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繞死你
g,更新快,無彈窗,!

耶律洪基能不懵嗎?他和唐奕有的哪門子交情?

關鍵是,唐奕太不要臉,一口一個兄弟,張嘴就來,理直氣壯地說瞎話,都不帶打磕巴的.

耶律洪基心說,好吧,你不要臉,我就陪你不要臉.

"你是說......這錢你沒打算賴賬?"

唐奕眼睛一立,面容是氣憤難平,"莫要以己度人!!我唐奕可不是說話不算數,背後捅刀子的小人!"

......

耶律洪基聽了唐奕這話,覺得特別別扭.

你不是背後捅刀子的小人,誰是?

再說了,什麼特麼叫"以已度人"?

你那意思,我耶律洪基就是唄?這孫子太賤了,自辨的同時還得變著法的罵你.

不過,耶律洪基還是決定忍了,只要唐奕肯給錢,讓他占點便宜就占點便宜吧.

皇位都坐不穩了,誰特麼還在乎面子?

"真給!?"

"真給!"

耶律洪基心里踏實了,嘟囔著,"這還差不多......"

"差不多?"唐奕冷哼一聲."我唐奕說到做到,確實'差不多’.可是,大兄你......可就'差太多'了!"

"......"

唐奕一副受盡委屈的樣子,"答應了你,不用你說,時候一到,自會給你送去.可是,大兄剛一臨朝,第一件事兒就是管小弟要錢.此為兄弟之義輕乎?亦為財錦之利重乎?!"

"更是將小弟私授之財寫于國書之上,當真是殺人不見血,誅心先誅名!大兄此舉,是嫌我唐奕命太長嗎?"

"誤會,誤會啊!"耶律洪基急忙出聲.

"我的錯,我的錯."他是真怕唐奕一生氣又不給了,那特麼可就是抓瞎了.

"唐兄弟一諾千金,真丈夫!倒是為兄有些多心了."

耶律洪基也開始不要臉了......

"來來來,為兄有錯在先,自當罰酒!"說著就找酒自罰.

唐奕點頭一笑,"這還差不多!"

"小弟不是斤斤計較之人,既然大兄說是誤會,那就是誤會."

"來,我陪大兄共飲!"

......

唐奕這一會兒一個臉色,一會兒像要殺人,一會兒又稱兄道弟,別說耶律洪基糊塗,跟他一起上船的那老頭兒也迷糊了.

繞來繞去,你特麼到底是給不給錢?

忍不住出聲道:"唐公子的意思....歲增百萬銀錢,這事兒就算定下來了?"

唐奕沒說話.倒是耶律洪基眼睛一瞪,搶白道:"廢話!唐大郎豈是出爾反爾之人!?自是定下來了!"

他這是開始有點能跟上唐奕的節奏了......

唐奕看了這老頭一眼,明知故問地對耶律洪基道:"這誰呀?"

語氣說不出的輕蔑.

那老頭兒的自尊啊......我堂堂大遼北府宰相,讓你說的怎麼比個路人都不如?

"老夫蕭古渾,大遼北府同章事......"

"哦......"唐奕誇張地一哦.

"沒聽過."

日!

蕭古渾現在算是明白,來之前大定與這小混蛋有過一面之緣的眾位同僚的勸告了......

"別和他講理,也別和他斗嘴,更別和他比錢多."

"因為那是個比契丹人還契丹人,有錢有嘴,還不講理的渾人!南朝立國一百年,才出來這麼一個奇葩."

"既然如此......"

蕭古渾也不打算跟唐奕廢話了,開始行使宰相的職責.

"那咱們就談一談,這錢款交割的細節吧."

唐奕白了他一眼,一指桌上,又是蒸蟹,又是參段兒,又是酒壇子的.

"急什麼?這是談正事的場合嗎?"

"呃......那唐公子欲什麼時候談?"

蕭古渾心想,這混蛋不會又變卦吧?

"心放肚子里,空口放白話,生兒子沒PY兒的破事兒,我唐奕還不屑為之!"

說完,還怕蕭古渾聽不懂,又加了一句,"比如,前段時間,在我大宋服法的那頭."

"你......該死!"

蕭古渾一陣搖晃.上船之後,他就極力克制,不去想那喪子之痛,可是......

我不提,你他-媽還提!?

唐奕就當沒聽見,繼續數落道:"要談,明日三朝六禮,帶上文書國契,正正經經地談."

"唐兄弟所言極是!要談,明天正正經經地談.直接就把國契簽了,這哪兒是說事兒的場合?蕭卿家,坐下吧!"

他是怕蕭古渾一時沒忍住,攪了他的"財路".

蕭古渾心下淒然,殺子大仇不能得報,還要佯裝不當回事兒.

憤憤地坐下了.

唐奕則暗暗冷哼,老王爺千金之軀一個蕭思耶就想打發了?老子不搞得你全家陪葬,就不姓唐!

不過,這些現在也就想想,以後慢慢算賬.

而現在,還是把正事兒辦了吧.

伸手虛迎,把耶律洪基讓回席中,唐奕就勢坐到了耶律洪基身邊.

"不過,話說回來......大兄啊!"

......

吳育本來就當邊品酒邊看"猴戲",唐奕在那把大遼君臣耍得團團轉,他直當看個樂兒.

可是,唐奕此時話頭一轉,雖還什麼都沒說,吳育的心就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手上的酒杯更是不自覺的頓在了半空.

唐奕撒潑耍渾,鬧得毫無體統做下的鋪墊,現在終于要用到重點上了......

而此時的耶律洪基可不知道唐奕的那麼彎彎繞.

"賢弟,有何話語直說無妨!"

"大兄啊!"唐奕苦著臉."錢,小弟是一定會給的,但是......"

"但是什麼?"耶律洪心中一顫,這孫子又起什麼心思?

"但是,明日好像還真簽不了......"

"為何?!"耶律洪基不干了.合著你剛才都特麼逗我玩呢?合著我堂堂大遼皇帝跟你演了半天,都特麼白演了?

唐奕還是裝著什麼都沒看見,"說起來,這卻要怪大兄你了."

"......"

"大兄一時不慎,把咱們兄弟的約定寫到了國書里,現在大宋朝上下皆知,事情可就沒有原來那麼簡單了."

耶律洪基臉都綠了,怎麼又變成是我的不是了......

唐奕繼續道:"大兄最清楚不過了吧?你我兄弟之間饋贈怎麼都好說,華聯的商船說帶過來就帶過來了.可是,一入國書......"

露出一個悲淒無比的表情,"那可是要走大宋朝廷的財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