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消息抵京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人還沒回京,可他在大遼與耶律洪基洽談的結果就已經先一步派人傳回了開封.

傳信的仆役深深知道這個消息對大宋意味著什麼,日夜兼程,只五日就回到了京師.

可是,正值子夜,城門四閉,無法第一時間稟告朝廷.無奈之下,只得從汴水南下,直接回了觀瀾.

范仲淹半夜被叫醒,聽說是北邊回來的消息,就知道唐奕那里有信兒了.

興奮地爬起來,與信使一見,果然是喜訊.

"成了!!"

"成了......"

老人家激動得團團直轉,這塊壓在大宋胸口五十年之久的大石頭,真的讓大郎給撬開了.

"快......"范仲淹心緒激動地支使仆役."快去到曹國舅別院把他叫醒,讓他連夜進城,把這個天大喜訊報于陛下."

實在不巧,趙禎本來在觀瀾住得好好的,可是呆的時間太長了,昨天才回鸞開封.要是還在觀瀾,范仲淹都要親自去掀趙禎的被窩了.

......

其實,范仲淹也是高興得有些失態,縱使把曹佾叫起來,與那信使一樣,他也進不了城.

直到早晨開了城門,曹佾才得入城.等他跑到皇宮的時候,早朝都快下了.

曹佾也不管什麼早不早朝了,直接請見.

趙禎還不知道小舅子這麼心急火燎地跑來是什麼事兒,還以為前幾日杜衍生了一場大病,至今未愈,他前腳離開,後腳就出了意外,曹佾這是來報喪的呢.

只是,曹佾人還在紫宸殿外,聲音卻已經先到了.

"陛下有喜......有大喜降臨啊!"

朝臣們直皺眉,國舅爺今天是怎麼了,怎能這般失態?

趙禎更是一陣面熱,陛下有喜?這話聽著怎麼那麼別扭?

"景休莫急,何喜之有?"

"成了!成了!"曹佾急步上到殿中,依舊語無倫次......

"什麼成了?"

"唐奕的事兒辦成了!"

趙禎騰的一下就彈了起來,"當真?"

而文彥博,富弼這兩個殿上唯一知道唐奕真正計劃的宰相,也是激動得忍不住上前兩步,"國舅是說,子浩談成了!?"

"當真!"

"談成了!!"

呼~~!

無論趙禎,還是文,富二人,皆是長出一口氣......

"成了!"

......

滿朝文武無不一頭的霧水,唐子浩談成了?也就是說,歲幣不用加了?

你們就算再向著那小子,也不用激動成這樣兒吧?

成何體統?

賈昌朝一皺眉,談成了?沒增?這和他之前的預測相去甚遠啊.

包拯更是心情一松,談成了,說明自己之前選擇的無條件相信是對的,唐奕沒有通敵.

可是,曹佾下面的話,卻讓文武百官,賈昌朝,包拯都不淡定了......

只見曹佾難掩激動之色,"一切皆按原定計劃,增幣百萬,遼帝不無應允!"

噗!!!

殿上一下就炸了.

什麼情況?增幣?這還特麼叫什麼談成了?

也就是說,唐子浩別說是斷了遼人的美夢了,甚至連一分錢都沒講下來,全按遼人國書給吃了下去?

也就是說,特麼派個榆木疙瘩去談判,也不能比這個結果再壞了,還把宰相和陛下樂成這個樣子?

"陛下!!"

包拯再難忍住,大步出班,"微臣需要一個解釋."

說實話,包拯有點怒了,他的無條件的信任就換來這麼一個結果?他的不聞不問就換來一場騙局?

增幣百萬......大宋的骨頭已經賤到這個地步了?遼人說加錢就給加錢?還要不要臉?

"解釋?"曹佾忘情複述,根本沒看出包拯的不善."成了!增幣百萬啊!成了啊!"

"......"

"......"

曹景休這是瘋了?

"陛下!"

賈昌朝先是失落,又是狂喜.原來是增幣百萬一分沒少的結果,這個千載難逢之機,怎能不好好把握?

"臣也需要陛下明示!"

"臣等附議,還望陛下明示!"

"臣等附議......"

"臣附議......"

一下子,滿朝文武都炸鍋了.

增幣百萬,這是奇恥大辱,怎麼還把皇帝高興成這個樣子?就因為去的人是唐子浩?

大宋的官可不是吃素了,大伙兒已經做好了開炮的准備.

咳!咳......

趙禎尷尬地清了清嗓子,知道文武百官可能是誤會了.

不過,他卻不急,事已辦成,不用再隱瞞分毫了,唐奕也能把背了這麼長時間的大鍋卸下來了.

"文愛卿,你與眾卿家細細說說這其中的玄妙吧."

"臣遵旨!"

傲然地直了直腰杆兒,刨去與唐奕私下的關系不說,這事兒是在他這個宰相任上辦成的,與他文彥博臉上也有光.

"首先有一點要與眾位同僚說明,五年前,唐子浩第一次使遼,確實許給了耶律洪基百萬的歲贈."

"什麼!?"

包拯都不等他把話說完,第一個就怒了.

他被騙了!

而賈昌朝陰陰地一笑,"希仁現在知道,昌朝並沒冤枉唐子浩了吧?"

文彥博橫了賈昌朝一眼,心說,老毛病還是改不了.

太貪,總喜歡早早就跳出,想掙最多的好處.可惜,往往又都事得其反.

換了個和煦笑臉看向包拯,"希仁莫急,聽彥博把話說完."

"唐子浩確實許了遼人歲贈,但卻非坊間所傳的那般賣國叛逆之行,而是高瞻遠矚的一招絕殺之棋!"

"哦?"包拯輕疑."什麼棋?"

"所謀何局?"

文彥博鄭重道:"餌棋!"

"謀的是大宋的尊嚴!"

"......"

大伙不明覺厲,只得豎起耳朵細聽文彥博的下文.

"如果一切皆按原計劃而定,唐子浩應該是用歲幣換了大遼的一塊地."

"一塊地!?"包拯心中一顫,聲音都有些顫抖."不,不會是一十六州吧......"

文彥博搖頭苦笑,"燕云哪有那般好到手?"

"是來州,距離遼都大定只幾百里距離的來州!"

"還有遼河口."曹佾插話."大郎傳信,不但來州順利到手,連遼河口也一並拿下!!"

"!!!"

"還有遼河口?"文,富和趙禎無不意外."這麼說,還多了一塊地?"

......

朝官們有點腦袋不夠用,來,來州!?大宋有多少年沒占過遼人的便宜了,更別說占地.

開國之初,太祖,太宗兩位官家費了九年二虎之力,才從燕云搶回來十縣之地,那也已經是七八十年前的事情了......

來州?遼河口?歸大宋了?

文彥博見大伙呆愣愣的樣子,以為大家都還沒明白.

"大家還不明白嗎?唐子浩把宋遼歲幣變成了租金,占了大遼的兩塊地啊!

"明,明白......"

這有什麼想不明白的?只不過是幸福來得太突然,大伙兒有點接受不了.

宋遼歲幣......

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