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真沒瞞著您的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那一家子人,唐奕真還懶得理他們.只是擋他的道,看個熱鬧什麼的,唐奕還真就忍了,畢竟是皇族,趙允讓死的也很"體面",小輩們不憤,忘不了老子的仇,唐奕還能大度的理解的.

可是,還沒完了,就有點過份了吧?

與一眾朝官辭行,唐奕等人上路,沿著皇城向東,從新宋門出京.這回他們不是往北走,而是向東到登州,再轉坐船到來州.

可沒想到的是,那幾位沒走,一路就跟在唐奕身邊.

開始,唐奕還不明所以,後來才知道,這幾頭是專門來看他是怎麼被百姓不待見的.

說實話,從尚書省到新宋門這一段確實"不好走",好多百姓的眼神跟刀子似的,即使唐奕問心無愧,都有點不敢直視.雖然沒有扔臭歡蛋,爛菜葉什麼的,但這一路的竊竊私語,恨聲喝罵,也著實讓唐奕有點受不住.

"奸人",這是比較文雅的.

"惡賊",這是比較苦大仇深的.

"遼人的走狗",這是比較....

"哼......現世報啊......"

百姓的怒罵聲中間,還夾雜著趙宗懿等人的冷嘲熱諷.

唐奕不干了,百姓純樸不明就里,你們特麼跟著摻合個屁啊?

"瞅把你們幾個閑的!?小爺太長時間沒大嘴巴抽你,皮癢了是吧?"

唐奕把悶著的那股火,全發到他們身上去了.

不想,趙宗懿等人根本不怕,反而大聲喝斥道:"唐子浩,你還有臉囂張?賣國求榮的狗賊,你也有今天!"

嘿~!唐奕真急了.

翻身就要下馬,老子真是給你們好臉色了.

"吵什麼?"卻是吳育掀開車簾高聲喝斥,止住了唐奕要沖上去的沖動.

擰著眉頭看向汝南王那一家人,吳育故作威嚴道:"幾位世子,王爺,百姓們不明是非,你們也不懂事?吵吵嚷嚷宛若吼街悍婦,難道就不顧忌皇家威儀嗎?"

吳育看似是勸架,其實是在拉偏架,直接就把趙宗懿等人和悍婦劃等號了.

"吳相公,此言差矣!"從來都不太說話的趙宗實出聲了.

"唐子浩從前的惡行且不多說,還三番五次地涉嫌賣國之恥,難道我等宋民就不該不恥了嗎?"

趙宗實聲音不小,吸引四周的百姓都圍了過來.聽了趙宗實的話,無不高聲呼叫為之叫好.

"唐瘋子太惡,也就世子這樣的身份才敢說他幾句,倒是替我等小民出聲了!"

"說的對,三翻五次與遼人勾結,不會是空穴來風吧?"

......

趙宗實眼見自己占了一個"理"字,更是有了底氣.

"唐子浩涉嫌賣國,朝廷還讓他出使,是何用意?難道要等他真把大宋的家底都送給了遼人才算甘心?"

吳育辨道:"陛下讓唐奕隨使,就是為了讓他自證清白."

"自證?"趙宗實反問一句."若他真是遼人細作,那還不正中他的下懷!?"

"趙宗實!"吳育怒了.

"別再鬧下去,與你無益!"

趙宗實冷笑,"大宋朝什麼時候變得連話都不讓人說了?"

......

唐奕眯縫著眼睛,冷冷地看著趙宗實.若是剛剛他還想大嘴巴抽他,現在反倒平靜了許多.

冷笑著嘟囔一句,"扶不起的阿斗!"

"你!!"趙宗實聽得真切,莫名地激動非常."你什麼意思?"

唐奕依舊冷笑不答,反問道:"誰給你出的破主意,上這兒來找存在感?"

"......"

"回去告訴他,沒用,演得太拙劣!"

"......"

趙宗實被唐奕頂得臉色一陣發青,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趙宗懿見事不妙,猛然高叫:"大家都看見了吧?這個唐子浩罪不可揭,卻在此轉疑話題,想要......"

"行了,行了."唐奕不耐煩地喝止他."累不累啊?"

松開馬缰,走到趙宗實面前,繼續說著只有他和對面幾兄弟才能聽懂的話.

"你不是想露臉嗎?"

"好啊,我給你這個機會,但不是現在."

趙宗實下意識出聲,"什麼時候?"

唐奕輕蔑一笑,"回京之時,百官之側,望你迎之."

"到時候,讓百官和天下人看看,到底是我唐奕賣國,還是你汝南王府嘩眾取寵."

"......"

趙宗實心里還真有點畫魂兒,有些拿不准主意了.萬一唐奕真的拒絕了遼人的要求,真的自證了清白,那他們去迎接,就不是看唐奕笑話了,那是打自己臉......

"好!"

"一言為定!"

他不敢答應,可身邊的趙宗懿卻是一臉興奮地應了下來.

唐奕撇了他一眼,也不多說,再次冷哼一聲,翻身上馬,與出使隊伍一同在一片罵聲中,出城而去.

