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死的有點早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耶律德緒可算是"抄"上了.

反正大宋挺配合,就是不見他;他也挺上道,出工不出力.不見我就裝著請見,該撤的時候撤,該鬧的時候鬧,反正正事就是辦不下來,你還不能說我沒干活兒,誰拿我也沒招.

這才兩個月多一點,大遼單給他升官進爵的公書就來了好幾回.從不過是一個國公的爵位,一路上躥,國公到郡王,再到親王,風光的不得了,榮寵更是一時無二.

......

"你不會真盼著耶律重元反了吧?"升官是挺高興,但耶律德緒還是有點不放心.

"反?"

唐奕冷笑,列席的是蕭譽,他說話自是一點都不忌口,"就他媽耶律重元那個慫樣的,再給他五萬兵力還差不多."

耶律德緒一想也對,現在大遼雖在在幽州投入了五萬兵力,但也只是做個樣子給大宋看的.

這些兵,就算都被耶律重元完全掌握,也只是與皇家近衛的皮侍軍兵力持平,可精銳程度卻是差了不是一星半點.真反,耶律重元十之七八是打不過的.

再說了,耶律重元要是真敢反,五京加上八部必定勤王合攻,他是絕無勝算的,以他那優柔寡斷的性子,怎麼敢反?

不過......擁兵自重卻是跑不了了.

而蕭譽此時也是心中暗想,唐大郎當真高明.

耶律重元不反,據兵燕云,對大宋,對耶律德緒,耶律德容,蕭惠,蕭英,甚至是突吉台部都有數不盡的好處,唯獨對耶律宗真父子沒好處.

現在,蕭家和耶律宗訓一家皆被重用,突吉台部也因此得到了實權.將來,就算大宋撤兵,耶律重元會乖乖交出兵權嗎?

當然不會.只要他在折津一天,幾家的榮寵就不會減少,因為不用防大宋了,卻要防耶律重元.

而且蕭譽知道,他們蕭家,還有唐奕最終的目的可不是讓耶律洪基難受,而是要讓他滾蛋!

......

突然想到什麼,蕭譽插話道:"我朝陛下以病重為由,已經詔令耶律重元回歸大定.他不會......"

他怕耶律重元還抱著什麼幻想,傻了巴雞的再回去"接位".

唐奕笑容漸漸斂去,"就算想回去,我大宋能讓他回去嗎?!"

"他敢出幽州一步,大宋邊境的幾十萬大軍可不是吃素的,說不准從'做做樣子’就變成真正的北進了."

耶律德緒一哆嗦,騰的站了起來,"不行!這可和咱們說的不一樣,你們南朝可不能真打!"

唐奕咧嘴一笑,敷衍道:"放心,就嚇唬嚇唬,我們也不想打仗."

耶律德緒不安地坐了回去,還是不放心,指著唐奕對蕭譽道:"你看著點他,別讓他發瘋."

蕭譽暗笑,也敷衍道:"放心,我看著."

......

三人散了席,耶律德緒先走了,蕭譽則是靠到唐奕身邊,小聲道:"你們不會真要打吧?"

其實,他心里也沒底,與唐奕謀劃是出于朋友的信任,還有各取所需的利益需求.但大宋要是真攻遼,做為一個遼人,蕭譽也是沒法接受的.

唐奕橫了他一眼,"你就算不相信我,也得相信耶律重元的智商吧?"

"智商"這個詞,蕭譽知道,略一沉吟,"我還是相信你吧,耶律重元那腦子,靠不住!"

--------

不過,這次耶律重元倒真沒讓大家失望,或者說,至少有一半兒沒讓大家失望.

這伙真就沒回大定,以邊事告急為由,盯在燕云沒動.

不過,依他的慫樣兒,這麼明著抗旨有點心虛,這貨又上了一表,要不怎麼說是"一半兒"呢.

大意是:國事體大,關鍵時刻,臣弟不能回京,要戰斗在第一線,至于皇位,你看著辦吧!

這貨的想法就是,皇位你愛給誰給誰吧,我沒意見,別打我燕云的主意就行.

他現在自覺思路很清晰,只要把著燕云要地,只要手里有兵,只要唐子浩還給他錢,再積蓄一段時間,讓自己更壯大一點,再去爭位也不遲.

......

當耶律宗真父子看了耶律重元的奏報,愣在當場,半晌沒緩過來.

"完了......"

耶律宗真哀歎一聲,"發過去的五萬兵馬,再也回不來了."

"兒啊!"耶律宗真艱難地從榻上坐了起來.

"朕走之後,無論南朝如何挑釁,不可再向燕云派駐一兵一卒!"

耶律洪基道:"父皇的意思是,耶律重元這是要自立?"

耶律宗真冷笑,"不是要,而是已經."

"那,那燕云稅賦怎麼辦?"都這個時候了,耶律洪基想的還是錢.

耶律宗真沉吟道:"放心,他不敢獨占!"

燕云的稅賦占大遼朝廷收入的四分之三,耶律重元要是敢獨占,不用耶律洪基出聲,契丹八部都不會答應.到時,他就成了眾矢之的,耶律重元還沒傻到那個程度.

"記住,你那個叔父謹小慎微,有多大的膽氣取決于手里有多大的力量!"

"所以,絕不能再給他兵,絕不能讓燕云兵力超過你手中的皮侍軍.只有這樣,大位才能穩固!"

"孩兒......孩兒記下了."

耶律宗真看著下首的兒子,心中不由淒苦,自己的這個兒子魯莽隨性,貪玩嗜獵,這些都不是一代君王應該有的品質.

可是,有什麼辦法呢?人都是自私的,耶律洪基再不適合,再不成器,他也是自己的親兒子.

只此一點,就足夠了.

緩緩躺了回去,"下去吧,為父累了."

語氣之中,有無奈,有苦澀,亦有決然!

----------

大遼重熙二十四年春四月,耶律宗真崩于遼中京大定.時年僅四十歲,死後廟號興宗,諡號神聖孝章皇帝.

子,耶律洪基即位,改元清甯.意為:祈求清平,甯靜的盛世.

消息傳到大宋,唐奕不禁有些意外.因為,耶律宗真死的有點快,比原來的曆史足足早了半年.

他也不想想,就他這個折騰法,好人都得去半條命,何況是耶律宗真那殘病之軀.

"他-媽的!"唐奕狠淬一口."誰讓你死這麼快的!?"

邊上的福康,曹佾,文彥博聽得直咧嘴,人家什麼時候死,還礙著你了唄?

......