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太假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庠的提議讓大伙兒都沉默了,過了好久,趙禎才將信將疑地看向唐奕.

"能行嗎?"

唐奕咧嘴笑了,知道要是不給這幫人吃定心丸,很難放他出去.

"我看行."

"唉!"趙禎又是哀聲歎氣."只是.......又要委屈大郎一段時間了."

至少在唐奕回來之前,"通遼"這個罵名是摘不下來的.

"陛下安心,草民臉皮厚得很,算不得什麼大事兒."

......

范仲淹也知道,這趟唐奕是非去不可的.略一沉吟,出聲道:"陛下,還是派個臣子隨行吧!萬一有變,也好幫大郎分擔一些責任.不然,回來連個替他說得上話的人都沒有."

"范公所言極是!"文彥博附和道.

站在正中間的吳育一激靈,頓時預感不妙,他剛才可是自請要去的.

正要往回縮,但是,已經晚了......

趙禎一琢磨也對,抬頭就看到了吳育.正好他自請要去,而且上次和唐奕出去配合得也不錯,那就他吧!

"既然如此,吳卿家可願再陪大郎走上一遭?"

"不行!"

"不行!!"

趙禎本以為他就是順水推舟,吳育肯定不會推辭.卻沒想到,不光吳育脫口回絕,連唐奕也瞪著眼珠子直搖頭.

什麼情況??

吳育急了,"陛下,陛下還是換個人吧."

和唐奕出去一趟,就差點沒把心蹦出來,至少得少活十年.再和他出去?估計就回不來了.

唐奕也是急道:"吳相公年老體衰,禁不起折騰,陛下還是換個人吧!"

這老頭兒看上去挺老實,其實一點都不聽話,還絮叨.有一次唐奕就夠了,才不想再和他搭伴兒呢.

可是,吳育一聽這話不干了,老夫才五十,正當年.

"啟稟陛下,微臣身體康健得很,只要不是和這混小子一起出去,要微臣干什麼都行!"

唐奕眼睛一立,怎麼著?你還嫌棄上我了?

"陛下不知,吳相公身體是沒問題,但心膽皆虛,動不動就嚇得暈死過去."

"你個臭小子,莫在陛下面前編排與我!"

吳育怒了,也不管什麼場合了.

"你干的那些事兒,換了誰都得嚇個半死.自己無法無天,還要怪老夫不成!?"

唐奕一撇嘴,"陛下都知道,陛下怎麼沒像您似的?"

"陛下那是沒親臨實境!"

吳育瞪著老眼,又覺得這話有點不合適,又補了一句,"陛下是別人能比的嗎?"

好吧,剛剛還是挺沉重的一個話題,挺正經的一件大事,這會卻......

趙禎就弄不明白了,怎麼就提了一嘴讓他倆搭伙,咋就都炸了?

王德用,范仲淹則是樂了,那一路的事情,他們是都知道的.聽唐奕說時還不覺得,現在看吳育的反應就知道,這位讓唐奕折騰得當真不輕.

"好了,好了."趙禎無語地勸阻二人.

"皆是為了國事,何需動了火氣?"

"陛下不知道啊!!"吳育一臉委屈,都快哭了."這渾小子在京里還好些,一放出去,那真是無法無天,什麼事兒都干得出來."

"所以嘛......"趙禎開始和稀泥."唐大郎身邊就得放一個人盯著他.此人呢,還真就非愛卿莫屬了!"

"我......"吳育一口氣沒上來,差點憋死.怎麼我就這麼倒黴?還非我莫屬?

"好了."趙禎拍板."就這麼定下了."

趙禎沒忽悠他,還真的就他吳育最是合適.

朝里幾個重要的官員,文,富分身乏術,現在大宋既要支撐邊境的幾十萬大軍,又要保證朝廷正常運作,這兩個人少一個都不行.

龐籍和丁度性格偏向硬朗,不適合出使;宋庠也不行,他一出去,就真的什麼都聽唐奕的了.

也就一個吳育,大事兒上做不了唐奕的主,太出格兒的事兒,唐奕又做不了他的主.

絕配!

------

事情定了下來,也就沒什麼可說的了,等到眾人散去,范仲淹卻沒走.

趙禎知道他為什麼沒走,別看范仲淹不論是過年時候的那件事,還是今天這件事,都很少說話,但是,其實最心疼弟子的還是他.

"范卿是為了大郎的事才留下的吧?"

范仲淹長揖到地,"正是!"

"陛下還要多多費心,別讓大郎承受太多非議啊!"

趙禎笑道:"范卿放心,朕又怎麼會不想著呢?"

說完,對李大官吩咐道:"你去宣唐介,包拯,王拱辰進來."

范仲淹聞聲不由心中一松,當朝諫臣言官以這三人為首,只要他們不發聲,朝中對唐奕的壓力會小上太多了.

不多時,包拯和王拱辰聽宣而來,獨少了唐介.原來,唐介正好不在回山,回京職守去了.

少了一個,趙禎卻也沒當回事兒.唐介在不在其實也沒太大關系.他應該是傾向唐大郎這邊的.

待包,王二人見了禮,趙禎緩聲道:"朕也就不繞彎子了,今日招兩位愛卿前來,是有一事相求."

二人聞言,急忙拜倒,"陛下言重了!君臣之間何來'求’字,請陛下吩咐就是."

趙禎不著痕跡地看了一眼旁邊的范仲淹,暗歎一聲,"不瞞兩位愛卿,近日朝中會有一事發生,有關國體,常倫.到時......到時兩位愛卿可否緘默不言?"

"......"

"......"

王拱辰怔了一下,想到范仲淹在這里,那多半又是唐子浩惹了什麼事.因為范公這麼多年,只為了這個弟子的事情上過兩次朝,所以,他才想到是唐奕.

沉吟了一下,王拱辰一咬牙,"臣斗膽問一句,是何事讓微臣閉嘴?"

他覺得,既然你讓我不摻合,那總得告訴我是什麼事吧,這要求不過份.

可是,沒想到......

"不用問了,臣......答應!"

出聲的是包拯!!!

別說王拱辰有點懵,連范仲淹和趙禎也都懵了.

因為在料想之中,唐介會無條件答應趙禎的要求,因為他知道的事情最多;王拱辰只要費些口舌,也不難拿下;唯一最難的就是這個六親不認,只認死理的包拯.

可是,誰能想到,包拯居然會答應得這麼痛快!?

比王拱辰還痛快......

范仲淹暗道,有點太假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