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論包拯的火力覆蓋
g,更新快,無彈窗,!

開弓沒有回頭箭,大宋君臣既然已經在謀劃那塊地,那麼就沒什麼舍不得,沒什麼不能犧牲的,包括--

鮮血,生命,名聲!

一切的一切......

--------

"出一營跟我再去趟大遼."

搞定了曹潘二人,唐奕得了幾天的空閑.

這期間,與大遼使臣的溝通也有了新的結果,兩國會談的地點定在了大遼來州的海上.以大宋的水軍實力,遼人就算想把唐奕怎麼樣,也不太可能.

今天,唐奕特意到後山的閻王營來找楊懷玉.讓他出一營兵隨他出使.

楊懷玉此時盯著場中的訓練,有一句沒一句地問道:"有危險嗎?"

"海上,沒危險."

"那你隨便拉幾個禁軍的老爺兵跟你去不得了?我這正忙著呢!"

唐奕一陣無語,"不差這幾天吧?"

楊懷玉斜了他一眼,"新增這兩千兵才訓了幾個月,連馬還沒摸著呢.誰知道哪天就真打起來了,到時拉不出去可怎麼辦?"

唐奕神情一暗,他擔心的就是這一點.

"放心,真打起來,也不用你們."

"你敢!!"楊懷玉騰的一下就蹦起來了.

"唐瘋子!"

"今天我把話撂在這兒,老子這五千兄弟,可不是你出去臭顯擺的花架子,有正經事兒你敢把俺們藏起來,老子和你恩斷義絕!!"

唐奕無言,半天才陪著笑道:"至于嘛?就出幾個人跟我走一趟,又耽誤不了幾天."

"不去,找別人吧!"

"......"

說不動,唐奕也沒辦法,調頭要走.

"等等."

"干嘛?"

楊懷玉走到他身邊,上下打量了半天,"做為兄弟,得勸你一句,你得找個人泄泄火氣了."

唐奕愣道:"什麼意思?"

楊懷玉皺著眉頭,"你沒發現嗎?老王爺一走,把你魂兒也勾走了,成天跟個娘們兒似的,半天也頂不出一個屁!"

這段時間,唐奕確實像換了一個人,什麼事兒都壓著,憋著,就算那天沖入大遼使館,他的那種憤怒,也是壓抑的,隱忍的怒火.這和原來那個飛揚跋扈的唐瘋子,簡直就是兩個人.

拍了拍唐奕的肩膀,"兄弟......"

"你還是瘋點好!瘋點,我們大伙兒心里踏實."

唐奕笑了,"滾蛋!瞅把你賤的,不罵你兩句不舒服是怎地?"

楊懷玉大笑,"這就對了!"

說完,掉頭回去盯著他的兵去了.

走了幾步,想起了什麼,"對了,那什麼......"

"最近外面傳什麼,說什麼,別往心里去."

唐奕又是一愣,"外面說什麼了?"

最近就沒人在他面前提外面的事兒,難道耶律洪基的國書已經傳開了?

楊懷玉大大咧咧道:"反正你別理就得了."

"用你那句話咋說來著......'先讓他們叫喚幾天,過些日子,咱們親自打他臉’!"

好吧,楊懷玉這麼一說,唐奕敢肯定,是那件事傳開了.

無所謂地聳聳肩,"聽他們的?聽他們的,老子讓唾沫腥子淹死八百回了!"

--------

唐奕許給耶律洪基歲錢百萬的事情確實已經傳開了,最近開封城中談論的,也都是這件事.

雖然趙禎讓唐奕出使大遼,有點讓他自證清白的意思,但是,想完全壓住流言蜚語卻是不可能的.

百姓們也不禁要懷疑,不禁要問上一問,這個唐瘋子到底是忠的,還是奸的?

因為各大瓦子勾欄,酒樓花館與唐奕的關系不淺,這幾年一直是幫著唐瘋子說話.他的那麼瘋狂之舉,也被說成了是忠義之行.

但是,百姓們也不傻,第一次賈相公告他謀反,確實有些牽強;第二次遼人說他私通耶律重元,也被南平郡王以死相抵了.

可是,第三次......

漢人有句老話,有再一再二,沒再三再四.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這麼說,就算是假的,也有三分成真了吧?

這幾天說什麼的都有,唐奕的風評也降到的前所未有的低點.

為了收複燕云,唐奕給大宋君臣百姓打開了一道名叫--民族主義的大門.

可是,這種勾起宋人血性的東西,同時也讓"通敵","賣國","背叛"這些字眼更加的敏感.

百姓不管真假,百姓只相信自己的主觀感覺.

所以,唐子浩這個名字,這回是真的臭街了.

......

相對于民間,朝堂之上倒是還好,對于這件事,大宋的兩門大炮唐介和包拯集體啞火.

不但啞火,包拯還破天荒地幫著唐大郎說話.

唯一的一個稍有質疑的聲音,被包拯一句話就給轟成了渣渣.

而被老包干掉的那個人還十分微妙--賈昌朝.

......

賈昌朝這兩年真的挺不容易,徹徹底底地成了透明人.從上到下都沒人搭理他,所有的公務也基本上被文扒皮包圓了,他現在是政事堂里最清閑的人.

這次唐奕的事,他也只是在朝議的時候略略提了一點點意見,這也是合情合理.

唐奕答應遼帝百萬歲幣,人家大遼都寫到國書上了,就算要偏袒唐奕,咱們多多少少也得做個樣子,查一查吧?

真不算什麼事兒,比起他以前彈劾唐奕下的狠手,這只能算是愛撫.

可是,趙禎沒說話,文,富也沒說話,百官都沒說話,包拯卻說話了,而且是大招.

"賈相公是何居心!?"

一句話差點沒把賈昌朝噎死,"希仁不必激動,我就是提個意見."

"意見?你收了遼人多少好處?"

噗!!!

賈昌朝一口老血沒噴出來.沒你這麼聊天的啊,我怎麼就收了遼人好處了?

"當初,遼人就是用這樣的方法逼死了我大宋郡王.如今老王爺的尸骨未寒,猶在北屏山上看著你我.這連瞎子都看得出來的事情,你賈子明看不出來!?你還敢說你沒收遼人好處?"

賈昌朝直接敗走.

于是,朝堂上再沒一個人敢說唐奕不是的了.誰說誰就是通敵,就是收了遼人的好處.

......

趙禎都替老賈冤得荒,朕都不敢惹他,你敢往他槍口上撞?

這下老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