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又要臭街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見大家都在,唐奕嘿嘿一笑,"草民還當來給陛下報個早信兒呢,看這架勢,卻是不用了."

趙禎也隨之笑了,揶揄道:"別總是草民草民的,這里又沒有外人."

說著,看向富弼,宋庠等幾位相公,"看來,我得給他安個官身了.不然,你們讓一個白衣愣小子支使得團團轉,傳出去豈不讓人笑話?"

富弼等人點頭,"是要給大郎謀個官身了,哪怕是閑職也當有一個了."

對此,唐奕沒說話.

這是早晚的事情,他不刻意強求,但也不排斥.畢竟下一科大比,趙禎是無論如何也得讓他進別頭試的.而進別頭試的首要條件就是官身,那是必需的.

閑話過了,趙禎揚了揚手里的蠟封國書,"你都知道了?"

唐奕道:"詳情尚且不知,但已經知道了個大概."

趙禎了然.

"倒是忘了,對于遼朝的事情,你小子的消息卻是比朕要靈通得多."

"看看吧."

說著,讓李秉臣把國書遞給唐奕,"看看和你想的一樣不一樣."

唐奕也不裝樣子,當著一眾朝臣,展開觀瞧.

不過,剛一入眼,唐奕眉頭就不由微微一皺,隨即又不著痕跡地舒展開來,似是怕人看到一樣.

通讀一遍,交還國書.

唐奕露出一個風輕云淡的表情,"和小子料想的一樣,耶律洪基一上位,馬上就換了一副嘴臉."

趙禎眼神一眯,"真的一樣嗎?"

"呃......"唐奕呃住了.

當然有出入,但也算是在他意料之中.

國書上寫的是,遼朝要與大國重啟會談,只不過,這次不是說邊境陳兵的問題,而是要增歲幣.並且是大增,一下漲了一百萬.

人家還要得理直氣壯,當年,你朝唐子浩使遼,可是親口答應了我耶律洪基,只要我做了皇帝,就每年多給一百萬.

......

之前,遼人求著大宋撤兵,主動減歲幣,大宋不干.這回,耶律洪基反其道而行之,要加歲幣,確是一招妙棋.

按說,減幣都不能讓大宋撤兵,反而要加幣,這不是更加讓局勢緊張嗎?怎麼就成了妙棋?

確實是妙棋!

因為,歲幣對于大宋來說,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面子的問題.

幾十萬貫的錢大宋不在乎,主要是那年年割肉的屈辱是誰也無法承受的.所以,歲幣的問題在大宋一直是一個極為敏感的問題.

別說一下加了一百萬,當年遼人敲詐,富弼使遼,左右支應之下,只增了一點點歲幣,而且增的那點還是趙禎在他出使之前就答應下來的.可是,富弼回來之後,依舊被言官和百姓們詬病許久,視為賣國.

一百萬!?這個口子大宋要是開了,那從上到下就得炸鍋.

而且,耶律洪基玩了個陰的,他把唐奕許給他的一百萬的事寫到了國書里.

也就是說,唐奕許的是私贈,可耶律洪基卻是管大宋朝廷要錢,把這事兒上升到了國與國之間外交事件的層次.

再說了,國書啊,最高級別的邦交文書,不是趙禎看過就算完了,那是要收檔歸案,傳檄百官的官方文書.他把這事兒寫到國書里,就相當于把唐奕"通遼"的事召告天下.

不管最後大宋是撤兵,還是贈幣,都要算到唐奕頭上.比之前那次殿上質問還要陰毒百倍,唐奕能讓唾沫腥子淹死.

"真的一樣嗎?"

趙禎冷臉問出這句話,說明他早就看出了這份國書之中的殺機.

"呃......"唐奕頓了一下."沒什麼太大差別吧?"

"裝!"趙禎更是語氣冷冽."接著裝!!"

"朕卻不信,你看不出這里面的玄機!"

唐奕賣萌地笑道:"有什麼分別?現在已經沒什麼可瞞的了.就算耶律重元知道我與耶律洪基有約定也沒什麼,反而更加讓他不安,更加容易走上極端."

"唉......"趙禎長歎."你當知朕說的不是這個."

唐奕不出聲了,靜靜地低頭站著.

他怎麼會不知道耶律洪基的陰險?怎麼會不明白自己離臭街又不遠了?

可是,算得了什麼呢?

南平郡王可以為了一個希望,壯烈赴死;

朝廷上下可以為了一個目標,傾盡所能;

文,富二人可以為了燕云挪用修河之款;

都這個時候了,他唐奕還在乎那點名聲嗎?

唐奕沒接趙禎的話,轉移話題道:"既然遼帝來了訊息,正合我朝心意,那草民就回去准備了."

國書上還正式邀請大宋派使去大遼談判,首點的就是唐奕.

"不行!"

富弼首先出聲,"其它都好說,唯大郎不可出使!"

"臣附議."文彥博道."子浩不去,我們還可以說這是遼人使詐,故意構陷.可子浩若是去了,就等于坐實了耶律洪基之言!"

王德用也道:"這都是其次.大郎若去,耶律洪基能不能讓他全順全尾的回來,都是問題."

老將軍知道的比文,富多,這兩人之間除了國仇,可還有家恨呢.奪妻之仇,耶律洪基豈能輕易放過?

"眾卿所言極是."趙禎點頭,直視唐奕."誰去,你都不能去!"

吳育聞言,"微臣不才,願當此任!"

唐奕看他們一個個都不讓自己去,不禁苦笑.

"陛下和諸位長輩的好意奕心領了,可是......"

唐奕一攤手,"可是你們知道的,這趟非我不可!"

他盼這一天盼了五年了,怎麼可能不去!?

這是他所有計劃之中最最至關重要的一環,別說耶律洪基點名讓他去,就算不提他,他也得上趕著去.

......

"去也不是不可以......"宋庠出聲了.

王德用不干了,就跟唐奕是他自己家的孩子一樣,瞪著眼睛叫道:"怎麼就可以?去了,以後還怎麼在大宋立足!?"

宋庠急忙安撫,"老將軍莫急,聽我說完."

"可以去!但是,有二點必須做到."

"哪兩點?"

"第一,不能在大遼談.可以是雄州,在白溝河邊境,哪怕是海上,也不能進遼地半步.這樣一來,大郎的人身安全可保萬全."

"第二,甯可撤兵,也不能增歲幣一毫!!"

"老將軍想想,只要大郎去了,遼人增幣的願望沒能達成,到時就算撤兵,咱們找個台階下來,與大郎撇清關系,那大郎許他百萬歲幣的事情也就不攻自破了.畢竟大郎許給他,又親自去撲滅了遼人的美夢,百姓,朝臣誰還會信他國書上的狂言?"

眾人一想,對啊,宋公序說的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