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問與不問(第四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接下來幾天,就是吳育大顯身手的時間了.

別看吳育膽子不大,但要分什麼事兒,那也是曾經使過西夏,舌戰過蠻夷的一張鐵嘴,蕭古渾這半路出家的宰相哪里是他的對手?

三談兩談,到了最後,蕭古渾才發現,好像除了那一百萬的歲贈,別的什麼便宜都沒占著?

比如說,遼人起初想在來州與大宋共享稅資,但讓吳育給頂回去了.

稅錢分你們,那還叫什麼租給我大宋?直說就是搶錢不就完了?直接把唐奕拉去砍頭就好了,還算什麼給他的台階下?

于是,沒成......

那天,蕭古渾又提出,宋人在來州不能修城,畢竟這是大遼的土地.而且他還打算著,什麼時候兩國崩了,還能說打回來就打回來.

這一點,吳育倒沒直接反對.

我們不重新築城,我們就在原來的城址上修葺一下,總可以吧?你看,來州那城牆就不到一丈高,恨不得一靠就塌了,修一修不過份吧?

蕭古渾一琢磨也是.于是答應,修可以,但工期不能超過一年.

他怕時間太長,大宋把城修太高,倒時候不好打.一年時間能修個夯土矮牆也就不錯了,連石城牆都修不出來.

"行!"吳育很痛快地直接就答應了.

一年?他可是知道,唐奕修通濟渠,修宋遼大道的工程隊是什麼效率.別說一年,半年那幫人就能把來州城修得跟開封城牆一樣高大.

......

最後是駐軍的問題.

遼人還沒不講理到不讓大宋駐軍,但是有限制.

對此,吳育找唐奕商量,唐奕倒是不無不可.

限制駐軍是肯定的,不然,咱們拉十萬大軍往城里一呆,那來州就什麼都不用干了,大遼也什麼都不用干,光防這眼皮底下的宋軍,就夠他折騰的了.

唐奕的目的是軟實力侵蝕,所以,讓遼人放心大宋是很重要的.邊境可以威懾,但來州和遼河口,一定要不引人注意才好.

所以,兩相扯皮,最後,來州和遼河口的駐軍人數定在了各千人之數.

一切談好,只等唐奕把契約帶回大國,由趙禎蓋上玉璽就算生效.

至于大遼這邊......

耶律洪基就在這兒,早簽好了,只等宋皇首肯.

唐奕也明著告訴耶律洪基,我朝陛下還是向著我的,一定會同意.只要我們那邊一完事兒,什麼時候大遼處理完地方事務,派官員來交接,什麼時候我大宋的官員,兵將就帶著那一百萬,連同今年的歲幣入主來州.

......

耶律洪基一聽,什麼時候交接什麼時候給錢,恨不得當天就把來州送出去,催著唐奕趕緊滾蛋.

唐奕也不跟他磨嘰,定下歸期.

臨行那天,耶律洪基意外地前來送行.

再次登上宋船,雖少了初來之時的焦躁,但耶律洪基卻比那天多了幾分深沉......

"陛下不必親來,倒讓奕有些受寵若驚."

唐奕沒叫"大兄".

"子浩,客氣!相識一場,送別故人卻是應該的."

耶律洪基也沒叫"唐兄弟".

唐奕牽起嘴角,看向吳育與蕭古渾.

"兩位相公可否暫退,讓我與陛下獨處片刻?"

吳育沒說話,默然而走,蕭古渾則是詢問地看向耶律洪基.

"先下去吧."

......

頃刻間,甲板上只剩下唐奕和耶律洪基二人.

唐奕走到船頭,遠望海天之際,不說話,只等耶律洪基先開口.

沒錯,他要獨處,並不是他有話要對耶律洪基說,而是看出耶律洪基有話要對他講.

耶律洪基行到船首,與唐奕並排而立,"但願此別,你我再無相見之日."

唐奕笑了,"我倒是希望再見陛下,必是另一番際遇."

耶律洪基看了唐奕一眼,"朕還是那句話,若非是立場不同,朕倒是願意交下你這個兄弟!"

"哦?"唐奕輕疑."陛下不是恨我入骨嗎?"

"恨!"耶律洪基直言."非常恨!"

"但是......子浩是個有趣之人,再難遇到了."

唐奕道:"沒辦法,誰讓我們各為其主?"

耶律洪基嗆聲,"朕就是主!"

唐奕搖頭,"你不是......我的主,是皇宋天下,是漢人."

"而陛下看似是主,實卻為奴,你的主子......是那威威皇權!"

耶律洪基沉思起來,這是他第一次把唐奕的話當回事,認真地過過腦子.

唐奕暗歎,他聽不懂的.

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問吧,我知道你憋了這麼多天,今天是特意來問的."

耶律洪基一怔,呆立良久,方沉沉地出聲,"蕭觀音......是死?是活?"

唐主類輕輕再笑,"我要是陛下,就算她真活著,也當她死了!"

轉身直視耶律洪基,"我要是陛下,就算所有人都懷疑她活著,也一口咬定......"

"她,死,了!"

......

"唉......"

耶律洪基頹然一歎,"這件事上,朕輸給你了!"

唐奕說得對,這是他耶律洪基的恥辱,活著,也得當她是死了,還問來做甚?

"沒什麼誰輸誰贏."唐奕出奇的誠懇.

說實話,要是沒有蕭巧哥,沒有宋遼之別,他真挺喜歡這個直腸子的大遼皇帝的.

挺可愛的......

"朕最後問你一句!"

"陛下但說無妨!"

"你就那麼希望耶律重元取代我?"

"不......"唐奕面容依舊誠懇.

"我希望你贏."

--------

回程,唐奕的船隊沒有直奔登州,而是沿著海岸線南下,在甯河停了下來.

甯河放在後世,就是天津偏北一點的位置,現在隸屬大遼南京道,是耶律重元的治下.

苦于甯河灘潛,大船無法靠岸,唐奕只能在海上等.

等了兩天,終于見一艘小船出了甯河口,朝著大船駛來.

唐奕站在船頭,手里攥著一本書冊,看著駛來的遼船發呆.

那船上有耶律重元......

而他手里的冊子,則是羊毛脫脂的工藝.

即使下定決心把這東西給他,但事到臨頭,唐奕還是有點舍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