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扶不起的阿斗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長身而立,站在船首,看著耶律重元上船.

待耶律重元來到近前,還沒等唐奕說話,那貨倒是先不陰不陽地開口了.

"怎地?子浩這是給我那侄子剛送完錢回來?"

"子浩還真是錢多,送了這頭,送那頭."

顯然,耶律重元對唐奕資助侄子的事極為不滿.

可是,他不說還好,他一說,唐奕之前強壓住的火氣騰的一下就上來了.

"****你大爺!你還有臉說?"

一聲暴喝,飛起一腳,直接就踹了過去.

要不是這貨把助資的事透漏出去,遼人也不會發難,老王爺也不用死!

可是,耶律重元說什麼也是武人出身,且如今也不過三十多歲的年紀,哪能讓唐奕踹得那麼容易?

猛一閃身,將將避過唐奕的這一腳.

"你......你干什麼!?"

"干你大爺!"

唐奕一腳未中,不依不饒地又是一拳掄了過去.

耶律重元舉臂一搪,"真,真當本王怕你不成?"

"滾你媽的,慫逼一個!"

一拳被擋,唐奕趁勢掄起另一條手臂,直捶了過去.這回,耶律重元避無可避,正中眼窩.

"我,我還手了!"

"還你媽的!"

又是一拳,這回是嘴角......

耶律重元捂著臉,也被打出了火氣,大叫一聲,"本王和你拼了!!"

砰!老拳直入,砸在唐奕面頰.

唐奕只是歪了歪頭,連疼都感覺不出來,從老王爺去世之後壓在心口的火氣一下子都爆發了出來.

"今天不錘死個你慫逼,老子不姓唐......"

砰!

"今天不為吾兒報仇,老子不姓耶律......"

砰!砰!

......

于是,一船的宋兵,還是另一船的燕云遼兵,就看到了詭異的一幕......

唐子浩與耶律重元,如兩個亡命之徒一般,面對面的以拳炮對轟.

遼兵離得遠,不明所以,急聲大叫:"快救殿下!"

可是,宋人那邊沖出一個美豔娘子,功夫高絕,三倆下就把沖在前面的人放倒,然後長刀一橫,"再上前,死!!"

吳育也想讓宋兵去救下唐奕,卻也被君欣卓攔下來了.

"這是他二人之間的事,相公就別管了."

看著場中滿臉是血,卻依然不停揮舞拳頭的二人,君欣卓喃喃道:

"大郎憋了太久,就讓他排解一下心中郁悶吧!"

......

遼兵一看宋兵不動,自己這邊也被那女煞神攔住,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不過,他們也不擔心出什麼大事了,這二人不像是在拼命,倒像是在發泄.否則,就不是拳拳到肉,而是刀刀見血了.

......

確實不是在拼命,而是在發泄.

唐奕恨耶律重元不爭氣,不是爭位的材料,卻做著當皇帝的夢.路都給他鋪好了,卻慫的一逼,還害死了趙德剛.

而耶律重元則是把積蓄在胸中多年的喪子之痛,通通化做鐵拳,招呼在唐奕身上.

......

砰!!!

二人的拳頭幾乎同時貼在了對方臉上,一個不穩,雙雙倒地.

耶律重元淬了一口腥紅的唾沫,想站起來,卻是再沒一點力氣.抬頭看向唐奕,也比自己好不到哪兒去,亦是爬都爬不起來.

只不過,那張已經慘不忍睹的臉上,竟然猶掛著一抹化不開的滲人慘笑......

耶律重元心中一顫,他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四肢攤平地仰面躺倒,目無焦距的看著天,"小兒的仇,算你還了!"

......

唐奕同樣仰倒看天,從懷里摸出那冊羊毛脫脂法的冊子,用最後一點力氣扔到耶律重元臉上.

"老王爺的仇,你卻沒還完!"

"......"

耶律重元抓起臉上的書冊,看了一眼就扔到一邊,又問了一遍剛剛把唐奕火氣勾出來的那個問題.

"為什麼給他一百萬?"

唐奕意外地沒有再發火,冷笑道:"怪你自己啊!你不自作聰明地把我給你錢的事透漏出去,弄得老子身敗名裂,能有今天的局面嗎!?"

"呃....."

耶律重元說不出話來了,那件事兒,他辦得是有點兒太天真了.

"那這書冊又是什麼?"

"金山."

"金山?"

唐奕不想和他廢話,"過幾日,我會派技工入遼,幫你把攤子支起來.要是還特麼用不好,就趁早能跑多遠,跑多遠,別特麼做什麼皇帝夢了!"

耶律重元狐疑地仔細翻了幾頁,眼睛逐漸亮了起來.

還真是金山,這就是把大遼最不值錢的東西,變成最值錢的布匹的點石成金之術,比耶律洪基那一百萬強了何止十倍!?

激動地撐起身子,猛一抱拳,"謝了!"

"......"唐奕一陣無語.

這一刻,他甚至有些厭惡自己,眼前的人明明是仇人,可是為了所謂的大局,你還不得不把最好的東西給他.

可能,這就是權力背後的肮髒吧?

......

正有些出神,卻聞耶律重元再次發聲,"有一事不明,還望子浩解惑."

"說!"

"你之前派人來,不讓我接耶律洪基的冊封旨意,是何用意?"

唐奕腦仁兒直疼,答非所問,"我勸你還是跑吧."

"跑?"耶律重元怔住.

"跑吧,就你這腦子,斗不到耶律洪基......"

耶律重元被說得面熱,"還望子浩明示."

唐奕道:"不接新皇旨意,你就還是先皇禦封的皇太弟;接了,你就是新皇的皇太叔.懂了嗎?"

"不,不懂......"

"傻叉!!"唐奕恨不得罵出聲.

"很難懂嗎?先皇的皇太弟,說明你才是皇位的合法繼承人.即使日後起兵,在你這邊也算師出有名,不算謀逆."

"可是,新皇的皇太叔,說明你接受了耶律洪基是合法皇帝,將來起兵,說出大天也是謀反."

"一個名正言順,一個忤逆大罪,能特麼一樣嗎!?"

耶律重元瞪大了眼睛,這回可算聽懂了.特麼南朝人的花花腸子就是多,他這個粗人還真沒往這方面想.

本著穩住耶律洪基的目的,他還一直覺得,那道旨意應該接的.

......

再次抱拳,這回卻是真心的一禮.

"子浩之恩重元銘記!來日若達成所願,必以厚報!!"

唐奕翻了個身,在耶律重元看不見的角度,冷冷一笑......

還?你還真不一定還得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