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和皇帝罵街
g,更新快,無彈窗,!

說起來,真的是耶律洪基自找的.他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局勢,還和唐奕玩這一套.

大宋的軍隊就壓在邊境上,皇位他是得著了,可自己那個叔叔卻還是不死心,要和他掰掰手腕.整個南京道可都在耶律重元手里呢.

那可不光是大遼的戰略要沖,對宋的地理屏障,還是大遼的錢袋子.

現在,耶律重元力量不足,還算老實,至少他沒扣留燕云的財稅收入.萬一這老貨哪天多長出一個膽子,把燕云的稅收也給扣下,那可就熱鬧了......

可就是這個要命的時候,耶律洪基還想著和唐奕抖機靈,不是找不自在嗎?

坐著大遼的船靠近宋船,離得越近,耶律洪基越是沒底.宋人打仗不行,但別的事情卻能甩大遼十幾條街.不說別的,就說眼前這種巨船,不身臨其下,是絕對感受不到那種震撼的.

這船足有四十丈長,二十來丈寬,耶律洪基的座船在這艘巨船邊兒上,感覺就跟一個小舢板差不多.

忍不住嘟囔出聲,"宋人這是怎麼造出來了?"

身邊一個隨行的老者恭敬道:"據臣所知,這還只是那唐子浩船運生意之中所用的二級商船.在大宋的登州,海州的船廠里,正在建造的一級巨舟才是大宋造船工藝的真正巔峰,聽說有近六十丈長!"

"六十丈!?"耶律洪基聽得目瞪口呆.

大遼別說是在水里造船,就是在平地上蓋房子,想建這麼大也不容易吧......

南人上哪兒找那麼大的整木做龍骨?

在他的認知里,船能造多大,除了工匠手巧,最主要的還是看做龍骨的大木有多大.因為龍骨必須是一整根的木頭,不能接.

六十丈......那得是多嚇人的龐然大物!?

......

不容他多想,他的"小舢板"已經到了宋船之側.有兵丁放下舷梯,耶律洪基只得放下思緒,上了宋船.

上船之後,耶律洪基還有心無心地端著皇帝的架子.可左右一看,好吧,除了幾個軍士,兩個水手,還有一個綠袍小吏,連個正經的宋官兒都沒看見.

不過,倒也還好,那綠袍小吏還算客氣,"見過遼朝官家,我朝吳相公和唐公子正在船尾恭候."

"嗯~!"耶律洪基點點頭.

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別忘了,剛才是求宋人要見唐子浩來著.

四平八穩地由宋吏引路,朝船尾而去.

等到了船尾,耶律洪基又不淡定了......

你大爺!

唐奕和一個老頭兒正在船尾架著小炭爐,蒸螃蟹......

連隨他來的那個老者都有點面上掛不住,不是病了嗎?裝一裝就不行?

唐奕一見耶律洪基到了,笑呵呵地起身相迎,"查刺大兄,多年未見,甚是想念啊!"

老者腦瓜仁兒直疼,這是我大遼皇帝,誰是你兄弟!?

唐奕可不管那老頭怎麼想的,看他那面相,與那蕭思耶有幾分相像,十之八九是他的老子,也就是現在大遼皇後的爹,蕭古渾.

想到這,唐奕忍不住輕噗一聲,樂出了聲兒.

幾人都是一怔,心說,你樂什麼?

可唐奕馬上掩去笑意,不給耶律洪基搭話的機會,拉著他就往席間落坐.

"來來來,我與吳相公正在烹蟹,大兄快來嘗嘗,看小弟的手意如何?"

"......"

耶律洪基被他擺弄著坐下,看了眼炭爐上的蒸籠,"不就是蒸嗎?要什麼手藝?"

"大兄不懂了吧?"唐奕故作高深."這蒸蟹的講究可是多了去了......"

"行行行!"耶律洪基敗下陣來."沒工夫聽你扯閑話,說正事!"

唐奕一怔,"什麼正事?"攤手一指."這也不是說正事的場合吧?"

耶律洪基白了他一眼,冷笑道:"想不到,五六年未見,大郎還是這般不著調......"

"當然是增幣,撤兵的正事!"

說到這里,耶律洪基看看唐奕,又看看吳育,"兩位看樣子病也好了吧?也該談談這贈幣之事,大宋到底做何打算?"

"唐子浩,這可是你當初親口答應朕的,怎麼?你現在不會想賴帳吧?"

"......"

吳育暗暗搖頭,慢悠悠地給自己斟滿酒.

這個耶律洪基跟他爹耶律宗真一比,可真是差得太多了,就這直來直去的作派,還不讓唐奕玩懵了......

果然.

那邊唐奕一聽耶律洪基說出這些話,砰的一聲把手里的酒杯就摔了出去.

耶律洪基一瞪眼,奶奶的,你敢跟我摔杯子?我可是大遼皇帝.

可是,唐奕根本不給他發飚的機會,先耶律洪基一步......炸了!

"耶律洪基!!"唐奕騰的站起來,指著洪基的鼻子直呼其名."想不到,你是這種人,妄我唐奕當你是兄弟!"

耶律洪基就納悶了,哪種人?我是哪種人?再說了,當我是兄弟你還這麼坑我?

一下來了火氣,一拍桌子也躥了起來.

"我是哪種人?好你個小人唐子浩,你言而無信卻要喝罵于朕,是何道理!?"

唐奕冷笑,"我果然沒有說錯,面前的遼帝,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可以挽肩對飲的查刺大兄了!"

"我不是!?"耶律洪基瞪著牛眼."是誰給耶律重元送好處,攛掇他與我做對!?是誰三番兩次要攪了朕的皇位!?是誰把蕭......"

好吧,搶媳婦的事還不確定,耶律洪基是個有原則的人,沒確定還不能安在唐奕身上.

"反正是你出爾反爾,暗中使壞,而非是我!現在卻要被你反咬一口?"

唐奕分毫不讓喝罵道:"還說我沒說錯你?當年的查刺,有膽有義,眼中有兄弟!可是,你看看你現在!?"

"權力迷心,猜忌多疑.你我兄弟還不如那一百萬的歲贈嗎?我唐子浩說出去的話,有不兌現的嗎?還要你特意發國書來催?還要你上船不問舊情,張嘴就先惦記那點臭錢!?我答應兄弟的事情,還用你舔著臉來要嗎?"

"嘿!!"耶律洪基鼻子都氣歪了."你怎麼滿身是理?我怎麼就......"

......

吵鬧乍然而止,耶律洪基更是定在那里......

"你,你什麼意思?"

問完之後,還不確定的回頭對那老者又問了一遍,"他,剛才那話什麼意思?"

老者下意識地往後撤了半步,"臣......臣剛才什麼都沒聽見."

太丟人了,大遼皇帝與一個南朝臣子宛若潑婦罵街,這要是傳出去......

丟人啊!!!

而唐奕則是輕蔑冷哼,語氣極為不屑,"我說,你不相信兄弟了,許下的承諾,還用你催?"

......

轉折有點大,耶律洪基有點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