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十賭十贏
g,更新快,無彈窗,!

耶律宗真死的越早,就意味著大遼儲位之爭越早塵埃落定.

好吧,其實他死不死都已經塵埃落定了,因為耶律重元那個慫樣兒的,沒膽子真的去爭.

但是,只要耶律宗真不死,耶律洪基就上不了位,那事情就沒算真的落定.這個懸而未決的結果,卻是幾方都不希望看到的.畢竟拖得越久,變數就越多.

....

現在這貨提前走了半年,也就是說,留給耶律重元的時間少了半年,這貨更不敢去爭了.

唐奕甚至擔心,他會真的就此認慫,斷了爭位之心.

沉吟良久,唐奕一拍桌子,對曹佾道:"加!讓張晉文再給我擠出一百萬."

文扒皮聽得直哆嗦,"還加!?再加就三百萬了."

"加!"唐奕像個賭徒.

"那慫貨沒膽,只能加錢給他壯膽."

"大郎,莫要養虎為患啊!"文彥博淒聲道."我看,此事還要慎重.別忘了,燕云可是夾在大遼與大宋中間的,要是耶律重元真的慫到不敢反,那這麼多錢,他卻是敢養兵來威脅大宋."

唐奕一歎,知道文彥博擔心的不無道理,但是......

"文相公放心!"

文彥博一攤手,"叫老夫如何放心得下?要知道,那是三百萬歲贈啊!已經相當于燕云一年的稅收了."

唐奕不理他的抱怨,斷然道:"第一,耶律重元的處境已經無法回頭,不管反不反,他除了擁兵自重以外,沒有任何一條路可走."

"他就算順從耶律洪基,不反遼朝,也不敢把兵權交出去.因為交兵權之日,就是他的死期,任何一個皇帝都不會允許一個曾經有反心的臣子安活于世."

"如此一來,耶律重元必定要考慮來自大遼和大宋兩方面的壓力.一面要防著耶律洪基,一面還要防止大宋趁機生事.耶律重元怎麼敢兩邊都得罪?"

"第二."唐奕眼光堅定."我是商人,對財政的了解頗深,燕云雖是富地,但是短期之內,就算我給他再多錢,人口,經濟總量也無法和大宋抗衡.這是經過多人細細算過的,相公可放心."

"第三,給他三百萬,也只不過是把五年的錢,放到三年給;三年的錢放,到兩年給.目的是給他壯膽.他實力壯大得越快,我們付出的時間成本,財務成本就越小.而且,這個錢是不會一直給的,長久不了."

"可是......"文彥博還是沒底."耶律重元就算再傻,也知道咱們這個錢不是白給的,就是逼著他反,咱們好從加漁利.他能讓你如願?"

唐奕無語,"我的相公啊!"

"現在還哪有什麼陰謀?哪還怕他知道?""

"全是陽謀,幾乎都已經擺到台面上來了!"

"......"文彥博沉默了.

唐奕繼續道:"目前的態勢,無論大遼,還是耶律重元與我大宋之間,已經沒有什麼秘密可言,大家心知肚明,可又無可奈何,只能硬著頭皮被大勢推著往前走.大遼的目的是穩,我們的目的是亂,耶律重無的目的是強大自身,只看最後誰能如願了."

文扒皮不死心,"這樣好嗎?太容易失控."

唐奕搖頭,文扒皮挺聰明個人,怎麼這個時候這麼糊塗呢?

也不能怪文彥博,主要是他沒見唐奕這種套路,太特麼瘋,太特麼野了!

"相公還不明白嗎?"曹佾插嘴了.

"明白什麼?"

"在這個大勢推動的局里,唯一占有主動權的,只有我大宋."

"......"

曹佾解釋道:"這個局,看似凶險,其實于我皇宋卻是半點傷害都沒有,最多是失點銀錢的事情."

文彥博一怔.

對啊,大遼和耶律重元停不下來了,可大宋卻不是,想什麼時候停,就什麼時候停.見勢不好,只要邊境一撤兵,唐奕對耶律重元的供應一斷,好像就沒咱們什麼事兒了.

曹佾見他沉思起來,又補充道:"說白一點,這個局是大郎設下的,是大宋推著大遼與耶律重元往前走.在這個局中,我們是莊家!"

說到這里,曹佾颯然一笑,"相公就安心吧!一切盡在掌握,十賭十贏."

被唐奕和曹佾兩人一通搶白,雖然話是說通了,也一下子霍然開朗了起來,但是,文扒皮面上有些掛不住,他這個宰相當的,這點事兒都看不出來......

悶悶道:"我有什麼不安心的?反正又不是花我的錢!"

唐奕暗笑,你就難撐吧!上個月向邊境增兵二十萬,文扒皮的軍餉現在還沒解決徹底呢.

"現在觀瀾賬上還有余錢,相公要是周轉不開,可以開口."

"不用."

本來就別扭著,文相公哪肯服軟,"老夫說了,朝廷的事不用你們操心,咱們各自辦好各自的事!"

唐奕一扁嘴,好心當了驢肝肺.

曹佾也是搖頭輕笑,"那我去找晉文了,你們先聊."

"老夫也走."

唐奕更是無語,"相公過來,就是為告訴我耶律洪基登基這一個事?"

"呃......"

文扒皮汗都下來了,就這點事兒,哪還用他這個宰相親自跑一趟,主要是一著急,把正事扔腦後去了.

"讓你這小瘋子一通搶白,倒是把正事忘了."

"陛下讓我來提醒你,大遼皇位已定,很可能遼朝對宋態度會有變化,讓你有個心理准備."

......

這倒提醒了唐奕.

"那他們還是快點變化吧,我還等著他管我要錢呢!"

文扒皮一翻白眼,心中暗罵,你有錢給我點好不好?特麼增兵的糧餉是他挪用了攢了好幾年的修河錢.

他倒是忘了,剛才唐奕還要讓他張嘴,是他自己犯倔.

--------

文彥博走後,屋里又只剩下唐奕和福康.

福康一邊給他研磨,一邊柔聲道:"唐哥哥卻是別總開文相公的玩笑,他挺不容易的."

唐奕一偏頭,笑道:"你到底哪頭的?怎麼幫他說上話了?"

福康道:"聽父皇說,這幾月,文,富兩位相公為了盡力配合與你,東挪西湊甚是辛苦.要不是他們,咱們根本沒錢往邊境派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