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包拯的自醒
g,更新快,無彈窗,!

此包拯雖然不是演義小說里的那個包黑子,包青天,但,不論是演義,還是史實,有一點卻是共通的,那就是,包拯剛正不阿,鐵面無私的性格.

說好聽點,這是個和范仲淹一樣純粹得不能再純粹的人.說不好聽點,就是一根筋.

他只認公理,只認法度,其它一切,甭管你是誰,皇帝老子,自己的親兒子,誰也不好使!

看看他的"戰績"就知道,這位干過多少牛逼事兒.

光運轉使以上的朝廷大員,就被他干掉了六七個;攪黃了張堯佐的宣微南院使;罵得宋庠,宋祁兩兄弟見他就躲;好幾次噴得趙禎一點脾氣沒有,連皇帝想給小舅子求個情,給叔丈人謀個官都不行.

另外,大家都認為北宋換得最勤的是宰相,其實不然,大宋換得最勤的,是開封府尹這個位子.

放眼北宋百年,一共換了一百八十幾個開封府尹,平均每半年換一任.

為什麼呢?因為這個官兒不好當.

做為當世第一城的執政官,引領一個百萬人口的大城,不單單要有能力,還得要壓得住場子.開封城里除了皇親貴胄,就是重臣親眷,沒點實力,沒點威望,根本挑不起這個擔子.

所以,開封府尹這個職位,一般都是由皇家親王或是宰相重臣來兼任,一般人干不了.

唯獨一個包拯,區區監察禦史,也只能算是中等官員,趙禎怎麼敢把他放到那麼重要的位置?

無它,就因為這哥們誰的帳都不買,只認一個理.

所以,整個大宋最難纏,最不好說話的,就是他.

怎麼今天......突然就這麼"乖"了?

......

"臣不問,臣答應陛下!"包拯一句話把所有人都弄懵了.

看著皇帝與范公,包括王拱辰都一臉見鬼似的看著自己,包拯不由淒然一笑.

說實話,他自己都有點不適應,這還是他嗎?.

"微臣有幾句話在心里憋了許久,想與陛下說說......"

"包卿家,但說無妨."

"其實......"

包拯整理了一下心緒,面容肅穆地坦然道:"其實年前,遼使蕭思耶大鬧朝堂,南平郡王飲鳩自盡的前一天,遼館派人與臣下接觸過,請陛下恕臣不報之罪!"

"......"

趙禎與范仲淹對視一眼,遼人把耶律重元的那件事泄露給大宋言官,這個趙禎是知道的,只是當做不知罷了.因為趙禎知道,讓他們摻合進來沒好處.此時他有些不明白,包拯這個時候提這件事做甚?

包拯繼續道:"微臣現在提起此事,是因那次之事過後,臣下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心中除了自責,就只剩下慚愧......"

"王爺之死,臣,有責任!"

趙禎一怔,"包卿家,何出此言?"

包拯道:"那一日,臣明知遼臣別有用心,但是卻沒打算阻止,反而想當堂讓陛下嚴查此事."

"只不過,蕭思耶太心急,自己先跳了出來.而老王爺又搶在微臣出聲之前,把所有的非議都攔了下來.不然,依臣的秉性,是一定會出來自領公道的."

趙禎歎了口氣道:"皇叔是刻意為之的,確是不敢讓眾卿家摻合進來,否則只怕就更複雜了."

"所以......臣有責任."

趙禎聞聲,急忙勸阻,"卿家不必多想,皇叔之死,罪在遼人,與卿家沒有半點關系."

"不,有關!"包拯又開始犯倔.

趙禎扭不過他,只得聽他繼續說下去.

包拯又道:"其實,那一日朝上的情況,明眼人都看得出,王爺是在代人領罪,至于保的是誰,十之八九是唐子浩."

"包括王老將軍與王爺連日列班;還有陛下在上朝前就召見了范公等一眾重臣."

"種種跡象都說明,事情肯定不像遼人說的那麼簡單,陛下和王爺,范公,文相公都在不惜一些代價的掩飾著什麼."

趙禎點頭,不說他猜對了,也不說他沒猜對.

"愛卿知道就好......"

包拯繼續道:"可是,盡管微臣看出了不妥,盡管知道這是遼人的詭計,但是,若不是王爺以死相抵,臣還是要出來說一句所謂的公道話."

"因為在臣看來,法度大于天,公理勝似一切.盡管再怎麼事出有因,私通賣國的罪名都是要查一查的,至少要給天下人一個交代."

"......"

趙禎無言以對,正是因為沒法給天下人交代,皇叔才會以命相抵.

"可是,臣錯了!"包拯臉色淒然."直到老王爺飲下毒酒,臣才猛然驚醒,正是臣的這種愚蠢的公道,被遼人所利用,也就是這種愚蠢的公道,逼死了王爺!"

"漢家儒道講求君子之治,尚仁重禮,賣國通敵是錯,這是禮;我們手段惡劣,遼人盛怒,要給人家一個公道,這也是理,所人有都覺得天經地義.因為從蒙童開始,我們就是這麼學的,先生也是這麼教的."

"可是,國與國之間,真的有善惡嗎?真的有對錯嗎?對遼人的惡,不正恰恰是對大宋的善嗎?"

"如果我們像遼人一樣不講理,那王爺還會死嗎?如果我們也以小人手段回敬小人之志,那老王爺還用得著用這麼極端的辦法把唐大郎保下來嗎!?"

"不用!"包拯越說越激動.

"正是我們被君子之道,禮教之法捆住了手腳,凡事都要講個公道,才逼死了王爺!"

說道這里,包拯長揖拜倒,"所以這次,臣不問了.在與遼的問題上,臣......萬事萬從!"

"......"

堂上三人無不駭然.

包拯,牛了個逼了!

可能包拯自己都沒意識到,這些話表面上看是自責,自醒,可是深層次的用意,卻是在拷問儒學大道,是在罵大宋的君臣讀書都讀傻了.

......

范仲淹怔怔地看著包拯,這些話讓他忍不住想起唐奕曾經的"狂言"--

儒學,只是一門學問......

也僅僅是一門學問,解釋不了這天下間所有的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