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傾盡所有,因為值得
g,更新快,無彈窗,!

休政殿里君臣之間說些了什麼,意味著什麼,唐奕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現在的心思,只在即將再次使遼之上.

回到小樓,蕭巧哥正在給他整理書案,見他進來,嘟著小嘴,低著頭,理都不理唐奕,轉身就要上樓.

"唉唉唉,別走啊!"唐奕叫住她.

"干嘛?"

"我過幾天又要去大遼了."

蕭巧哥回過身,擰著秀眉,"怎麼還去呀?這次去哪兒?云州,還是大定?"

唐奕道:"很可能是來州."

蕭巧哥點點頭,來州離現在父親任職的地方不遠,興許還能見到母親呢.

"那幾時走?我去收拾收拾."

唐奕道:"收拾什麼?這次你不能去."

"為什麼!?"蕭巧哥一臉委屈."離母親那麼近,你倒不讓我去了."

"危險."唐奕沒說去見耶律洪基.

"乖,等過了這段,可能你想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呢."

"真的?"

"真的!"

"那好吧!"蕭巧哥乖巧地嘟囔著."那你自己小心些."

"嗯......"

......

"咦,不對呀?"蕭巧哥怎麼想,怎麼覺得別扭."既然沒打算讓我隨你去,那還特意跟我說什麼?"

唐奕樂了,"逗你玩唄."

"壞!"蕭巧哥瞪了他一眼,欲上樓去了.

唐奕嘿嘿笑著,"去我房里,把書架最上頭那個錦盒給我拿下來.

蕭巧哥又白了他一眼,沒說話.上樓之後,卻還是乖乖地去到唐奕房間拿東西了.

那個錦盒並不難找,蕭巧哥以前也見過.只是拿在手里,忍不住打開看了一眼,然後就愣住了.

下樓把錦盒交到唐奕手里,"你拿它做什麼?"

唐奕接過,打開,從里面取出一個厚厚的線裝冊子,淡淡回道:"帶它入遼."

蕭巧哥一驚,"你,你要把它交給耶律洪基?!"

唐奕不答,反問道:"怎麼?你舍不得?"

蕭巧哥兩只小手攪到在一起,"那倒不是,這是造福遼人的重寶,唐哥哥肯交給大遼,巧哥當然高興.可是......"

唐奕笑著替她說道:"可是,獨獨便宜了那耶律洪基卻讓人不爽,是吧?"

蕭巧哥瞪著大眼睛,露出兩排銀牙,重重點頭,"嗯!給他,也不會領唐哥哥的情."

唐奕高深一笑,把玩著手里的書冊,"不用他領情,別恨死我就萬幸了......"

只見封皮上赫然寫著--《氈毛脫脂法》

--------

把玩著手里的書冊,唐奕坐在小廳里怔怔地出神,思前想後好久才下了決心:算了,給他們又能如何?

這時,曹佾和潘豐正好進來.

還沒見著人,就聽見潘豐的大嗓門,"聽說,你又要給耶律重元多送一百萬!?"

進到屋中,一見唐奕手里拿著東西,二人皆是一頓.

潘豐半天才反應過來,瞪著牛眼,一步躥上去,奪過唐奕手里的書冊.

"你要干什麼!?"

曹佾也指著書冊,一臉的不敢置信,"你,你不會要把它也送出去吧!?"

唐奕輕笑,"怎麼,你們已經知道了我要入遼?"

"別打岔!"潘豐怒道."說,是不是要給遼人?"

唐奕沒事兒人一般,"左右現在留著也是留著,先拿來用用吧."

"不行!"

"不可!"

二人齊齊出聲.

"你瘋了?這要命的東西怎麼可以給遼人?"

羊毛脫脂,不論是商業價值,還是戰略價值,對于宋遼來說,都是無可估量的.

這是個,酒業在它面前就像個巨人與孩童一般的存在大生意;是比觀瀾,加上唐奕手中所有生意都要賺錢的大生意;是可以徹底改變時下百姓生活觀念的大生意;更是個無論在誰手上,都是可以顛覆一切的存在.

......

唐奕想把它給遼人,不是真瘋了,是什麼??

這麼多年......

羊毛脫脂的工藝攥在手里這麼多年,每每趙禎也好,曹\潘也好,想把它拿出來用,唐奕都說時機未到.現在,他卻要白送給遼人,二人怎麼可能接受得了?

唐奕不想和他們解釋太多,敷衍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數."

"你有數兒個屁啊!"

潘豐那個暴脾氣,哪聽得進去,用力抖著手里的冊子,"可是你自己說的,只要大宋攢著這東西,北主方騎蠻就必能馴服.現在你把它給遼人,還怎麼馴服!?"

唐奕不出聲,他也沒法出聲,因為潘豐說的都是事實,他比宋人更了解,羊吃人的厲害.

可是,不給不行.

"大郎要給誰?"曹佾比潘豐冷靜得多.

唐奕抬頭,"耶律重元!"

"耶律重元......"

曹佾也沉默了.

過了半天才道:"大郎對燕云就那麼有把握?"

"要知道,一但謀事不成,那耶律重元手里握著這個大殺器,燕云可就再也回不來了."

唐奕咬牙道:"正是因為沒把握,我才要給!"

曹佾不解道:"三百萬啊!一年三百萬還不夠他反?"

"不是錢的問題."

"那你還給他送這東西做什麼?"

唐奕看著曹佾,"關系!"

"耶律重元現在不缺錢,但是,他缺關系!"

"關系?"

"對!你想想,他要是反了,大遼朝中誰會支持他?"

"沒有人!"唐奕篤定道.

一把從潘豐手里奪過那冊子,揚到曹佾面前,"這就是他的關系網!有了羊毛貿易,耶律重元就和北方所有的草原部族形成了利益鏈條."

曹佾急道:"不是已經有蕭族,突吉台,納齊耶三部了嗎?"

"蕭族只是一半,況且,突吉台和納齊耶兩部也不敢明著支持,最多是勤王之時出工不出力."

"一個皮侍軍耶律重元都不一定打得過,加上幾大部族,他怎麼可能反得成!?"

"那,那你不就是讓他反,但是卻反不成嗎?"

"我是讓他反不成,但卻不能是一邊倒的慘敗."

曹佾冷汗都下來了,現在他才知道,大宋這次,或者說唐奕這次,玩的有多驚險.難度太大了,稍有差池,就達不到預期的效果.

"這太冒險了......"

唐奕一翻白眼,"你不就舍不得這點破羊毛嗎?"

"我就問你一句."再次一揚手里的冊子,"用它換燕云......"

"換?還,是,不,換??"

"換......"

曹佾敗下陣來.

現在,大宋為了燕云,為了開啟唐子浩說的那條有燕云才能開始的改革之路,已經是拼了.

一個羊毛脫脂?換了.

因為,值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