......

而趙家兄弟目送著唐奕離開,沒有再跟去.

"大哥,不應該答應他的."趙宗實終于出聲.

"萬一他真的為了名聲拒絕了遼人增幣之想,那我們豈不是要自食牙燴?"

趙宗懿高深一笑,"十三弟放心!他就算不想答應,也得答應."

"為何!?"

"遼朝傳了消息,耶律洪基急于要那一百萬制衡耶律重元,已經不惜向云州增兵,做出真要與咱們大干一場的架勢.唐奕敢不答應,遼人就敢從云州繞過燕云之地直接南下.如此一來,他唐奕就是大宋的罪人!"

趙宗實聞言,眉頭舒展,心懷大悅.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

且不說城中那幾個齷齪之人,出城之後上了官道,吳育掀開車簾,看向不遠處騎馬的唐奕.

"臭小子,給我進來!"

唐奕不知道他要干嘛,乖乖地下馬上車.

"您有吩咐?"

吳育板著個老臉,好像唐奕欠他多少錢一樣.

"我來問,你來答,不許有半點隱瞞."

唐奕一翻白眼,怎麼又是這套?

"您問."

"你知道汝南王一家為什麼會來搗亂?"

唐奕一攤手,"這有什麼難想的?我臭了,他們的老子就能平反了,自然要跳出來掙點名聲."

"可是......"吳育不解道."陛下必然不喜,這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唐奕無語道:"我的老相公啊,那一家子人還在乎陛下喜不喜歡嗎?換句話說,已經是最差的情況了,人家還有什麼輸不起的?"

吳育一想也對,光腳不怕穿鞋的,那一家已經這樣兒了,還有什麼輸不起.

"那第二件."

"有第三件嗎?"

"少貧嘴!"

"我再問你,這一趟,你小子沒什麼瞞著我的了吧?"

"唐奕想了想'堅定’搖頭道:"沒有!"

"真沒有!?"

"真沒有!"

吳育這回踏實了,點了點頭,眼珠一轉,說了一句,"那你還得答應老夫一事."

"什麼事?"

"與遼人談判,你不許參與,給我一邊呆著去!"

唐奕心中一暖,吳老頭這不是在搶權,而是在背罪.

兩國談判,每一個細節皆要記錄在案,以備事後朝廷審查,看使臣在談判之中可有過失.

吳育把唐奕擋在外面,也就相當于把所有的責任都一人扛下.這個歲幣最後談成什麼樣,"增"與"不增"都和唐奕沒關系.

只不過,唐奕沒法答應他.

"這個真不行,耶律洪基估計都不會干."

"不行也得行!!"吳育瞪著眼珠子."反正這個歲幣的事兒,老夫作主,就算死在大遼,也一分都不能再加!"

唐奕勸道:"加一點兒也沒啥."

"不行!"吳育怒喝."這個事沒商量,由不得你胡來!"

說到這里,吳育恨鐵不成鋼地點著唐奕的額頭,"歲幣這個東西,不單單是你唐子浩的名聲問題,更是我大宋的顏面所在.絕不能加了,你到底明不明白啊!?"

......

唐奕被他點得直躲,"這話小子倒真不認同相公."

"你還敢頂嘴?"

"問相公一句,怎麼著,歲幣不增就保住大宋的顏面了?"

"......"

見吳育不說話,唐奕又道:"增與不增,只不過就是宋人自欺欺人的障眼法罷了,保持現狀就有尊嚴了?"

"那每年給出的幾十萬財帛,你們都眼瞎啊?看不見啊?"

"把那個都抹去,那才叫找回尊嚴,那才叫顏面!"

"相公要是真有為國之心,把之前那幾十萬歲幣都談下來唄?以後就不給了."

吳育被唐奕說得面紅耳赤,羞愧難當,可是嘴上還是不甘道:"原來的歲幣......還是要給的."

唐奕橫了他一眼,卻是不再說了.

吳育道:"歲幣是宋遼兩國的底線,也是澶淵之盟的基礎.只要歲幣在,兩國的盟約就還在,最起碼還能保持表面的和平."

"所以,盡管屈辱......但為了百姓不再浴戰火......"

"行了吧."唐奕一甩手,打斷了吳育的話.

那區區幾十萬的歲贈,真把大宋的脊梁骨都壓彎了,把這些當臣子的骨氣都壓沒了!

"既然如此,那與耶律洪基周旋之事相公就別給我設門檻,你們談不下來,我能談!"

吳育奇道:"你怎麼談?"

"施舍他幾個錢唄."

吳育聞言都快哭了,"可是......真的不能再加了啊!"

唐奕看著吳育,"事到如今,奕也不瞞相公,增幣就是為了把大宋的尊嚴找回來!"

吳育有點迷糊,不增都臊得慌,怎麼多給遼人錢,反而又能找回尊嚴了呢?

"其實吧......"唐奕心說,都告訴你算了,省得到時候給我添亂.

"其實是這麼這麼這麼一回事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