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殖民萌芽
g,更新快,無彈窗,!

多年以前,當曹佾和潘豐拿著唐奕的一張攻遼草圖去找趙禎的時候,唐奕就曾想過,走來州水路通商很不錯,那為何不把來州就變成大宋的前哨呢?

這個時代的人對"租界"是沒有概念的,可是唐奕深深明白,這種說是租,實為搶的行徑有多麼的無恥.

那是大殖民時代的橋頭堡,他明白,在遼朝的腹地安下一個租界,對其政治,經濟,甚至文化,會有多麼大的破壞力.

況且,剛才唐奕抖了一個小機靈,他要了治下權,也就是行政管理權.有了治下權,大宋就能派兵保護宋民的利益.

這就是一顆釘死在遼朝心口的釘子,以後大宋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

但是,正如吳育所說,遼人不傻,會答應嗎?

答案是肯定的--

一定會!

首先,耶律洪基不知道殖民的危害有多大,只當是租了一個城給大宋;

其次,他現在太缺錢了......

看向吳育,"您知道,為什麼大宋這麼多年來,從上到下沒人願意打仗嗎?"

吳育道:"因為沒錢啊......"

大宋的募兵制太奢侈了,真的打不起仗.

"對!"唐奕肯定道."因為沒錢!同樣,大遼也沒錢!"

吳育不認同,"可大遼平時為民,戰時才是兵,比大宋養兵的成本低太多了."

"您都說了,那是平時.但是一但打起來,成本是一樣的,大遼也花不起這個錢."

耶律重元的存在,就是大遼花錢的理由,也是耶律洪基必須四處籌錢的原因.

"遼朝地廣,但多數地方還是很原始的.從一個燕云占了大遼四分之三的財稅收入就不難看出,遼朝其他所在皆是廢土."

"現在,耶律重元獨占燕云,雖沒斷了遼帝的財稅,可是,一旦打起來,耶律重元就算再好心,也不會把燕云的財稅再送到遼朝了吧?"

唐奕面容堅定,又道:"大遼建國比大宋還早,可是相公想過沒有,為什麼常備軍只有區區五萬之數的皮侍軍呢?"

"人家也不需要那麼多."

"屁!"唐奕淬了一口."當皇帝的,誰不希望自己身邊的兵越多越好?和平時,其五萬皮侍軍是足夠了,但要是打仗呢?皇衛軍立馬就比地方軍少了不知道多少倍,遼皇就不怕?他就不知道?"

"說到底,還是沒錢!"

吳育點頭,唐奕說得不無道理.

"那你的意思是說,耶律洪基急于要這筆錢就是為了防范耶律重元?"

"嗯."唐奕篤定道."他現在比大遼以往任何一個皇帝都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急需財源來擴充皮侍軍!!"

--------

而耶律洪基那邊也確實動心了.

唐奕說得沒錯,他現在真的是太缺錢了.

至于唐奕的那些算計,他能看出來一些,但是,依大遼現在內部的局勢來看,他根本不在乎.

也就是說,宋人要租地這一招,雙方是都可以接受的.

宋人想要借此擺脫"歲幣"之辱,但也只是單方面的擺脫,他們也就是騙騙自己人.可是對于遼,實質上還是每年給錢,而且增加了一百萬.

就好比,南朝可以對百姓說,我們不給大遼歲幣了,而是占了他們的地.

那遼朝也同樣可以對自己的臣子說,那兩地破地就是增加歲幣的借口.

而且,來州給了唐奕,那個半死不活的互市到了他手里,他肯定會細心經營吧?從中又能給大遼帶來不菲的收入.

耶律洪基甚至覺得,這是個雙贏的局面.

"我看,就這麼定了吧!"

蕭古渾在旁邊一聽皇帝想同意,心里總有點發虛,卻不知道哪里不對.

"陛下,還是把一重朝臣召集而來,好好商議一下吧......"

耶律洪基一瞪眼,"還商量什麼?那個混蛋給你商量的時間嗎?"

"那......"蕭古渾也沒了主意.

"朕且問你一句,你說,一個小小的來州每年歲入幾何?"

蕭古渾直撇嘴,心說,有個屁的歲入!這鳥不拉屎的破地方,一年連上田稅,能給大遼帶來幾千貫宋錢的收入就不錯了.

"用一個來州換一百萬宋錢,不值嗎?"

好吧,這傻皇帝,賬可不是這麼算了.

蕭古渾深知道這位的秉性,剛愎自用,聽不進去別人的話,他說定了,那就定了.

......

第二天一早,耶律洪基沒有再上宋船,不看唐奕都來氣,何況當面受他那份冤枉氣?只讓蕭古渾一人前來.

遼帝,同意了!

聽蕭古渾親口說出這句,吳育半天沒出聲.

"老夫內急......先......"

話都沒說完,吳育就踉蹌著往船倉里面走,人影剛淹沒在倉門之後,外面就聽撲通一聲,老相公激動得暈了過去!

唐奕急忙追了過去,心中大罵,壞事你暈,特麼好事兒你怎麼也暈?

--+--------

蕭古渾傳了個話,結果就被晾在那兒了......

吳育好不容易被弄醒了,第一句話就是,遼人沒看見吧!?

他怕遼人看見自己的反常,知道有詐,又反悔了.

"放心吧!"唐奕安慰道."遼人比咱們急,還在上面等著呢,倒是怕咱們反悔了."

吳育點點頭,艱難地從床上爬起來,鄭重其事地雙掌抱于頭頂,一揖到地,給唐奕深深一禮.

"老夫代我皇宋萬民,謝謝子浩了!"那塊快要壓垮大宋的石頭,終于讓唐奕搬開了.

唐奕急忙上前,扶起吳育.

"您老這是做甚?折殺小子了."

"您忘了嗎?我也是大宋子民."

吳育激動點頭,"對對,你是大宋子民!大宋的好兒郎!"

"您老別激動!"唐奕怕他再暈過去."好生歇息,之後的事情還要仰仗您老出馬呢."

大體是定下來了,但是,還有諸多細節需要兩國協商,能在里面占到多少便宜,還要看吳育的談判手腕.

不想,吳育一擺手,"這份榮耀是大郎的,老夫不能搶功,你自去洽談便是."

唐奕苦笑:"您老還真抬舉我,裝傻充愣,蠻不講理是小子的長項.但是,和遼人磨工夫,奕可是玩不轉的."

"有什麼玩不轉?"吳育不依."我看你昨天那一通連削帶打就不錯,和這幫蠻子就得用你那一套!"

"那也不行.您忘了,那邊談判的是蕭古渾,他兒子是蕭思耶啊,要是我去,他難免帶了情緒,說不定弄巧成拙."

吳育擰眉,還真是這麼回事兒.

"那老夫去?"

唐奕笑了,"正該您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