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文扒皮的餿主意
g,更新快,無彈窗,!

所有人都是既有點懵,又是難掩激動地渾身顫抖.

唐瘋子的套路還是野啊,誰想得到,他竟會用這種極端的方式,把宋遼歲幣的問題一下就給解決了.

也有人恍然大悟,唐瘋子這次確是為了這件事背負了諸多罵名.

唯一一個心直往下沉的就是--賈昌朝.

這老貨在心里把曹佾,文彥博,富弼他們罵了個遍,跟唐瘋子沒學點好的,學會說話大喘氣了,讓他是幾起幾落,差點神經了.

可是,不管怎麼說,這個重鎊消息把大宋君臣激動得夠嗆.

而在列班朝官非常靠前的位置,一個身影卻是怔怔出神......

按說,這里是殿中除了趙禎外,最顯眼的位置之一,但是兩年來,大家已經習慣了無視這個位置的存在.

因為,那里站著一個異類--狄青.

那個因戰功爬到文人頭頂上的武人;那個自從上了位,就被孤立得猶勝賈昌朝的西府宰執;那個幾乎被所有人遺忘的當世第一戰將......

"來州......遼河口!?"狄青喃喃出聲.雖無人注意到他的反常,但他自己已經完全到了一個忘我的境界.

相比于文官把注意力集中在歲幣上,作為當世第一戰將,狄青關心的,卻是即將到手的來州和遼河口這兩座城的戰略意義.

來州自不多說,單單是距離遼都只有三四百里這一點,就足夠重要了.

因為不知道唐奕與遼人簽訂的國契之中限制了駐軍人數,狄青興奮地認為,這簡直就是遼人腦袋出問題了才答應下來的.

從來州到大定可是一路坦途,無險無灘,這可太嚇人了.

想想大宋,從邊境到開封盡管千里之遙,但也是無險可守,就已經讓大宋付出巨大的代價.

狄青現在有種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感覺.

而遼河口......

看似是個不起眼的小地方,但是,實際上它的地位一點不亞于來州.

遼河口放到後世,就在遼甯錦州與遼東半島正中間的遼東灣里,那里是遼河的入海口.

看似荒涼,可是,遼境之中的航運大河並不多,遼河就是其中最大的一條.

大宋要是在這里占住腳,那麼,不但能威懾遼陽與大定的陸路交通,還能北望遼陽,東震大遼辰州,蘇州(遼國的蘇州是今大連).

最重要的是,扼住了遼河水路入海之徑,如此一來,大宋就等于把遼人關在了陸地上,整個渤海灣都成了大宋的海疆,宋船可以隨意進出,遼人卻不敢離岸半步.

唐奕挑這兩個地方,就好似排兵布陣的陣眼所在,和平時期可為商埠,一但有戰,那上下兩地封鎖海疆,南北呼應,可震懾整個大遼.

即可單獨屯兵以進,又可兩相呼應阻斷交通,對遼都形成多向進攻態勢.

毫不誇張地說,唐奕這是一招絕戶棋,一下把宋遼之間的戰略優劣調了個個兒.一但大宋心存歹意,別說是燕云,吞並整個大遼也不是沒有可能.

想到這里,狄青深吸一口氣,"臣......請奏!!"

鬧哄哄的朝堂為之一肅,大伙兒無不好奇地看向狄青.

這位啞巴相公怎麼突然出聲了?

趙禎也有點意外,"狄卿,何事要奏?"

"臣......請辭樞密使之職,望陛下放臣出知雄州領兵!"

"......"

好吧,這個消息也夠爆炸,也不小.

兩年了,大伙兒都想把這個異類趕出西府,他卻一直謹小慎微,不肯給大家這個機會,怎麼突然就自請出知了呢?

"雄州?"趙禎笑了.

狄青是個明白人,是此時殿上少數幾個還算清醒的人,一眼就看出來州和遼河口的重要性,並且一下就猜到了趙禎下一步的用兵重心.

可是,還沒到時候,不能放狄青下去.

"狄卿,莫要心急,機會尚早,西府還離不開狄卿."

"......"

狄青神情一暗,知道是自己心急了,"臣冒失了!"

......

可是,此番對話聽到朝臣耳朵里,卻不是趙禎和狄青那個味道了.

有人甚至冷哼出聲,

雄州?狄漢臣想得倒美,現在雄州重兵盤踞,怎麼可能放心你一個當過西府一把手的武人去執掌大局?

......

不過,狄青這個"意外"卻是讓大宋君臣平靜下來,趙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怎麼幫唐奕平反.

"此次唐子浩立下不世之功,朝廷自當禮遇.依朕之見,當禦駕郊迎,眾卿以為如何?"

"陛下!"

朝臣們不干,有點太過了.

有人提醒道:"陛下,唐子浩只是白身."

郊迎大典,那是一個白身能享受的待遇嗎?別說他了,就算吳育也沒那個資格.狄青平定儂智高那是多大的功勞,也擔不起郊迎之禮.

"陛下!"賈昌朝出班.

"臣以為,此事雖已初成,然並未落到實處.為恐遼人反悔,現在還是低調一些比較穩妥."

趙禎眉頭一皺,最近賈子明的話,卻是越來越多了.

不過,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竟也得到一部分朝臣的贊同.

趙禎一想,郊迎當然是幫唐奕洗脫罵名的最好辦法,盛大的典禮必是天下皆知,百姓關注,借此一次,唐奕那些惡名也就隨之沖淡了.

可是,確實有點過份了......

那怎麼辦才好呢?

"唐子浩有功這是實情,我大宋不能寒了功臣的心,眾卿可有好的辦法?"

有朝臣覲言,"要不,陛下准他出仕,許以封賞吧."

"不行!!"賈昌朝豁出去了,高聲喝止.

"此番大遼國書之事,雖已經算唐子浩自證,但去歲末,耶律重元助資一案還尚且未平,民間多有議論."

"准其入仕,恐難平百姓悠悠之口."

趙禎瞪了他一眼,賈昌朝就當沒看見.他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太過顯眼,可是沒辦法,那瘋子沒當官兒都已經這樣兒了,讓他進了官身,真正開始攝政,那還了得?

拼得被趙禎憎恨,也得把他攔在朝堂之外.

文彥博冷笑著看著賈昌朝,這老貨心里是怎麼想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不過,不讓當官是吧?好,我給你出一個更損的主意.

"啟稟陛下,臣有一策,應當可行."

趙禎面容一松,"文愛卿,請講!"

"陛下親出,郊迎之,確有失禮度,蔭其入仕也非上好時機.然,唐子浩立此奇功,陛下若不有所表示,不但寒了臣子的心,也讓天下百姓恥笑陛下賞罰不分."

"依臣之見,既然陛下不能去,也不能郊迎,派皇族蔭親代行天子之儀,城門迎接,卻是可行的吧?"

朝臣們點頭,這確實不過份了.

而賈昌朝隱感不妙,文扒皮這是打的什麼主意?不會是......

果然,趙禎一下就明白了文彥博的意思,似笑非笑地道:"如此甚好,我看......"

"就派汝南王府的宗懿,宗楚,宗實幾兄弟,代朕相迎吧......"

賈昌朝眼前一黑,還不如禦駕郊迎呢!

心說,趙禎也不是個好東西,明知唐子浩出使之時,與宗懿幾兄弟有過那麼一出,這是是明著打汝南王府的臉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