的不說,單是南邊群島上的銅礦,就絕對值得立即派人開采.

唐奕苦笑:"我也想現在就占了那個島,但是,咱們現在沒錢,運作不了啊."

王咸英無奈點頭,臉上盡是惋惜.

"那且先放著,來日再取!"

......

吳育在邊上聽得直皺眉頭,對于唐奕探索海外的事他倒沒什麼興趣,主要是......

趁著王咸英與唐奕說話的空當,吳老頭兒好奇地問唐奕,"大郎很缺錢嗎?"

這才是他最難理解的,唐子浩缺錢?說出去就是天大的笑話,誰不知道這小子窮的就剩錢了.

不想,唐奕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出去都沒人信吧?不過,您老不信也得信,小子現在真的是太缺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