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你病我也病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這回是真的什麼都沒瞞著吳育,把自己所有的計劃全盤托出.

吳育老相公開始還算淡定,可聽到後面,已經是瞳孔放大,面若金紙,怔在那里一動不動了,像拉風箱一樣喘著粗氣,氣兒都快喘不上來了.

唐奕真怕他背過去,急忙拍著吳育的後背,給他順氣.

"相公,別激動,別激動!"

"你......"吳育抬起老臉,顫巍巍地指著唐奕.

"你......你你你你!!"

"你簡直就是禽獸!"

"呸!"

唐奕不干了,好端端的罵什麼人呢?

"你你你......簡直就是沒毛兒的'老家賊’,會說話的山猴精!"

吳育是真服氣了,這麼損的招,唐奕是怎麼想出來的.

"能行嗎?"

唐奕點頭,"應該能行,因為耶律洪基現在別無選擇."

吳育胸口起浮得更是激烈,低著眉眼,左思右想,最後......

"老夫全聽你的!!"之後又加了一句."若是能成,我吳育從今以後都聽你的,任你唐子浩差遣."

----------

從開封到登州,這一路倒還順利,等眾人聞到了海的腥味兒,朝廷接他們去來州的大船也准備好了.

登州到大遼的來州就要快得多了,值此暮春時節,東南風正盛,一路順風順水,只一天的工夫,來州城岸就已經隱約可見了.

唐奕沒有下般的打算,讓軍士們定了錨,船就停在海上.

又派人去通知大遼在此等候的官員,他們已經到了.看看遼朝那邊派的使臣到了沒有,要是到了,要怎麼個談法?

當然,遼人要是想談,得在大宋的地盤上談.

可是,等到傳信的使吏回來,唐奕和吳育卻聽到一個頗為意外的消息--

耶律洪基在來州.

唐奕和吳育對視一眼,臉上滿是不解.

按說,兩國談判這事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了,從來也沒有皇帝親自上陣這一說.都是底下人交涉,皇帝最多拍個板,就算完了.

況且,此非在大遼國都,耶律洪基還真不至于親自前來.

縱使唐奕知道這次的談判對耶律洪基很重要,但也沒想過耶律洪基會親自來.

"那現在怎麼個意思?他自己來和咱們談?"

那使吏道:"遼人說了,既然新皇親至,自然由皇帝親自接見宋使,以示兩國兄弟之誼.但是......"

"但是什麼?"

"但是,遼人說耶律洪基病了,出不了岸.要麼咱們上岸去和他們談,要麼就讓咱們等著."

吳育一皺眉頭,"等多久?"

使吏一苦,"這小的哪里問得出.遼人說,快則三五天,慢則十天半月.若是他們陛下固疾難服,說不得等上幾月,半年也是可能的."

"......"

吳育怔怔地看向唐奕,"不會是真病吧?多半是遼人給咱們的下馬威.他們那邊是皇帝,拖再久咱們也得受著."

"拖!!"

唐奕一瞪眼珠子,說誰病了他都信,耶律洪基?那孫子除了一副好身板兒,就沒剩下別的什麼了.

"他不想拖嗎?咱們也拖."對那使吏道."你再跑一趟,就說我也病了,也需修養."

那小吏心說,這是玩的哪一出啊,兩頭對著生病玩?

"那遼人要是問什麼時候能好,下官當如何回答?"

唐奕一甩手,"你就說,病得比他們皇帝還嚴重,他好了,我都好不了!"

"......"

送信兒的走了,吳育心里有點沒底,"大郎,悠著點,可別攪和黃了."

老頭兒還惦記著唐奕的那個損招兒呢.

"您老就放心吧,他們比咱們急."

吳育沒招,又道:"那咱們就這麼干耗著?"

"怎麼是干耗?"唐奕來了精神."您老還不知道吧?這渤海灣盛產小海參,龍王蟹."

"端是人間極味,咱們好不容易來了,不趁這個時候釣蟹摸參,哪對得起這麼好的機會?"

"咱們爺倆兒現釣,現做,現償,您說,還怕時間過得慢嗎?"

吳育聞言,哈哈大笑,一邊笑,還一邊搖頭,這小子心是真大,都這個節骨眼兒上了,他還想著口腹之欲.

不過,聽唐奕這麼一說,倒也勾出了吳育的老饞蟲,"來人啊,還不去拿好酒?"

老頭也看出來了,著急沒用,等吧.

......

其實也不用唐奕和吳育著急,遼人確實比他們急.耶律洪基本想給唐奕個下馬威,順便把這小子騙上岸.

只要唐奕一踏上大遼的土地,哼哼......

耶律洪基都想好了,只要一談出結果,就宰了唐奕這孫子.

可是,現在倒好,唐奕根本不吃他那一套.你不談?好啊,我特麼也不想談!

但是,不談不行啊,多拖一天,耶律重元那邊就多出一天的時間把唐奕送給他的錢變成兵.

忍了兩天,耶律洪基終于忍不住了,讓人傳信宋使,他病好了,要和宋人談判.

可惜,你病好了是吧?唐子浩的病還沒好呢......

大宋的聯絡官員把腦袋搖得直甩唾沫腥子,"談不了,唐子浩病重,連床都起不來了."

你大爺!耶律洪基想殺人.那孫子天天坐船梆子上釣螃蟹,你當我們都瞎啊?

可是沒辦法,宋使一口咬定,你們遼人看錯了......

又拖了五天,耶律洪基實在忍不下去了.

這回把宋使叫過來,好聲好氣地說,你看,唐奕病著沒關系,按照禮儀,大宋來使,我大遼得以國禮待之吧?正常的禮儀流程咱們先走了總行吧?唐奕病了,不是還有個相公呢嗎?

宋使還是直搖頭,"禮儀也走不了,吳相公也病了......"

......

"那朕去船上探望南朝相公和唐子浩,這總行了吧?"

宋使一琢磨,"那我得先回去問問."

還問你妹啊!!!

耶律洪基真想摔死這幫南朝賤人......

你那意思,我堂堂大遼皇帝親自去探望你們,還得"通傳"?

可是,怨得著誰呢?也不想想,全是自找的.

......

第二天,宋使終于回信兒了.

"吳相公與唐子浩身體稍稍轉好,倒是可以見陛下了."

耶律洪基擰成麻花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來人,備船!"

宋使一聽,急忙搖頭,"今天不行啊!唐子浩說了,見陛下這是大事,要選個好日子,後天是黃道大吉......"

"滾!!"耶律洪基直接把那南朝人踹了出去.

還有完沒完!?

"備船,朕倒要看看,這唐子浩'病’成個什麼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